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9月22日 星期日

    李雪健:没有苦中苦,哪来甜中甜

    作者:本报记者 刘平安 《光明日报》( 2019年09月22日 04版)

        李雪健 新华社发

        【最美奋斗者】  

        颁奖礼现场,所有演员为他起立鼓掌,尊称他为“所有演员的榜样”和“表演界定海神针”;电视节目中,年轻人为他的“呆萌”可爱,憨厚真诚所触动,赞不绝口;剧组里,从导演到演员再到工作人员,他是公认的表演艺术家和精神领袖,能与他一起拍戏,他们引以为荣。

        他是好人宋大成,党的好干部焦裕禄,人民公仆杨善洲,及时雨宋江,上海滩冯敬尧,老头儿刘二铁,军阀张作霖,大文豪鲁迅,他能七十二变,因为他是演员李雪健。

        “让观众记住角色,忘掉演员,这是一个演员该有的境界。”李雪健做到了。他崇拜石挥、蓝马、曹景阳这三位“扔人堆儿里找不着、登上舞台,跃上银幕又光彩夺目”的大师级的艺术家,他们是李雪健的偶像,他不断地朝着他们的方向努力。生活中质朴的“老头儿”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然而他一旦开口,那些生动鲜活的角色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

        李雪健说自己是个幸运儿,“从农村到工厂,到部队,再到空政话剧团,又有了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家庭和职业。后来转业到国家话剧院,虽然现在退休了,但是还能一直拍戏,我总觉得我的今天来之不易。”

        他不太愿意提及曾经与病魔“恶战”的经历,但是这场生死考验让他顿悟了很多道理。妻子于海丹说:“生病让雪健失去了很多好的角色。也不可能让他像从前一样老演主角了。但我说,苍天还是厚爱他,让他改掉了多年不良的生活习惯,在他沾沾自喜时候让他清醒。病愈,他更清醒,更静了。”生病期间,李雪健有更多的时间反思曾经的生活和演绎的角色,他因在《横空出世》中未能减肥出演感到羞愧,自责曾经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生病也成了他演艺生涯和创作理念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我在生活中特别不较真,但是在本职工作中极其地较真。”李雪健说“较真”这一点在大病之后更加明显了。他挑剔地选择作品、选择人物、选择合作者。他说:“演一个就少一个,演一个就要成一个。”演过的重复的角色他不演,尽量拉大角色之间的距离,他想尝试,哪怕心里没底了也要尝试,他把每一个角色都当成一次生命。

        拍戏时,他坚持不用替身,包括“文替”和“武替”。在拍《水浒传》时,他两次从马上重重摔下,仍坚持自己骑马;为了演好浔阳楼题反诗这出戏,他临时练习了3个月的毛笔字。每一次拍戏,他都习惯一个镜头准备多种方案,反复打磨,一直演到导演和自己都满意。有人抱怨工作中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问他是否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和感受,他说:“苦和累不必挂在嘴边,没有苦中苦,哪来甜中甜呢?”李雪健喜欢《岳阳楼记》中的“心旷神怡,宠辱皆忘”和陶铸的“心底无私天地宽”两句诗,他最希望的就是可以心无杂念地演好每一个角色,最幸福的就是还能吃到剧组的盒饭。

        如今,李雪健依然活跃在银幕上。虽然戏不多,但每一个角色都深入人心。有人问他,以现在的身体状况拍戏会不会比较吃力,他想都没想就坚定地说“不吃力”,又像“老顽童”一样加了一句“六十岁还正当年呢,不让我拍戏,我会有情绪”。他依然坚守在自己熟悉的文艺界,坚持用角色和观众交朋友。

        (本报记者 刘平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