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新时代“枫桥经验”的“诸暨探索”

    作者:光明日报调研组 《光明日报》( 2018年08月10日 07版)

        群众在“市民公园”开展健身活动。徐德文摄

        枫桥镇公共法律服务站服务大厅。资料图片

        浣东街道盛兆坞三村讲解员正在讲解孝道。蒋力奔摄

        “枫桥经验”讲师团成员正在举办“传习文明乡风、提倡移风易俗”专题宣讲活动。资料图片

    编者按

        治国安邦,重在基层。我国社会治理的重点在基层,难点也在基层。基层社会治理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基石,直接决定着社会治理的整体效果,关系到党和国家政策目标的实现,影响着国家治理的整体水平。作为“枫桥经验”的诞生地,浙江诸暨市近年来围绕矛盾化解、司法公正、公共服务等重点领域,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机制,丰富社会治理方式,不断健全德治、法治、自治相结合的社会治理体系,续写了“枫桥经验”创新发展的时代篇章。近日,光明日报调研组前往诸暨枫桥、大唐、新店子、江藻等地,通过实地查看、集中座谈、单独访谈等方式,与基层干部群众面对面交流,就诸暨发扬“枫桥经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的探索和实践进行了深入调研。

        优美整洁的自然环境,朴实醇厚的民风社风,和谐融洽的邻里关系……走在诸暨的大街小巷上,调研组深切感受到,这座因“枫桥经验”而闻名的城市,处处透显出祥和的气氛和发展活力。从浦阳江到东白山,从汤江岩到白塔湖,在这块千年古越大地上,古韵新姿交相辉映,宜人宜居宜业的独特魅力愈发令人神往。

        五十多年前,诸暨创造了闻名全国的“枫桥经验”: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诸暨针对基层社会治理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以德治涵养文明建设,以法治夯实社会治理根基,探索建立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努力打造“枫桥经验”升级版,构建起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截至2017年,诸暨市已连续12年获评浙江省平安县(市、区),枫桥镇连续三次捧得全国综治最高奖“长安杯”。

    1、“以德润心”强化社会治理的价值认同

        “持躬不可不谨严,临财不可不廉介”“信交朋友,惠普乡邻”“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调研组了解到,诸暨市近年来以正家风、兴家教为立足点,以“传承·养成”为主线,大力推进家风家教建设,将主流价值融入家庭教育。

        诸暨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孔羽介绍,诸暨在全市开展“全民议家风”、“我爱我家”立家训、身体力行“传家礼”等活动,以核心价值涵育家风,挖掘弘扬了“江藻钱氏家训”“同山边氏家规”等独具特色、洋溢着浓厚家国情怀的家规家训,形成了家家有家训、户户好家风的良好氛围。同时,诸暨还开展“开蒙礼”“祈福礼”“成人礼”等各类传家礼活动,并整理创作长幼、洒扫、持家等“家礼十循”,纳入全市中小学德育教育。

        诸暨是越国故都,为发挥吴越文化怡情养志、滋养心灵的作用,该市推进实施了传统文化研究工程,梳理於越文化、西施文化、南孟文化、耕读文化等蕴含的思想理念和传统美德,如“卧薪尝胆、坚忍不拔”的勾践精神,“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木柁”精神等,使之成为涵养主流价值、涵育美德善行的重要源泉。据了解,诸暨推出了《暨阳好故事》《乡村道地》等传统文化媒体专栏,整理出版《越中名人录》等精粹典籍,将传统文化元素融入城市文化公园、社区文化家园、美丽乡村建设,推动优秀传统文化进校园、进网络、融入生产生活,不断用流淌千年的文化精髓滋养诸暨人的精神世界。为丰富群众文化生活,诸暨城区还设立了“浣江书房”“浣江书吧”“漂流书亭”,开展“全民阅读节”“图书馆之夜”等主题活动,如今,阅读已成为诸暨人的生活方式和精神特质。

