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9月13日 星期五

    捡漏儿

    (小小说)

    作者:许福元 《光明日报》( 2019年09月13日 06版)

        女友豆豆边往三轮排子车上啪啪扔纸箱子,边嘟着嘴假装生气,对男友亮亮说:“你是不是脑残呀?你卖自家的纸箱子还不够,还要收集别家的。也不够一壶醋钱,还不够我刷流量的呢。你要收破烂呀!”

        亮亮嘻嘻笑了:“我这是节约再生资源。收破烂咋啦?破烂里能捡漏儿!收破烂了!有破烂的卖喽!”

        亮亮蹬着三轮车吆喝,豆豆坐在他身后排子车纸板上,用温热的小手掌轻拍他后背。

        “收破烂的,这儿有几个纸箱子要不要?”说这话的是一个像退休职工、又像离休干部,很干净很清爽的老人,拄杖立在一层单元门外,腿边三个纸箱子。

        亮亮捏闸跳下车,问:“多少钱?”

        “给三十吧。”老人用拐棍敲了敲纸箱子,听声音很瓷实。“刚才有个收破烂的开个三蹦子,我让他等。等我小孙子从电梯上搬下来时,他又开车突突冒黑烟走了。我这熊孙子呢,回去打游戏机去了。现在的孩子,不气你就不错了。这纸箱子里就是些旧书旧报纸。你收走,我到凉亭坐会儿。”

        亮亮把三个纸箱子搬上车,第三个纸箱子还挺沉。亮亮一边继续蹬车一边对豆豆说:“你还真跟小主似的,也不帮个忙,连车都不下。”

        “你还真能卖萌,好像你是大款似的,连房贷首付都交不起。也不划个价,这三个破纸箱子,最多值十五块钱。”豆豆又呲儿他:“拐辅路,走辅路。”

        车子一颠一歪,豆豆随着纸箱子就溜了下来。摔疼了刚要发作,见纸箱子里掉出一板东西,金光一闪。豆豆眼光一亮,喊出了声:“钱!”

        是钱,还不止是一板。崭新的人民币,一百元一张。腰封很好,整齐硬梆。一板一百张,一板一万。俩人看四周静悄悄,开始紧张地数钱,一板,两板,三板,四板,五板……好啊,整整五十板,五十万,五十万呐!

        天上掉下个大馅饼!

        这个大馅饼该怎么吃?

        亮亮挠着头问:“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豆豆话语带着甜丝丝:“贷款买房交首付当婚房。”

        “那不合适吧?这钱来得……”亮亮用手摸脖子。

        “是你偷的吗?”豆豆挺直脖子问。“不是。”“是你抢的吗?”“也不是。”

        “那不就得了么。”豆豆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说:“你当了好几年志愿者,这也是上天对你的回报,却之不恭。”

        亮亮一时无言以对。想了想,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这要是人家买房的钱呢?”

        “你这人可真是,你看这个老头的穿戴,像买两限房的工薪阶层吗?”

        “这钱要是老人的养老钱呢?”

        “嘁。”豆豆嘁完以后反问道:“你看这老头的气质,像乡下老农存钱的土办法吗?”

        亮亮听了点点头。突然一激灵:“这个楼是银行的楼,这个老头要是个贪官……”

        豆豆一下子用小手捂住他的嘴,前后看了看,然后用手抚摸自己的胸口说:“吓死我了。”喘息一会儿,才定定地说:“《水浒》上有一句话,不义之财,取之何碍。”

        对。亮亮表示赞同,也动了心。

        可又一转念,很庄重地说:“这钱的来路弄不清楚,咱不能要。钱是老头的,还给老头;钱是贪官的,交给法律。”亮亮一指:“前边就是派出所……”

        豆豆有点气。“你去,我不去。”

        亮亮也气了,眉毛都立了起来。“我去,你也去。”

        豆豆顽皮地一笑:“你去咱俩就吹。”

        “吹就吹。”亮亮蹬车在前边飞。

        “等等我!”豆豆在后面飞似地追,“你想甩我,没门!”

        派出所新来的小警员觉得事态严重,报告了所长;所长觉得事件重要,报告了县局;县局觉得案情重大,派一名干练的警察协助调查。

        那个卖三个纸箱子的老头被“请”进派出所问询室,有笔录,有全程录像。

        纸箱子打开,齐刷刷露出五十板人民币,金光闪闪。老头见了,眼光那么一亮。

        所长审慎地问:“钱,五十万,是您的吗?”

        “是。”老头笑说:“这点钱不叫钱。”

        “你口气不小哇。”小警员冲口而出。

        老头用拐杖点点钞票:“是钱不假,钱是假钱。这是当年银行为训练职工手点钞票而特别印制的规范假钱,每张钞票都有浅浅印记。当年全行业点钞比赛,我得过全市第一名。你网上一搜就知道了。我没想卖,让我这小坏孙子搬错了。”

        噢,哇!原来如此。

        老头很感慨,又用拐杖敲敲那一排钞票:“潘家园的一个古董商看上了,愿出面值百分之三的价格收走。我没卖,想留个念想。现在好了,我送给你们这小两口,算你们捡个漏儿。”

        亮亮说:“谢谢您老人家。这个漏儿,我们不能捡。”

        “为什么?”

        “人生不是捡漏儿!”

        (作者:许福元)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