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8月07日 星期五

    江苏文科第一无缘清华北大背后的思考

    作者:本报记者 郑晋鸣 《光明日报》( 2020年08月07日 08版)

        近日,香港大学向江苏高考生白湘菱发放了录取通知,专业意向为金融类专业。此前,“江苏高考文科第一名无缘清北”的话题引发热议,不少网友表示获得高分不容易,出于对人才的尊重,清华北大等名校应该破格录取。也有网友认为破格录取不仅有失公平,还会引发更严重的偏科倾向,背离了高考的初衷。透过白湘菱个人选择,我们更应深入思考,究竟什么是“状元”评判标准?高分考生在选择学校和专业之间该如何考量?高考招考制度又当如何改革?

    要尖子还是要人才

        7月28日,江苏省高考成绩一发榜,淮阴中学考生白湘菱以语文180分、数学141分、英语109分、总分430分的成绩拔得江苏文科头筹。但白湘菱两门自选科目政治、历史的成绩分别为A、B+,而按照江苏省现行的考试制度,清华、北大等一流高校在面向江苏省招生时都要求自选科目的成绩等级在A或者A以上,正是这个要求造成白湘菱没有资格报考部分名校。一时间,“江苏文科状元无缘清华北大”成为热议的话题。

        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专家组成员陈志文认为,从严格意义上讲,白湘菱“文科状元”的身份认定并不准确,“江苏高考成绩实际由‘语数外+自选2门水平测试’共同构成,语数外总分第一,并不代表她是高考状元,如果自选科目水平测试都是A+,方能称得上是第一”。此外,陈志文认为,有很大一部分人误将两门自选科目定性成选修科目,“这是有根本区别的,两门自选科目虽然是以等级论,但也是高考成绩的硬性指标之一,并不可以放低考核要求”。

        “‘状元’一词来自科举制度,而当下我们正在改变一考定终身的传统,设定培养人才的标准实际上就是在回应时代的需求。”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洪成文认为:“对‘高考状元’的过度关注,容易造成教育资源的浪费和分配不公,而江苏高考3+2模式发挥了弱‘状元’符号价值的作用。”

        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教师占茜认为,人的培养是发展化、多维度的,在人才培养过程中,帮助学生获得能够将思考转为行动的能力,从而对社会作出积极贡献,是教育工作者设定具体培养目标时应该考虑的内容。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吴合文教授认为,状元只是说明该生几门高考计分科目的成绩优秀,并不能说明该生有特殊才能,白湘菱并无破格的特殊理由,部分高校遵守招生规则不受社会舆论和状元光环所左右,是高校坚守招生公平的体现。吴合文说:“高中是综合知识体系形成的重要阶段,要注重知识综合发展,不能只重视高考计分科目,否则即使在高考计分科目中获得优秀成绩,其后续发展也会受到影响。”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白湘菱生长在苏北的一个普通家庭中,朴实又知足,得知自己没有资格报考部分名校的时候,她很快就消化了失落情绪,坦然接受、积极面对、乐观豁达,抛开“状元”之说的争论,白湘菱最终拿到了香港大学全额奖学金,也算是为一些遗憾和惋惜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选名校还是选专业

        白湘菱踩着的,是高考招生公平的底线。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大学、山东大学等学校都曾作出明确答复,表示白湘菱不符合录取条件。与此同时,北京师范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高校向白湘菱主动抛出了橄榄枝,并明确表示专业任她选择。最终白湘菱选择了香港大学金融类专业。

        白湘菱最终选择的是名校的热门专业。但对于部分高分考生来说,有时候学校和专业往往难以两全。有人上了好学校,但专业就业前景不理想,有人选了好专业,却发现名校文凭才是就业的敲门砖。“问了好多学长学姐,都说能上好的学校就一定要上,专业的事以后再考虑。”一名2020届江苏高考理科生告诉记者,他今年考了382分,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想留在江苏省内就上不了名校的好专业,到省内普通一本院校读王牌专业又不甘心,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一所省外的知名高校。

