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6月09日 星期日

    学林新语

    作者:周维强 《光明日报》( 2019年06月09日 08版)

        ◎汤用彤先生讲过印度哲学史、魏晋玄学、大陆理性主义、英国经验主义等课程,以一人之力而兼开三种不同系统的哲学史课程。汤先生不主张只学习研究哲学通史,而是提倡学断代史,认为只有专门研究某一时期的哲学史,甚至某一位哲学家的思想,才能得到深入的成果。汤先生本人的哲学史研究也主要集中在魏晋玄学和隋唐佛学两端,卓有成就。

        ◎文史学问的研探,有时也不妨从日常生活中领悟。严耕望曾在钱穆素书楼饮武夷上乘茗茶,据说采自朱子所种茶树,茶色清黄,微带绿色甚清丽。严耕望是晚饮茶,竟难以入眠,刺激性颇大。严于是从中悟出唐代北方饮茶之风大盛,导因于禅僧学禅、务于不寐的说法,或有相当理据。

        ◎钱穆曾在哈佛燕京学社做学术演讲“人与学”,以欧阳修为例,说明中国学问主通不主专,故中国学术界贵通人,不贵专家。苟其专在一门上,则其地位即若次一等。

        ◎黄永年说陈垣的《元西域人华化考》是“成名作,也是一部名作,无论搞不搞元史,都要读一过。”又说梁启超先生的《清代学者整理旧学的总成绩》、陈垣先生的《中国佛教史籍概论》对他有“极大的吸引力”,这不仅由于他们学问精深渊博,更重要的是他们写这些书时“态度诚恳,不敷衍,不打官腔,处处为读者着想,对读者讲老实话”。并说自己写《唐史史料学》,在不说假话、不打官腔、以诚待人、把自己个人心得公之于众这些方面,也是力求向前辈学者看齐。

        (作者:周维强)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