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7月17日 星期三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偶像文化

    作者:贾磊 《光明日报》( 2019年07月17日 13版)

        通过选秀的方式,将普通人变成明星,这是最常见的造星综艺形式。过去十多年,中国的造星综艺经历了技术层面上的不断革新,粉丝投票的方式从发短信变为微信投票,舞美也融合了人工智能等高科技。在流水线般的“造星”模式下,催生了一批又一批“人造明星”。很多青少年把这些“明星”当作崇拜的偶像,穿衣戴帽、举手投足、言谈举止,处处模仿后者。

        偶像文化如火箭般蹿起,已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偶像是社会风气的指向标,其背后隐藏的是社会价值取向。那种主打“颜值”“炒作”“绯闻”“拜金”的偶像加工手法,很容易将观众尤其是青少年带偏,让价值观尚未成型的他们深受其害。一些青少年,为了追随自己的偶像而应援、打榜,耗费了时间金钱,荒废了学业人生,偶像原本的正向示范意义完全无从谈起。

        当然,偶像文化也不是洪水猛兽,对待偶像文化,我们也不宜一味地制造焦虑、宣泄偏见。非理性的偶像崇拜会严重影响青少年的发展,而引导青少年理性对待偶像,可以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因此,建立健康积极的偶像文化氛围,应该是当下社会的迫切需要。

        偶像大都是媒体包装和塑造出来的。大众传媒为什么样的人提供舞台,制作什么样的节目,其实就是在推什么样的偶像、传播什么样的价值取向。有的节目,让嘉宾在舞台上肆意炫富、卖丑;也有一些节目,将镜头对准广大青少年身边的榜样。媒体不同的选择,会塑造出不同的偶像,进而对社会产生截然不同的影响。我们需要的当然是能提供正向示范的偶像。比如,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让当时的中学生武亦姝刷爆了朋友圈,同时也引发青少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追捧。浙江卫视《少年国学派》中的李国仕,让观众看到了“活”起来的国学,向人们展示了少年可期。

        偶像让人崇拜,但崇拜的不应是媒体赋予他们的各种标签,而应是他们内在的品质、能力。同时,时代需要的是那些真正能启发人、鼓舞人的偶像。相较于明星的遥不可及,身边的偶像,也许能给人带来更大的触动和改变的决心。因此,健康而又可持续的偶像文化应该建立在对人们身边偶像的不断发掘上。就像浙江卫视的《铁甲雄心》,紧紧围绕青少年“燃”的内核,把镜头对准校园里着迷于机甲科技的青少年,不仅让观众在唱歌跳舞这些综艺节目惯常的内容之外看到了不一样的科技风景,也为社会进行了一次机器人知识的科普。更重要的是,节目塑造的都是“硬核”偶像——那些孩子,个个身怀硬科技,比如三位年龄不到11岁的小朋友共同设计出了非气动弹射类铁甲“海浪花”,来自哈工大的李蕴洲凭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勇敢挑战国外的冠军铁甲,所有这些点燃了无数少年的科技梦想,也让人看到了中国科技未来的力量。

        偶像是粉丝的榜样,是粉丝想要成为的样子。粉丝喜欢自己的偶像,就会在偶像的身上寻找前行的力量。现实生活中,有许多没有站在聚光灯下,却依然勇敢拼搏的人。当他们成为社会的偶像,偶像和粉丝才能真正携手前行,共同成长。我们希望更多综艺节目能够将目光投向那些普通却不平凡的偶像,多讲述一些他们的故事,多彰显一下他们的激情,无数个他们,就会汇聚成引导青少年向上、向善、向前的巨大力量。

        (作者:贾磊,系资深媒体人、文化评论员)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