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1月29日 星期二

    学生感知度低 职责定位模糊 考核评价抽象

    大学班主任该如何发挥作用

    作者:本报记者 晋浩天 《光明日报》( 2019年01月29日 08版)

        交上最后一门考试试卷,张红雯刚刚返回座位,辅导员便走进了考场,发放一学期一次的评教考核单。这本是一个惯常操作,一样的内容、选项、评语,在湖南某高校就读了一年半的张红雯也已见怪不怪。

        但这次不同。这个学期,她的班主任开始给他们教授专业课,这个一直以来“模糊、缥缈的存在”,终于走进了他们的生活,这也唤起了张红雯对班主任这个角色的感知。

        “但遗憾的是,现在的评教内容,都是评价老师专业课的教学质量,对于班主任当得好不好,大家都是忽略的。”张红雯告诉记者,“我们同学也聊过,大家都觉得班主任这个职务蛮尴尬的。”

        但其实,这本不是大学班主任该有的面貌。早在2005年,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加强高等学校辅导员班主任队伍建设的意见》就明确规定,班主任是高等学校教师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高等学校从事德育工作,开展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骨干力量,是大学生健康成长的指导者和引路人。

        2017年,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辅导员队伍建设规定》再次强调,青年教师晋升高一级专业技术职务(职称),须有至少一年担任辅导员或班主任工作经历并考核合格。高等学校要鼓励新入职教师以多种形式参与辅导员或班主任工作。

        可以说,加强班主任队伍建设,是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组织保证和长效机制,是高校坚持把立德树人放在首位,把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各项任务落到实处的重要抓手。

    育人的关键一环

    班主任作用发挥得好不好

        记者调研多所高校发现,与张红雯情况类似,大部分高校的班主任与辅导员都由不同人员担任。专业课教师任班主任,一个人对一个班;学校行政人员任辅导员,一个人对一个年级。上海某高校大二学生贾凯告诉记者:“辅导员负责发布各种通知,有时也会关心一下同学们的学习生活,可以说,几乎所有事务性工作都是由辅导员负责。而班主任除了上课,几乎不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天津某高校大三学生李霖的班主任,则是辅导员、班主任“合二为一”。“在学校,辅导员、班主任是一个人,主要是关心、管理我们的日常生活。他们以行政工作为主,基本不参与教学、科研活动,因此对我们在专业方面的指导比较少。”

        还有一种情况。在北京某高校大一学生张佳看来,他们的班主任是个“大哥哥”,“我们班主任是在校研究生,总体感觉,班主任还是比较负责的,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特别好沟通。”

        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洪成文介绍,目前,我国各大学情况有所不同,有的院校是专职辅导员做班主任,有利于达到对大学生思想引领的效果;有的院校是专业教师做班主任,有利于学生专业成长;有的院校是高年级优秀学长做班主任,有利于朋辈互助。多数院校实行的是多元化群体共同承担,全员育人。

        话虽如此,但大学班主任真能成为全员育人的关键一环吗?大学班主任,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大一上学期貌似存在,之后三年半基本消失。”山西某高校博士刘灿如是说。

        “从大一到大三,我和班主任只见过三面,次次都是开班会,强调一些院里的新通知、新规定。除此之外,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只想说,他全身心投入的,只有自己的科研项目了。”说起大学班主任,甘肃某高校学生张建伟怨气不小,“想想小学、初中、高中的班主任,哪一个不是为了我们的学业,为了我们的生活而呕心沥血、兢兢业业。可现在呢?”

        张建伟所说并非个例。一高校辅导员也向记者抱怨道:“他们总说自己很忙,一些需要班主任亲自参加的会议或活动,比如评定奖学金、优秀学生等事务,他们往往也推三阻四。”有一次,他反复邀请一位班主任参加学生活动,都被“在外开会”的理由婉拒了。“但活动结束后,我们在学校附近的菜市场碰到了,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被动+兼职+临时”

    班主任为何不好做

        学生不满意,辅导员有委屈,但班主任同样有难处。在大学班主任岗位干了三年半的刘夏告诉记者,不是不想好好履行班主任的职责,而是各方面的工作压力太大。“学校每年都有教学和科研任务,考核压力很大,因此,我必须将我的主要精力放在教学和科研方面。同时,班主任并不是我自愿担任的,而是学校的硬性规定,否则无法参与评优和晋升。”

