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11月10日 星期日

    周重林:云南茶文化研究的领军者

    作者:本报记者 任维东 《光明日报》( 2019年11月10日 02版)

        【爱国情 奋斗者】   

        周重林又出茶书了,书名叫《造物记:云南古茶园的秘密》,而且是鼎鼎大名的中华书局出版。

        10月26日,周重林与其主创团队的伙伴们特意在著名的普洱茶山之一——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的勐宋乡举行了新书首发式。这本散发着泥土气息与茶香的新作,是周重林与他的团队,多年来踏访西双版纳主要的普洱茶产区,以田野考察、深度调研的方式,拂去历史的尘埃,将久藏于深山、民间背后的云南古茶园秘密展示于世人面前。

        现为自媒体《茶业复兴》出品人的周重林,曾任云南大学茶马古道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云南大学中国当代文艺研究所副所长,原来从事云南地方史研究,今专注于茶文化,是一个才思敏捷、文采飞扬的青年。

        出生在滇东北师宗县雄壁镇滴水塘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周重林,2002年从云南大学中文系毕业后,酷爱写作的他主动放弃了留校工作的机会,毅然选择了自主创业,在报纸、杂志、大学研究所、公司等游走。

        周重林与茶文化结缘始于2003年。当时,他在一家图书公司里负责一个与云南茶马古道相关的课题,由此引发了对茶文化研究的兴趣,又因为编写《云南茶典》、参与《普洱》杂志创刊等,使他开始深度研究中华传统茶文化。

        让周重林困惑的是:“我们一直号称自己是茶叶大国,是世界茶的原产地,是茶文化的发源地……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找到许多方面的第一,现在我们的产茶面积还是世界第一。但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在这个国家,超过7万家茶企直接参与销售,但一年全部努力所创造的产值,甚至都赶不上一家英国公司。我们的人均茶消费量根本赶不上那些不产茶的国家,遥遥领先的是土耳其、英国、埃及、摩洛哥等欧洲与非洲国家,我们排在日本、印度与伊朗等亚洲国家之后。”

        在21世纪的今天,随着中国的崛起,传统久远的茶业也走上了振兴之路。但在周重林看来,以前大家谈论茶业复兴,侧重点是产业;今天的复兴,应该更多地指向文化。

        与有些“纸上谈兵”的“专家”不同的是,为了搞好茶文化研究,周重林一直崇尚的是必须像茶树那样扎进泥土里,让手脚与地气相连。为此,他带上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手机、一个笔记本,不辞辛苦,进村串寨爬山,与茶农、茶商广交朋友,把茶文化研究植根于广袤的田野与茶山。为写《造物记:云南古茶园的秘密》,他深入到云南各地寻访古茶园,记录古茶树与人的故事,拍摄了众多现场图片,既展现茶山茶园的历史,也生动记录了当地的少数民族风土人情,采用大量鲜活的第一手资料为读者进行解读。

        虽然在云南乃至全国茶界,搞茶文化研究的大有人在,写茶书的人也不少,但周重林当属最勤奋且写得又多、又好的那几个少数人之一。近几年来,平均每年有约50万字的文章面世。其成名作、2012年初版的《茶叶战争》已经是第18次印刷了,发行量超过了50万册,还签下了德国版、澳大利亚版合同。

        与此同时,从昆明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杭州、厦门、济南,乃至台北、香港等地,周重林还马不停蹄地四处开办讲座,不遗余力地传播茶文化。所有这些,使得周重林的研究步伐越来越坚实,影响也越来越大,已成为云南茶文化领域的一个响当当的领军人物。

        (本报记者 任维东)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