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2月13日 星期三

    让人类与地球的相处更加和谐

    ——访全国政协委员童金南

    作者:本报记者 安胜蓝 夏静 《光明日报》( 2019年02月13日 03版)

        【新春走基层·代表委员履职记】

        这个春节,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球科学学院地球生物系教授、生物地质与环境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童金南比往年要繁忙许多。2019年的全国两会召开在即,他要利用假期时间,再把自己的提案斟酌完善。

        这是他作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第二年,和去年相比,他认为自己今年的提案相对更成熟了。“今年我有了经验,思考了很多,做了许多调研工作。”童金南说。

        童金南是古生物学领域的专家,他笑称自己研究的也是“历史学”,只不过是人类出现之前的亿万年地球“历史”。在这样的视角之下,研究地球和生物的演变,他最关注的就是生态环境的问题,他说:“我们要从历史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发展必须建立在可持续的基础上。”

        由于从小在农村长大,童金南深知生态环境的改变给农村生产生活带来的影响,他的关注点多集中在生态环境治理与农村发展上。去年,童金南提交了一份有关汉江环境保护的提案。他在调研中发现,南水北调工程实施后,汉江水量减少,中下游出现水体富营养化、泥沙淤积、河床裸露等情况,渔业养殖和农业种植受到影响。

        “河流水量改变引起了整个生态系统的变化,农民需要改变传统的种植作物种类和种植方式,乡镇企业的生产同样受到水量的影响。流域内的乡村需要适应新的生态系统和生产方式,这需要时间。我的建议是对流域内生态环境进行长期的监测和治理,并且完善现有的补贴政策,以应对这个长期的过程。”童金南说。

        今年,童金南的提案依旧聚焦生态环境治理。2018年9月,童金南带领学生在湖北省秭归县进行野外地质调查期间,他走访了居住在长江沿岸的农户,发现他们的垃圾处理存在问题,堆积在户外的垃圾,一场暴雨就会将其冲入江中,形成漂浮物。由于秭归县在三峡库区,来自上游的漂浮物在长江秭归段聚集,不仅严重影响生态环境,而且还威胁大坝运行安全。

        通过进一步调研,童金南发现,形成漂浮物的主要原因是源头管控机制不完善。“仅秭归段,年均打捞漂浮物就有2万立方米左右。漂浮物主要来源于生活垃圾,长江沿岸农村居住分散,没有建立有效的农村生活垃圾,尤其是秸秆的处理机制,同时长江船舶垃圾也有一部分直接投入长江,最终形成聚集。”童金南说。

        如何有效治理长江中的漂浮物,童金南建议,一方面要加强漂浮物源头管控,建立完善农村垃圾收运处置机制、加强船舶流动污染源监管,减少漂浮物进入水体;另一方面是健全三峡库区漂浮物打捞工作机制和建立漂浮物安全处置机制,合理确定清漂工作经费,完善配套清漂专用设备设施和人员,对清理的漂浮物进行资源化利用。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童金南说,“清理长江漂浮物不仅是下游的工作,上游也必须一同负起责任,齐抓共管,共同保护长江这条黄金水道和流域生态环境。”

        对于自己今年的提案,童金南表示还有完善的空间。春节期间他还与有关专家进行了交流,听取他们的专业意见,又对提案进行打磨修改。他说:“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希望能行使好权利,履行好职责,用提案更好地建言献策,为国家贡献力量。”

    记者手记

        在采访童金南委员的过程中,谈起他履职的感受和体会,他提到最多的,就是学习和思考。

        童金南是古生物学领域的知名专家,在专业领域颇有建树,而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对他来说是第一次。他坦言,如何做好履职工作既是对自己的挑战,也是鞭策。

        “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以来,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童金南说,为了更好地理解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以及国情,他大量地读书、调研。“现在我对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国际关系、生态文明等方面的认识都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升,看待问题的角度更高了,思考也更深入了。”童金南告诉记者。

        撰写提案是全国政协委员重要的履职工作之一,童金南说,在选题上,他作了认真思考。“身为全国政协委员,多了一份责任。过去我可能习惯站在自己专业领域的角度思考问题,而现在我更多地从大局出发,站在国家的层面去思考。每当我提出一个问题,我都会考虑问题是否具有普遍性,是否能提出解决方案。”

        过去,童金南专注于教学和科研,现在,他关注的社会问题更多了。为了拓展自己的思路,了解年轻人的想法,57岁的他向学校申请担任本科生班主任。为了做好调研,他多次下乡实地考察,还发动学生帮忙收集问题和情况。2019年,他对自己的履职充满信心和期待:“有了去年的经验,今年更能有的放矢。我要做好调研,争取深化老提案,拿出更多更好的新提案。”

        (本报记者 安胜蓝 夏静)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