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2月18日 星期二

    褪去红妆 你们更美

    作者:赖靖玥 《光明日报》( 2020年02月18日 07版)

        【战“疫”手记】   

        时钟嘀嗒,抬头看,已是中午时分了。跟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发热单元里的兄弟姐妹们在一起度过了6个紧张的日夜,但是还有很多人叫不上名字。不是我脑子笨,是大家忙忙碌碌无暇交谈,且大家“全副武装”,根本看不出谁是谁,只能通过声音和工作服上写着的名字分辨彼此。

        这里,是西安的疫情防控一线。每个大家庭都有一个“家长”,我们也有,她就是杨长虹,妇产科、儿科、传染科总护士长。“最近我也没吃多少饭,为啥感觉小腿粗了?”杨老师不经意地说。我看了看,心想,应该是由于站得太久,小腿肿胀了。话到嘴边没有说出口,但心里不禁泛起一阵酸楚。真希望以后我能多为她分担些工作啊。胡佚凡,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护士长,踏实稳重、和蔼可亲,每次都将烦琐的流程、常规记录梳理得井井有条,然后记录在案。但是,我发现她每晚跟孩子视频时,眼角总挂着一缕抹不掉的泪痕。杨海侠,中医科护士长,总是面带微笑,但干起活儿来一点都不马虎,干劲儿、冲劲儿丝毫不输90后。

        说完老师们,再说说我周围的姑娘们。

        “海英,海英是谁?”

        “就是那个总不吃饭的女孩。”

        任海英,妇产科主管护师,我之所以记住她,是因为每次她都不把吃饭当回事,当然也是因为手头事情太多,时常耽误了吃饭。

        翟嵩,感染科副主任医师。认识她的人都对她乌黑的长发印象深刻,可是再见到她时,已经变成了齐耳短发。听说,她得知要来到发热病房工作,早早地央求婆婆为她剪去了留了多年的长发,因为这样“工作起来可以更省心、更方便”。

        王纪云,老年外科主管护师。孩子还不到1岁,仍然在哺乳期,可是她坚定地选择到一线来。做过妈妈的人都清楚,这是需要下非常大的决心才能做出的选择,因为孩子永远是母亲心里最柔软、最割舍不下的牵挂。

        我身边还有很多平凡感人的故事。姑娘们原本也是爱美的女生,但如今都是不爱红妆爱“戎装”。脱下防护服,脸上全是口罩留下的印痕,双手也变得肿胀,布满深浅不一的皱褶。连日来,为了节省物资,减少感染概率,我们都默默穿上了成人纸尿裤,确实不方便,真是一言难尽。因为不能正常饮水,几个人都出现了扁桃体肿痛、尿路感染等症状,可是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坚持着,相互支持、相互鼓励,轻伤不下火线。我在她们布满血丝的红肿眼睛里,读出了坚定和信心:春日既至,艳阳还会远吗?

        加油!我们的兄弟姐妹。

        (作者:赖靖玥,系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发热单元护士)

        (项目团队: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晓、王斯敏、成亚倩 通讯员 王妮)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