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2月21日 星期五

    2月17日,湖北武汉启动为期3天的集中拉网式大排查。上万名下沉党员干部组成一个个小队,逐门逐户敲门,进行入户排查——

    社区下沉党员的一天

    作者:本报武汉一线报道组 《光明日报》( 2020年02月21日 10版)

        “出战。”

        2月17日早上9点,杨斯微发了这样一条微博。微博配发的照片里,他穿着防护服,戴着志愿者的红袖章,上面画着大大的卡通笑脸,对着镜头比出“加油”的手势。

        这一天,武汉市启动为期3天的集中拉网式大排查,要求以社区为基础,公安、社区、网格一体化推动,利用人工和科技手段,“不漏一户、不漏一人”,彻底排查清“四类人员”,实现“确诊患者百分之百应收尽收、疑似患者百分之百核酸检测、发热病人百分之百进行检测、密切接触者百分之百隔离、小区村庄百分之百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

        杨斯微是武汉市汉阳区龙阳街陶家岭社区下沉干部。2月8日,他接到组织通知,立即报名请战,和他一组的还有同单位的另外6名党员。

        陶家岭社区有5个小区、6个院区,划分为9个网格,共有居民3187户,其中916户在老家。杨斯微小组负责的陶馨园小区共有两个出口,一个已经封闭,另一个仅留小门。门口24小时有人看守,所有出入人员必须出示盖有公章的单位工作证明并实名登记、测量体温后才能放行。

        8:45,全队在陶家岭社区集合完毕,领取上午的工作任务,准备开始排查。由于防护服有限,领到的队员主动承担下所有入户任务,其他队员则穿雨衣,尽量节省物资。

        9:15,逐门逐户敲门,确定人数和健康状况,反复强调安全措施。入户过程让杨斯微觉得充满意外,有一开门害怕地跑回屋里的小朋友,有没锁门屋里空荡荡的人家,甚至还有3周前来到武汉的外国人,他和搭档连手带脚比画半天才沟通明白,笑称自己是在用“散装英语”对话“塑料中文”。对于没人在家的住户,队员们会留下联系方式,记录在案,持续跟踪。

        “每一栋、每一户都上门。”“每天都要重新排查,因为每天情况都有变化,必须牢牢看好每一户人。”没有捷径,没有应付,杨斯微和战友们,用一个个实实在在的脚印,画出社区居民的安全隔离带。

        12:30,为了节省防护服,队员们只敢在中午吃饭时喝水、上厕所。相互聊聊入户过程中的趣事。隔着防护镜,看见彼此眼神中的坚定,是团队最大的鼓舞。同组的王伟,正说着话,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13:17,根据排查结果继续给居民打电话核实情况。

        15:10,张贴最新的陶家岭社区疫情通告。社区内每24小时更新一次数据,标明人数、所住楼栋、解决办法,确保社区居民掌握当天疫情、主动上报健康情况。

        15:43,分给社区的蔬菜到了,分装拣好,搭配成一个个菜包。小区里行动不便的老年人、残障人士,队员们都会一一记录,送菜上门。

        16:30,在社区各处巡视,发现出门遛狗的、晒被子的、散步的居民,立即劝返。

        17:06,有时会接到居民的求助电话,帮忙外出采购药物、食物。

        为期3天的集中拉网式大排查,杨斯微所在小队共完成上门入户排查1577户(包括重复),根据摸排结果继续打电话核实1001户,为社区居民送物资上门240户。

        【记者手记】

        杨斯微跟我聊天时一直很乐观活泼,他和小伙伴们也常在群里插科打诨,一起拍视频围观队友打呼噜、嘲笑自己的“散装英语”。

        但他也恐惧。

        “敲开门,一户居民说自己发热20多天,我当时本能地就想往后躲。”

        他也心痛。

        2月9号出战前,老婆抱着自己失声痛哭:“出了这个门,谁知道外面是什么?谁知道是死还是活?”

        即使单位统一安排了隔离宿舍,老婆还是坚决地说:“回家住!”

        他所在的第六组,14个人,每个人背后都有相同信念的家人。

        他更热爱。

        “来一碗鱼糊粉,还有油饼包烧煤,武昌好吃的多!”

        “我们武汉可美了,你没看见过吗?”

        他更坚定。

        说起为什么要请战,杨斯微脑海里想起的第一个人,是自己的爷爷。“他是个老党员,当年扛过炸药包,从小就给我讲他的故事。”“我现在就是去扛‘炸药包’,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也是党员,我觉得这就应该。”

        是的,杨斯微和上万名下沉党员,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把自己交给了热爱,交给了信仰。

        (本报武汉一线报道组)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