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7月07日 星期日

    用心用情画农民

    ——王宏剑与《初雪乡关》

    作者:张玉梅 于园媛 《光明日报》( 2019年07月07日 09版)

        初雪乡关(油画·局部)王宏剑

        初雪乡关(油画·局部)王宏剑

        初雪乡关(油画) 360cm×220cm 2019年   王宏剑

        【创作进行时】

        “这幅作品,我画了五年。”

        《初雪乡关》安静地“占据”着清华美院油画工作室的一面墙,王宏剑教授拿着画笔仔细做着收尾工作。

        不“高效”成为我们想了解的第一个问题。“我选材的时间很长,构思的时间很长,细节打磨的时间很长,我不能一心二用,只能心无旁骛创作一件作品。”王宏剑用一连串话总结自己的创作习惯和态度。

        《初雪乡关》的主人公仍是他擅长刻画的农民形象,2006年,王宏剑带领学生去辽宁营口写生,途中他发现了骡马集市,古老的运输方式越来越被现代机械替代的当下,这种场景在现代社会已十分罕见。创作灵感那时在他的内心萌芽。

        突发的灵感有时会随时间的流逝而荡然无存,只有历经数年仍无法忘怀,王宏剑才会有创作的激情与欲望。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的《奠基者》,第八届全国美展最高奖“优秀作品奖”的《冬之祭》,第九届全国美展金奖的《阳关三叠》,这几幅场面宏大的作品都是经过了长久的沉淀和构思才得以完成。“长的原因在于,如果有不确定性、完成不了的部分,我是不会开始动手的,一旦动手我就会预料到结局,不会出现大的变化。”王宏剑说,带着自信与笃定、严谨与认真。

        “我作品的主人公多数是农民,因为我来自他们中间。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和生活方式仍顽强地固守在他们身上,他们的变化引起中国的变化。”有过知青经历的王宏剑当过农民,固执地将目光一直投注在农民身上,一画就是几十年,这件描绘骡马集市的作品仍是农村题材。

        骡马集市即是牲口交易集市,以前是农村集市主要的交易市场。牛羊驴骡的低吟嘶叫声,买方、卖方的讨价还价吆喝声,交织在一起,好不热闹,在一片喧嚣声中传递着人们的喜怒哀乐,播撒着人们的希望和期盼……这是王宏剑印象中的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市场,是儿时常见的生活场景。骡马精神,体现着任劳任怨、坚韧不拔、生生不息,这也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品格,是王宏剑创作要表现的初衷。

        画面是多人物场景,节奏和疏密非常考验画家的功力。画中一共有16个人物,以男性为主,其中有2名女性,一个正面,一个背影。指着画面右侧拿鞭子的人,王宏剑告诉我们,这是后来加上的,画到最后突然觉得,画面上的数字结构不够平衡,这儿还需要一个结构。他喜欢以数列的方式来排列画面,人物组合以三为基数,三点三线三面,使其相互重叠、穿插、交织,这样形成的效果稳定且有序。王宏剑的父亲是数学教授,小时候的耳濡目染,让他习惯用数学思维去考虑问题,他的艺术作品中有突出的冷静和理性。用他的话说,土坷垃放在哪儿也有疏密关系和数字关系,和音乐的节奏一样。

        乍一眼望去,画的基调灰灰的,看上去并不“美”。可是再仔细端详,这灰是多层次的,丰富的,中国传统水墨的墨分五色,居然在这张油画中体现了。画面里有“知白守黑”,有“知黑守白”,还有中国治印讲究的“计黑当白”“计白当黑”。在画面中还有“灰”,知黑白守灰,这是王宏剑的观念。黑与白的辩证,守与放的辩证,矛盾与运动,构成了画面的张力。

        “‘色’守得不能再少了,这是我画面的特征。”王宏剑说。色彩处理的玄妙在于,简中见繁。中国书法作品的魅力还在于,作品上盖的那方印章,墨色中那一点红,四四方方,闪闪发光。长年习练书法,王宏剑的作品中可以明显看到创作有书法元素的影响。《冬之祭》中那方红布,就好像书法作品中的那方印,整个画面都是一种颜色,红布就特别耀眼。

        中国画讲究布白,油画的布白有另外一种形式,天空可以布白,墙可以布白,水可以布白,大地可以布白。如何“无”,如何“不画”,如何用“画”的方式来展现“不画”的感觉,这比形式上的“丰满”更加困难。王宏剑指着作品告诉我们:“这幅画里的天空、白雪,虽然画了,但有不画的感觉。为什么?这个空间是一个抽象的空间,不像一个人那么实在,你可以‘视而不见’,你可以不必去研究它,眼睛就集中在这一群骡马身上。《道德经》中有一句话说‘反者,道之动’,万物的运行法则永远是两个完全相反的因素相互并置、相互作用,才产生这个世界。画也是这样,它永远是两种完全相反的因素并置在画面上,才会产生美感,产生思考和感动。”

        王宏剑是空间营造的高手。“我画的每一幅画,都不是我眼睛看到的世界,多视角观察,是好几个空间并置、叠加,现实中是没有的,眼睛看到的世界,到绘画中时,必须按照艺术的标准重新组合、加工,这也是摄影记录与绘画再现的不同。”王宏剑说。在画面上,他给观众留的“通道”似乎很少,联想的空间似乎很小。“看一幅画,观众会产生联想,布局越简单,联想范围越狭窄。画家的控制力越强,观众的挣扎力就越强,人在挣扎和被控制的过程中就会产生联想,这种联想的程度就被加强。虽然对观众是一种控制,但它加强了更高层次的一种联想,这种联想就是时空。”王宏剑说。

        中国绘画造就了一种“虚假空间”,形成了绘画的三维空间,它是靠联想形成。比如在白纸上画一张船,空白处是水;画一只鸟,空白处是天空;在白纸周围画山脉,空白处就是白云。而油画不是这样,云就是云、水就是水、山就是山,它通过眼睛建立了一个第三维的空间,但另一个空间就是时间空间,就是靠你看过三维空间之后产生的思考、感悟,那就是四维空间。王宏剑这样阐释自己的空间概念。

        农民一直是他绘画的主题,比如《阳关三叠》中的打工农民,《天下黄河》中的黄河船夫,还有普通乡村集市的农民,他画的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有代表性的普通人的生活状态。为什么不朝着“大家都喜欢、漂亮一点”的方向来画?他解释,漂亮能愉悦耳目,但真实更能打动人,真实能震撼心灵,震撼心灵比悦人耳目要更高一层。外在美和内在美两者,内在美更长久,他画的人物可能都“不好看”,但观众看后常会很感动。

        王宏剑很少涉及抽象绘画。他说,有限的生命里能做好一件事就很好,用100%的时间和心力专注一件事,一定会做得更好。人的一生就像一幅画,你必须学会整体,必须学会放弃,把最重要的东西留下来,才会使它有更大的空间、更大的承载力,所以他没想过转型。

        “做得好比做得多重要,因为历史留下来的永远是最好的,而不是最多的。”王宏剑说。

        (作者:张玉梅 于园媛)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