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2月12日 星期二

    艰辛的付出,不负自己的收获

    作者:钟威虎 《光明日报》( 2019年02月12日 14版)

        【学子心声】

        如果说高考文化课考试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那么艺考,就是千军万马走钢丝绳。

        这种感受最鲜明的时刻,就是当你排着长长的队伍进考场,看着身边黑压压的人群,看着那些和你一样妆容精致、满眼憧憬、心怀梦想的同龄人时,你瞬间就会明白,这当中包括自己在内的绝大多数,都是注定铩羽而归的结局。

        ——播音系艺考的录取率,远比想象的更低。

        对于广大播音艺考生挤破头争取的高水平院校来说,百里挑一,层层筛选,优中选优,是最普遍不过的现象。

        我来自艺考大省安徽,在我报名参加考试的十多所院校中,平均录取比例不超过百分之一。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那年苏州大学播音专业招30人,报考人数将近4000人;南京师范大学大安徽省内招3人,安徽考生报考人数超过1000人;浙江传媒学院全国招100人,报考人数超过15000人;中国传媒大学全国招100人,报考人数超过30000人……

        换句话说,以我自己为例,我考试那年苏大在5天之内举办了共30余场考试,每场考试有大约150到200名考生参加,而最终仅选拔30名学生。我考入苏大,从概率上来说,意味着那一天和我同场考试的所有考生,我看到的每一张或精致或个性或紧张或自信的面孔,都因为我的“胜出”全部被淘汰出局。

        当然,在除苏大以外的其他高校艺考考场,我也一样做了其他胜出者的“炮灰”。

        这就是艺考鲜活真实的竞争淘汰机制。是否让你不自觉地想起了《复仇者联盟》中灭霸的响指?

        然而,录取率低还不是最让人害怕的,毕竟一旦踏上艺考征途就没有退路,录取率再低,也都一样要闭上眼咬紧牙攒足劲往前冲不是?

        最可怕的,其实是对道路和结果的未知。

        也就是说,这条千军万马走的钢丝绳,居然还是蒙着眼睛过的。

        由于播音艺考的评价标准相对主观,你都不敢根据自己的表现预估考试成绩。

        甚至,由于大多数院校的专业课成绩都是在考试以后的一到两个月才公布,所以你需要怀揣着对每一场考试结果的忐忑,义无反顾地奔向下一个考场。

        “我那场明明发挥得很好呀!考官一直在看着我点头微笑呢!为什么成绩居然这么差?”

        “这一场我心里一点底都没啊,这种层次的学校我还要不要再报其他的专业了啊……”

        “我会不会一个学校都不过一个证都没有啊!”

        这些可怕的问题曾在我的艺考道路上一次次狠狠捶打着我的心,一次次成为我夜晚最恐惧的梦魇……

        然而当太阳升起,哪怕是刚刚经历了一整夜的失眠,也一样要化上最精致的妆,换上为避免褶皱小心翼翼挂在衣柜里的礼服,去路边发廊吹个精神抖擞的“主播头”,把心中翻江倒海的紧张不安,担忧恐惧一压再压,集中全部意念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然后,抬头,挺胸,调整微笑,用最从容不迫的步态走进考场站定:“各位评委老师好,我是XX号考生,首先是我的第一项内容,自备稿件……”

        如今回想起艺考的诸多经历,不禁觉得辛酸又好笑:为了省请化妆师的费用,从前脸都洗不干净的糙小伙活活练成了美妆好手;为了省路费,挤16个小时的绿皮火车从合肥去西安考试,人太多没有座位,猫在饮水机边瞌睡了一整夜;为了能选到合适的考试时间,凌晨三点半去窗口外排队,得意扬扬以为自己稳操胜券,结果发现现场队伍居然已经看不见头尾;大雪天穿着薄薄的礼服裹着军大衣深一脚浅一脚去考场,结果发现自己弄错了考试时间(还好是去早了),站在雪地里等了四个小时进去考试,被冻到不会说话;排队排了一天饿得前胸贴后背,却因化了妆不敢吃饭,跟同学蹲在队伍里,在1月的寒风中小口小口地啃水果……

        但无论如何,也必须感慨自己已足够幸运,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曾经的挫败与曲折,焦虑和痛苦,也都因为那鲜红的信封,而有了值得回忆的甜度和意义。也可以因此有些许底气地对自己、对父母说:选择艺考,我不后悔。

        又是一年艺考时,祝福所有考生都能收获一份不辜负自己的好成绩!

        (作者:钟威虎,系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播音主持艺术专业2017级大二学生)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