        一位长期从事学生与教师管理工作的高校领导向记者表示,大学班主任岗位普遍存在“被动+兼职+临时”的状态。所谓“被动”,是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为了应对学校硬性规定而不得不担任这一岗位,否则就无法转正、通过年度考核、评优或晋升等;所谓“兼职”,是这一职务大都是专业课教师或一些行政管理人员兼任的,他们日常工作任务本来就很多,很难抽出专门的时间做好班主任工作;所谓“临时”,是由于许多高校规定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必须要有担任班主任的经历,许多教师一般只做一年的班主任工作,甚至还没把班里的学生认齐全就算“完成了任务”,然后大家轮着做,否则其他教师就没有机会。“这种状况的存在,使许多大学教师做班主任只是‘走走形式’,根本发挥不了其应有的作用。学校整个班主任队伍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很不稳定。”

        还有一位高校班主任透露,自己刚刚成为一名教师,欠缺面对各种情况的应对经验,而现在大学生心理、学业、情感和思想问题较多,班主任需要处理的问题学生、突发事件甚至是危机事件较多,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项工作只是日常工作的一小部分,却占据了很多时间。”

        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童文胜,曾获得过学校“我最喜爱的班主任”荣誉称号。在他看来,现在多数班主任并非出于“热爱”而积极报名参与,更多是因为与职称评优挂钩,或碍于院系领导面子接受“任务”。以任务心态做事,其积极性可想而知。

        “同时,做过两三轮以上的班主任存在工作动力不足与绩效激励力度欠缺双重矛盾。如果教师没有正确认识并接受‘大思政’理念,便只能借助绩效激励方式,但从操作层面来说,加大利益驱动力度同样存在较大难度。个别老师甚至对‘考核’两字有所抵触。”童文胜指出。

        对于待遇较低,导致工作意愿不强、动力不足的问题,洪成文也有所了解。他举例说,北京市的班主任费是6元/生/月,假设一个班30人,每月的班主任费只有180元。

        也有业内专家表示,对于班主任工作,高校一般除了有担任时间长短的要求之外,大都是目标性、导向性的抽象、模糊任职要求,缺乏具体的工作任务安排以及相应的考核指标和评价标准。这使教师在担任这一职务时,工作随意性很大,缺乏专业性和规范性。

    离学生最近的老师

    班主任应该更“专业”

        “我们确实需要班主任更多的关心和帮助。”张红雯说,“我们刚刚进入大学生活,是三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对于未来,对于专业,都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希望班主任能给我们一些指导。”

        “你希望谁来做班主任?”记者问。

        “第一,班主任要有时间和我们交流。第二,最好能是让我们信服的专业大咖或深受我们喜爱的优秀教师。”张红雯回答道。

        事实上,早在2017年,清华大学就鼓励长聘教授担任新生班主任。在这份本科新生班主任名单中,名师众多——长聘正教授30人,长聘副教授10人。其中,长江学者特聘教授2人,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7人。

        清华大学校长助理彭刚表示,长聘教授往往在教学、科研以及人生阅历上有更深厚的积累和经验,班主任是离学生最近的老师,教授们的言传身教对于学生的成长成才十分有益。

        上海交通大学校长林忠钦也表示,一流人才的培育,离不开一群心系学生成长成才的一流师资。班级是学校开展教学管理的基本单位,班主任对学生的影响带动至关重要。学校一直高度重视班主任队伍建设,近年来特别注重选聘专业教师尤其是高层次人才担任本科生班主任,通过言传身教,强化对学生的思想引领,培育学生远大理想和学术志趣。

        “高层次人才担任班主任固然好,但对于大多数学校而言,他们数量有限,无法照顾到所有学生。同时,他们教学、科研任务较重,社会事务相对也较多,能否有充足时间和学生交流值得商榷。”有专家建议,可考虑培养、挖掘一批乐于从事班主任的专业教师,并取消教师尤其是刚入职年轻教师必须担任一年班主任工作的“一刀切”硬性规定。“从实际情况来看,一些教师有意愿长期担任班主任工作,他们希望通过这一经历,不仅能锻炼自己的工作能力,还能从中发现一些专业‘好苗子’,提前培养科研助手,这有利于提升人才培养质量。”

        这位专家还强调,要加强班主任岗位专业化和规范化制度建设。“制订大学班主任的选拔和任用标准,制订班主任日常工作指导手册,并制订具体的有关班主任工作的年中、年末考核指标和评价标准,并配以必要的奖励和惩罚措施,让大学生班主任的选拔、任用、日常工作以及监管、考核等都有章可循,有据可依。”

        “要想做好班主任工作,必须加强教师对于班主任工作的理解与认识,加强对人才培养的重视。”童文胜认为,一个优秀的班主任首要工作是从专业角度帮助所带班级同学加深对本学科的理性认识,提高专业学习的兴趣、浓度,在建立良好学风、班风工作中发挥导师作用、家长职责。同时,通过与所带班级每一位同学面对面、心与心的交流,以个人阅历,经验甚至教训帮助学生尽快形成自己大学四年不同阶段的成长规划,进而为走向社会的职业生涯规划奠定良好基础。

        (本报记者 晋浩天)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