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8年12月27日 星期四

    美丽乡村建设的科技答卷

    ——浙江省科技特派员制度实施十五周年纪实

    作者:本报记者 陆健 方曲韵 《光明日报》( 2018年12月27日 07版)

        浙江大学教授汪自强(左二)指导农业生产。光明图片

        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副所长蔡为明(右)在查看香菇新品种栽培试验情况。光明图片

        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李发勇(右二)在指导柑橘生产。光明图片

        在浙江大学茶产业团队特派员的带领下,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溪龙乡黄杜村绿意绵延,茶叶已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一大支柱。光明图片

        做给农民看,带着农民干,帮着农民赚。2003年,来自浙江省农业科学院、浙江大学、中国水稻研究所等高校、科研院所的首批101名特派员奔赴浙江省最不发达的100个乡镇,深入农村开展科技服务,带着农民创新创业。如今,浙江已累计派遣1.56万人次服务乡村,推广14000多项次新品种新技术,举办技术培训超过12万场。

        累计派遣1.56万人次服务乡村,推广14000多项次新品种新技术,举办技术培训超过12万场。日前举办的浙江省科技特派员工作十五周年总结表彰会上,浙江省科技特派员工作交上了这样一张答卷。

        做给农民看,带着农民干,帮着农民赚。2003年,来自浙江省农业科学院、浙江大学、中国水稻研究所等高校、科研院所的首批101名特派员奔赴浙江省最不发达的100个乡镇,深入农村开展科技服务,带着农民创新创业。

        如今,之江大地上到处都有科技特派员穿梭山林、躬耕乡野的身影,他们在希望的田野上挥洒汗水,讲述了一个个产业兴、乡村美、农民富的生动故事。

        “科技特派员制度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期间亲自倡导、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一项重要制度。”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在表彰会上表示,15年来,科技特派员制度在之江大地生根发芽,点亮了农村发展的科技之光,架通了农民增收致富的桥梁,延长了农业产业链,结出了累累硕果。

    1.穿针引线,把科技“种”在之江大地

        一阵急雨刚过,群山之间雾气氤氲。越野车在泥泞的黄泥土路上不知绕过了多少个弯,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强用手一指,告诉记者:“到了,到了!”一片片梯田忽地展现在眼前,刚种下的缙云黄茶在山坳之间倔强生长。

        丽水市缙云县大源镇龙坑村是典型的山区村,人多地少的矛盾十分突出。村民们种过菜、养过蚕、养过长毛兔,但因规模小、知名度低、运输不便,经济效益并不高。

        2007年,李强作为省级科技特派员来到大源镇。起初村民们都觉得奇怪:“以前扶贫都是发钱发物,现在‘发’个专家能管用吗?”

        李强在大源镇一扎就是十多年。他发现,这里的自然条件得天独厚:地处海拔600多米高山,终年云雾缭绕,干湿度和气候环境适宜茶树生长;同时山高土厚,土质是偏微酸的沙壤土,十分有利于茶叶香气物质形成。

        于是,大片大片的荒山上种起了黄茶。

        踏过泥泞土地、经历过风吹日晒,十多年来,李强帮助当地茶农掌握了绿色安全病虫害防治技术,提高了茶叶的产量、品质和市场竞争力,让偏僻山乡变成“千亩黄茶第一村”。

        村民们打心眼里服了。

        近几年,龙坑村村民李国忠明显感觉到生活越来越好了。“以前山上都是荒地,零星种点毛豆和甘薯,也都自家吃掉了,根本没什么收入。多亏了李特派员的指导。”李国忠说,目前全村有293户在种植黄茶,总种植面积已经达到1300多亩,亩产值达2.1万元。

        “现在返乡创业有氛围,乡村发展有机遇。”今年40岁的龙坑村党支部书记郑国杨之前在外经商,看到家乡的发展,也下决心回乡创业。

        据缙云县招商部门统计,近年来,缙云县共吸引乡贤回归项目100余个,这些项目正成为贯通农村一、二、三产业的连接点,推动缙云“绿色财富”的集聚和转化。

        “明年再来看,就大不一样啦!”每年三分之一的时间,李强都会待在缙云的乡镇里,他说,“要把缙云黄茶当成一个作品来打造。”

        一个个乡村的蝶变,诠释了科技特派员为浙江打赢脱贫攻坚战注入的深厚力量。2015年,浙江省全面消除家庭人均年收入4600元以下的绝对贫困现象,在全国率先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科技特派员队伍在其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2005年,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包崇来被派驻到丽水市青田县章村乡。他手把手教会当地农户种植浙江省农科院培育的高产茄子新品种,示范户亩均收入从3000元增加到8000多元。如今,茄子产业已成为章村乡的农业支柱产业。