        高考考生在名校和专业之间究竟该如何考量?对此,南京邮电大学党委副书记王宗荣说:“我个人认为学校比专业更重要。”在王宗荣看来,每个学校都有其独特的校园文化,这是一个学校办学思想和理念的重要体现,校园文化对学生的影响是一辈子的。“与其纠结学校和专业哪个更重要,不如对比哪个学校的文化氛围更适合自己。”此外,王宗荣建议高考生在面临择校时,还要认真考虑两个要素,一是区域,因为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素质文明对学校的校园文化建设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二是行业,只有先明确自己所感兴趣的行业“大类”是什么,才能确定选择综合性的大学还是专业性较强的院校。

        洪成文认为,对于像白湘菱这样的高分考生,在高考志愿填报时应当先考虑名校还是专业没有标准答案,取决于学生对自己的生涯规划。“这就需要回头来探讨高中生涯教育,高考改革背景下学校的生涯教育有没有跟上,怎样才能跟上,从而让学生有能力根据自己的需求作出理性的思考,值得我们关注。”

    高考应当如何改

        “江苏文科第一名无缘清北”事件,引发了大众对高考改革的思考,尤其是江苏现行的“3+2”的高考制度。

        江苏省高考自2008年开始实行“3(语数外)+学业水平测试+综合素质评价”,“3”即语数外3门主科目,总分480分。“学业水平测试”为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技术(含通用技术和信息技术)等七门,测试科目由考生在历史、物理中选择一门,再从政治、化学等学科中选择一门,选修2门成绩按等级记分。

        陈志文认为,2008年江苏高考改革的初衷里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以水平考试取代选拔性考试,淡化分数竞争,遏制应试教育,正因如此,两门选修科目才以ABCD等级的形式赋分,全国高考改革的方向亦是如此,江苏只是更前一步。“全国高考看江苏,作为优质生源大省,我们要充分肯定江苏在教育改革尤其是高考改革上的积极作为与担当,只有勇于改革、肯定改革才能推动改革往更好的方向发展,同时也要通过这次热点话题讨论促发我们对高考改革得与失进行全面的总结,并为未来高考改革提供思考和借鉴。”

        如今江苏高考迎来了新的变革。今年是江苏“3+2”高考模式的最后一年,2021年起江苏省正式实施“3+1+2”高考新方案,总分恢复为750分,语文、数学、英语科目将采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选择性考试科目由江苏省自行组织命题,其中,物理、历史科目成绩以原始分计入总分,其余科目以等级分计入总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新的方案将有效避免“白湘菱现象”的再次出现,在最大程度上缓解老方案不太合理的地方,有利于在现行高考制度下在教育公平的前提下把优秀人才选拔进来。

        陈志文认为,经过12年的实践,江苏高考最有争议的地方就在于2门选修科目水平测试的粗颗粒等级化评价,这种粗颗粒表述与高考作为一项选拔性考试的属性是不对等的,因此新高考改革虽然也定位水平测试,但回到了百分制的细分,但又不单纯以分数论英雄,而是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给每个孩子机会。

        “在高考新一轮改革后,更凸显了衔接基础教育、高等教育、社会人才需求、个人职业生涯规划和终身学习的统一协调功能。”占茜表示,“当下包含江苏省在内的新一轮高考改革实施省份,保留了高考成绩和多位一体的招考方式,在保障基本公平的同时给考生留出了使用高考成绩以外的其他报考方式的空间。”

        “未来高考制度一方面要坚守统一规则这一公平底线,另一方面要为特殊人才开辟蹊径。”吴合文认为,目前来看社会舆论和高校实际招生中“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口子越来越小,这是因为招生录取信息不够公开,引发社会产生招生腐败的担忧。从另一层面来说,高校招生录取技术还没有跟上国家发展和社会发展的需要,教育管理部门、高校和高中应该携起手来,站在国家发展和社会发展的角度及时完善招生录取技术,更精确地为国家和社会输送人才。

        高考作为影响基础教育育人方式的指挥棒,改革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陈志文表示,要警惕高考指挥棒功能叠加学业水平考试进高考,会不会因为学业水平考试总体难度偏低而导致的人才培养质量的普遍下降。“任何时候都要把‘培养什么的人’放在首位,归根结底,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培养优秀的人才、选拔优秀的人才。”

        (本报记者 郑晋鸣)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