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9月02日 星期三

    陈爱莲:舞台上开出一朵不败的莲

    作者:本报记者 李笑萌 《光明日报》( 2020年09月02日 13版)

        陈爱莲近照。本报记者 闫汇芳摄/光明图片

        【走近文艺家】

        她是新中国第一批科班出身的舞蹈演员,曾代表中国在国际上一口气获得四枚金质奖章,被誉为“东方舞蹈女神”。如今,80多岁的她依然活跃在舞台上,创造了舞蹈界“不老的神话”。

        “我的故事太多了,这样讲下去可能一天都说不完。”位于北京大兴的爱莲舞蹈学校里,81岁的陈爱莲一身白衣,坐在第三排练厅中央侃侃而谈。排练厅是能让陈爱莲感到平静的地方,对她来说,一路走来无论遇到什么难过的坎儿,只要一脚踏进排练厅,被舞蹈光环笼罩的她就能忘却一切烦忧。

        陈爱莲的故事确实太多了,但总离不开舞蹈、离不开舞台。“从小就想投身舞蹈事业吗?”这个问题常被当作引她讲故事的开场白,她会告诉你,“干一行爱一行”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1939年,陈爱莲出生在上海,记忆里父母庇护下的生活是温馨富足的。“那时候哪知道舞蹈是怎么一回事呀,我想当一名电影演员。”陈爱莲记得,在离家不远的弄堂里就有一家剧院,经常有越剧团演出。“那会儿看戏是件奢侈的事,必须在学校得了好成绩才能向父母讨张票。”不能看戏的时候,陈爱莲喜欢绕到剧院后面化妆间的窗户外,趴在窗户上看演员化装。透过玻璃,演员们脸上的光彩让她有了关于美的最初领悟。后来,每当陈爱莲演出遇到有窗的化妆间时,她总要叮嘱同屋的演员们别把帘子拉上,“常会有小孩子跑来偷看我们化装,我想给他们留一扇窗。”陈爱莲说。

        然而,就在陈爱莲10岁到11岁那一年的时间里,她的父母双双病故。1952年,中央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团学员班到上海招生,陈爱莲被选中,离开了孤儿院,踏上了一生的舞蹈之路。

        陈爱莲曾觉得,有情节的电影、戏剧才是表达情感最好的载体,舞蹈演员怎么给观众讲故事?直到14岁,她在电影《芭蕾舞大师》中看到苏联芭蕾舞大师乌兰诺娃的表演,才第一次被舞蹈形体的表达力和感染力深深震撼。“当尖刀刺进波兰公主背部,她用手扶着柱子,先是痛苦地抬起头,整个身体舒展开来,再顺着柱子缓缓滑向地面,最后像一枝花慢慢蜷缩枯萎。”陈爱莲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张开双臂,再现了乌兰诺娃在舞剧《泪泉》中的这段表演。那一幕,波兰公主种种情绪写在了乌兰诺娃的背上,也深深刻进了陈爱莲心中:她要做中国的乌兰诺娃。

        1954年,陈爱莲考进新中国第一所舞蹈学校——北京舞蹈学校,1959年以全优成绩毕业。“那时候学校还是5分制,我得了5-就要好好想一下,如果是4+我一定哭得不得了。”陈爱莲笑着说。孤儿的生活和环境的变化,让陈爱莲明白,在生活和事业中自己必须要做强者——干了这一行,就要想办法钻进去。

        陈爱莲20岁时主演了中国第一部芭蕾舞与中国舞蹈相结合的舞剧《鱼美人》,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舞蹈家之一。23岁那一年,在第八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舞蹈比赛上,陈爱莲表演的《春江花月夜》《蛇舞》《弓舞》《草笠舞》分获独舞、双人舞、领舞和集体舞金质奖章,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舞蹈的千姿百态。毕业后,陈爱莲先后在北京舞蹈学校、中国歌剧舞剧院工作,1979年主演舞剧《文成公主》,42岁登台化身林妹妹,1989年创办中国第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艺术团——陈爱莲艺术团,1995年成立北京市爱莲舞蹈学校。

        《红楼梦》把中国小说艺术推进到前无古人的境界。“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从1997年陈爱莲个人投资复排舞剧《红楼梦》开始,她一直用自己的方式解着其中滋味,每次复排她都要重读一遍书中有关宝黛钗的爱情故事。2000年以后,陈爱莲发现,随着人们生活节奏变快,原本的“黛玉葬花”一幕不需要用到足尖,动作幅度小、时间偏长,逐渐难以抓住观众的注意力,有什么办法能更好地把观众带进黛玉感花伤己的情绪里?陈爱莲给这一幕加入了绸子舞。“关于这一幕我想了很久,直到在画展上看到一幅画,画中舞者在桃树林里舞动着双绸,我突然受到启发,这不就是《葬花词》里的‘花飞花谢花满天’嘛!”舞台上陈爱莲舞起长绸,绸花跃动着环绕在周身,将黛玉心中的失望不甘表达得淋漓尽致。

        “一名舞者最重要的天赋不是形象、身材比例、软开度这些,而是内心对舞蹈的感悟和热爱。”陈爱莲始终认为,有感悟的能力才能找到和角色的联结,因为热爱才能吃得下这份苦。这两样都是岁月赠予陈爱莲的礼物,只会随着时间变得越发深刻动人。所以,当陈爱莲面临“年过半百仍演林黛玉”的质疑时,舞台上的她总是可以轻易穿过时光轻触到那个14岁的少女。

        2019年12月,在一档舞蹈电视竞技节目中,作为助演嘉宾,80岁的陈爱莲再度惊艳全场,她饱满的情绪表达把观众拽进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不老的神话”一时间又成了人们口中热门的话题,原来舞蹈并非“吃青春饭”。

        2022年是陈爱莲从艺70周年,她对这一年充满期待。“我想把舞剧《文成公主》重新搬上舞台,希望老天能给我这个机会。”陈爱莲想得最多的,还是把最好的舞姿带给观众。

        年龄只是描述陈爱莲的一个数字,从不是衡量她人生的唯一刻度。无论是滔滔江水畔,手拿白羽折扇的少女,还是端庄大气、聪慧果敢的文成公主,又或是顾盼生辉、巧笑嫣然的黛玉,角色里的陈爱莲让观众看不到年龄,她自己也忘却了时间。

        (本报记者 李笑萌)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