        “我们的主要职责是帮扶乡村找好定位,‘穿针引线’开展先进技术转移,将科技成果向乡镇下沉,向田间地头下沉。”包崇来说。

        浙江大学教授汪自强刚到温州市泰顺县万排乡时,当地农民种植甘薯的人均年收入只有1000元。汪自强为当地引入两个甘薯新品种,第二年,村民种植甘薯人均收入就多了500元。

        一项项科技成果不断走出实验室,“种”在了之江大地上。农民们都说:“科技特派员把知识带到哪里,哪里的百姓就富了。”

    2.组团帮扶,打通科技兴农“最后一公里”

        “浙江省科技特派员制度很有生命力,15年来一直都在不断完善和创新。”浙江省科技厅副厅长曹新安说,“我们还在继续探索、总结如何让这项制度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大背景下焕发新的活力。”

        在个人特派员的基础上,浙江省于2008年开始鼓励和支持高校、科研院所以法人和团队的身份与地方结对。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副所长蔡为明带领的食用菌团队就是浙江省首批科技特派员团队之一。

        金华市武义县被誉为“中国香菇之乡”。2008年,蔡为明以首席专家的身份带着团队来到了这里,第一件事就是调研当地的菌菇产业。他们在调研中发现,传统种菇方式还非常落后,菌棒的报废率很高,菇农们经常要几天几夜守着不睡觉,而且工作环境十分艰苦,许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干这一行。

        “菌棒的制作是食用菌产业中的关键环节。”蔡为明介绍,以前菇农在自制菌棒的过程中往往把握不好装袋、灭菌等问题,导致质量、产量都上不去。

        于是,蔡为明带领团队入股创办了武义创新食用菌有限公司,由企业提供资金、技术和服务,通过新建专业化的菌棒生产线集中生产菌棒,把统一制好的菌棒直接交给菇农培养出菇,再将产品统一回收并进行品牌化运作。目前,菌棒生产线已在武义推广了20多条,年产菌棒600多万棒,为菇农增收节支超亿元。

        现在,菇农们“穿着皮鞋采香菇,开着汽车卖香菇”的生产生活方式在武义成了现实。

        武义县久丰食用菌专业合作社的大棚里,整整齐齐码放着数千个菌棒,满棚的菌菇香气扑鼻。菇农陶建平感叹:“种了那么多年香菇,从没有这么轻松过。”

        “我的背后其实是整个浙江省农业科学院作支撑。”蔡为明对于“团队作战”在乡村发展中发挥的作用感触很深。随着乡村的日益发展,农民们对于科技的需求越来越多,科技特派员“单兵作战”往往会力不从心,团队科技特派员、法人科技特派员的优势就在于能够整合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资源,统筹服务地方的优势产业。

        有了浙江省农业科学院这个大后方,武义人创新创业的底气更足了。

        武义县科技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自从武义县被确定为浙江省农业科学院法人科技特派员结对服务对象以来,合作方式由单纯建基地、做示范、搞培训向联合攻关、协同创新、合作经营转变,真正实现产学研一体化,实现农民增产增收和高校改革发展的双赢共享。

        曹新安说:“这几年的探索和实践表明,组团帮扶的作用很大,团队科技特派员已经成为上联高校和科研院所、下接乡镇和广大农户的纽带,打通了科技兴农的‘最后一公里’。”

    3.着眼全产业链,构建乡村振兴新格局

        浙江省义乌市中国森山铁皮石斛繁育中心里,目之所及满是绿色。走近一看,会发现这里的树干上面都缠绕着一圈圈稻草绳,上面爬满了一种绿色植物。浙江农林大学教授斯金平告诉记者,这种长在树干上的植物就是铁皮石斛,这种种植方法叫作“活树附生原生态栽培模式”,能最大限度地还原铁皮石斛的野生生长环境。

        铁皮石斛是珍贵的中药材,因为生长条件特殊,野生资源一度濒临枯竭。20世纪90年代,浙江省在全国率先实现铁皮石斛人工栽培、规模化种植和产业化开发,石斛产业开始迅速发展。

        2006年,斯金平作为省级科技特派员派驻丽水市,从此与铁皮石斛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开始推广起来非常难。”斯金平说,中草药种植不同于普通农作物的种植,农民对铁皮石斛的习性、栽培技术等都很陌生,农民有什么问题都要去看、去解决,有时晚上10点还在手电、车灯的照亮下在田间干活。

