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6月16日 星期日

    古陂新田打胜仗

    作者:本报记者 靳昊 徐丹鹿 王清彬 孙晶晶 《光明日报》( 2019年06月16日 03版)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十月里来秋风凉,中央红军远征忙。星夜渡过于都河,古陂新田打胜仗。”这是陆定一同志在红军长征突破敌人第一道封锁线后写下的战斗诗篇。

        诗中所写的新田、古陂两地,位于江西赣州信丰县。6月15日上午,记者一行从信丰县城出发,沿乡间公路驱车近90分钟,才赶到新田镇百石村——一个山坳里的小村庄,中央红军在此打响长征第一仗。

        围岽岭,一个百米多高的土山。当年敌军挖下的500余米长的战壕仍在,里面长满了灌木、杂草。长征路上中央红军牺牲的第一位师长——洪超烈士,就葬在山上。

        1934年10月20日,中央红军主力渡过于都河,时任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的洪超所部作为先头部队由赣县向百石村挺进。百石村作为信丰与赣县交界处的小圩场,是国民党军第一道封锁线的前沿据点,由信丰“铲共团”的一个中队驻守。

        21日上午,红军摸索前进时被守敌发觉,遭到火力阻击,战斗提前打响。红四师第十团集中火力发起冲锋,抢占制高点,向敌人猛烈射击。红军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向敌人冲过去。守敌见势不妙撤离战壕,蜂拥躲进山下一个叫“万人祠”的堡垒,陷入红军重围。傍晚时分,红军用炮火将堡垒击破,全歼不听劝降的顽敌200余人。至此,红军取得长征首战的胜利。不幸的是,在前线指挥作战的洪超被流弹击中,生命定格在25岁。

        “那时只知道牺牲的是红军将领,不知道这就是红军师长洪超。”今年已77岁的陈泽民告诉记者,当年正是他的父亲陈观音帮助红军战士把洪超烈士掩埋了起来。从此,每逢清明、端午,陈观音都会带着孩子前来祭拜。后来,陈泽民当了村小学的校长,他每年又会带着学生们前来扫墓。

        在百石村中央红军长征第一仗陈列室里,保留着当年红军留下的红缨枪头、煤油罐、油纸伞和行军用的火把篓等。其中,一盏精致的马灯尤为引人注目,玻璃灯罩厚实透明,铁质灯架虽有些锈迹,但其上的德文字母清晰可辨。这盏马灯是当年红军战士送给村民刘声亮老人的。

        刘声亮的儿子刘文生告诉记者,自己家的老宅就是当年百石战斗时红三军团的临时指挥部。战斗结束后的两天时间里,村里住下了很多红军战士,他们对老百姓都非常和气。刘文生说,当时父亲刘声亮只有7岁,由于家里穷,经常上山割松油点灯看书。“红军战士看到父亲聪明好学,就送给他一盏马灯,希望能给这个家带来光明。”如今,老宅仍然屹立不倒,“共产党是工人农民的政党”的红军标语依然可见。

        百石战斗后,中央红军还先后经过了金鸡战斗、古陂战斗、安息战斗、赣县王母渡战斗等。10月25日,中央红军主力顺利渡过信丰河,突破敌人第一道封锁线。

        刘文生说,父亲一直珍藏着这盏马灯。后来他捐出来,就是希望这盏马灯能让后人感受到中央红军长征第一仗的历史功绩,照亮我们一代代新的长征路。

        (本报赣州6月15日电 本报记者 靳昊 徐丹鹿 王清彬 孙晶晶)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1985.01 - 2009.12)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1998.01 - 2010.08)
    文摘报
    文摘报(1998.01 - 2010.08)
    出版社
    考试
    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1998.01-2009.08)
    书摘
    书摘(1998.01-2009.08)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