        渐渐地,斯金平总结出这样一个经验:“一定要让高新技术简单化、平民化。”他给农民上课,就让他们记住六个字:通风、透气、漏水。农民一听就懂,一看就会。一个初中文化的农民,到他这里学习几天就能掌握整套种植技术。

        近年来,针对铁皮石斛大棚种植成本高、风险大、技术复杂,贫困农民进不了这个产业的问题,斯金平团队又进一步研发出岩壁附生、活树附生、立体栽培、盆栽等新型栽培模式,建立了一种“不砍树也能富”的近野生栽培新模式,更适合贫困地区农民种植。

        这种模式也得到了广泛认可。2017年4月,由斯金平团队和浙江森宇实业有限公司共同完成的《铁皮石斛品种选育与高效栽培》项目获得2016年度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浙江森宇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俞巧仙和斯金平团队一同见证了铁皮石斛行业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2006年前后,全国铁皮石斛产值才3个亿,到2010年就已达到30亿,现在更是达到了百亿。我们在全国建立了8000多亩基地,为数以百计的贫困农民提供了就业机会,实现了就地脱贫。”

        “科技特派员不能只局限在某个项目某个点,一定要着眼于全产业。”这是斯金平一直以来的理念。除传统铁皮枫斗和鲜品外,斯金平团队和行业内龙头企业合作开发了铁皮石斛颗粒剂、胶囊、片剂、浸膏、口服液、饮料等附加值较高的精深加工产品。

        作为铁皮石斛行业的“参谋长”,斯金平还有一个理念是要农旅结合,打造铁皮石斛“美丽经济”。他参与了森山中国铁皮石斛地理公园、乐清石斛小镇的规划和建设,推出了一张张文化新名片:“这些公园、小镇既是以铁皮石斛为主的珍稀中药材的资源库和科研栽培基地,又是传播和推广中医药文化的窗口。”

        此外,科技特派员帮扶领域要向产业链后端延伸的理念,已经写进了《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深入推进科技特派员制度的实施意见》中,强调要“构建起科技特派员全产业链服务新格局”。

        “乡村振兴基础在村,村级发展关键在产业。”斯金平说,科技特派员团队和企业在全产业链上的合作,既支撑了产业,又培养了团队。

    4.制度保障,让特派员下得去留得住

        2016年7月,科技部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员制度现场会在浙江淳安召开。会议要求,拓宽科技特派员来源,扩大科技特派员队伍,以提升农业产业竞争力为目标,推进农村科技创新创业。

        一年后,科技部又在福建南平召开了现场会,这是党的十九大之后召开的首次全国科技特派员会议,会议明确了新时代科技特派员的新定位——创新驱动乡村振兴的生力军。

        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如何让科技特派员在下得去的同时又能留得住?

        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李发勇对此深有感触。2005年,参加工作不久的李发勇被选派为科技特派员,来到偏远的温州市苍南县岱岭畲族乡。2007年,根据当地的生态条件和实际情况,他决定引进上市早、抗台风能力强、管理粗放、适合山地种植的特早熟蜜柑品种。十多年过去,漫山遍野的香甜蜜柑便是他扎根山村的最好见证。

        “要感谢农科院,给我们吃了定心丸。”李发勇介绍,浙江省农科院对科技特派员在服务和创业期间的职称评定、岗位等级晋升和社会保险等方面都有非常详细的规定,解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现在,作为科技特派员主要派出机构的高校和科研院所都十分支持科技特派员工作,不断将人才输送到田间地头,收获来自生产一线的科研成果。

        为激发各方创新创业的积极性,浙江省还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科技特派员与农民、企业结成利益共同体。

        “2016年,省里将个人科技特派员的项目经费从每人每年5万元提高到10万元,并对项目经费管理和使用办法进行改革,确定一定比例的经费用于补助科技特派员在成果转化方面的支出。”曹新安介绍。

        近年来,李发勇在做好驻点科技特派员工作的基础上,也积极响应号召,通过“资金+技术”的入股形式,与当地结成自负盈亏、风险共担的利益共同体。

        2011年,李发勇与当地农户共同成立了杏鲍菇工厂化生产科技示范基地,并带领生产技术团队为基地陆续解决了10多项关键技术问题,引进食用菌品种20余种,开发食用菌加工产品两种。如今,基地内的生产车间可充分模拟杏鲍菇的生长环境,实现大批量全年不间断生产,形成了年产900吨杏鲍菇的生产流水线,年总产值500多万元。

        如今,之江大地的各个角落,用不同方言流传着同样的顺口溜——

        “钱支援,物支援,最好来位科技特派员。”

        (本报记者 陆健 方曲韵)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