        黛瓦白墙,立柱石鼓,“吴墅古祠”的匾额与“文化礼堂”的标识相映成趣……走进江藻镇吴墅村,文化礼堂大门两侧的“红黑榜”格外醒目,红榜上数位“好婆婆”“好媳妇”胸戴大红花,笑得很灿烂。“现在村民们都有了这样一种共识,上红榜,有面子;上黑榜,太丢人。”村党总支书记卢保千告诉调研组,2014年,村里开始设置红黑榜,对做得好的,例如对“好婆婆”“好媳妇”、优秀学子、美丽庭院予以红榜表彰;对做得不好的,上黑榜警示。目前,诸暨利用农村文化礼堂等载体,组织道德模范、好人好事、最美家庭和好邻居、好媳妇等评选,组建草根宣讲团、文艺宣讲团,用快板、歌曲、小品等形式,开展“道德模范进礼堂”巡演,弘扬“最美精神”。

        调研组了解到,为发挥先进典型引领民风社风的作用,诸暨实施了《道德模范待遇保障若干规定》,设立好人基金,开展“发现最美诸暨人争做最美诸暨人”“善行暨阳”等活动,涌现出了器官遗体双捐献者何赛军、“献血达人”吕小祥、“诚实守信”楷模李云海等先进典型。同时,市里还开设了“美在身边”专栏,通过市民公园“最美笑脸墙”、微广播剧《最美诸暨人》等载体,广泛传播最美形象、最美声音。

        为保证德治在基层社会治理中发挥基础性作用,诸暨市大力推进失信黑名单制度建设,实行部门联动、信息共享、定期曝光,建立行政部门、市场主体、行业协会、舆论媒体“四位一体”的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同时,诸暨还建立“文明出行我先行”“礼让斑马线”等机制,全市机关干部以及公交车、出租车、公务车驾驶员人人承诺文明开车,使“礼让行人”从文明倡导变为刚性约束。

    2、法治建设为社会治理提供根本保障

        枫桥镇下西湖村两兄妹因赡养老人发生口角,哥哥打伤了妹夫。经“老杨调解中心”退休民警杨光照调解后,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当场握手言和。枫桥镇派出所教导员吴嘉军告诉调研组,“老杨调解中心”创立于2008年,如今已成为枫桥派出所的招牌,“有难事,找老杨”也成为枫桥镇群众的口头禅。在调解实践中,“老杨调解中心”创造了依法疏导法、换位思考法、联动调解法等民间纠纷“调解七法”,中心自成立以来共受理案件1700余起,调解成功率97.8%,调解满意率100%,杨光照也被司法部聘为“全国人民调解专家”。

        调研组了解到,诸暨市已建立起“党政领导、综治牵头、法院主导、多方联动”的大调解工作体系,包括9大专业调解机构、810家调解组织、3375名人民调解员,目前已形成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紧密衔接、协调联动的大调解工作格局。自2014年至今,累计诉前引导调解成功约15600件,诉中委托调解成功约4900件,诉前纠纷化解率居全省第五位。今年1月,诸暨成为浙江省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试点地区后,市里对综治调解、专业调解、行政调解、人民调解、律师调解等多元解纷资源进行了线上整合,并取得明显效果。运行半年来,诸暨法院引导调解的案件比例由100%逐月下降至58%,当事人和调解机构主动上线化解矛盾纠纷达42%。

        为提升群众的法治意识,诸暨还建立了网上法律公共服务平台,兼具直播普法、法律公共服务调度、舆情预警等功能,同时组建了法律义工服务团队、普法讲师团等,启动“点单式”普法,构建起立体式、全覆盖普法格局。比如,市公、检、法、司联合打造的网络普法直播平台,用讲故事、话家常的方式,将法律知识融进普法解读中。市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长王知礼以“法官揭露电信网络诈骗‘潜规则’”为主题,梳理了诸暨法院审理经办的网络诈骗典型案件、犯罪分子特点等,并实时回答了网友提问,直播进行45分钟,吸引了7.9万人在线观看。市司法局把“12348”法律援助热线升级为公共法律服务热线,打造“一站式”法律援助窗口服务,2017年共受理法律援助案件1049件,为当事人挽回经济损失1569万元。

        为便利群众和提升服务质量,诸暨以“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为目标,深入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不断推动“一窗受理、集成服务”改革向乡镇(街道)、村(社区)延伸。目前,全市27个镇级行政服务中心已实现“无差别受理”全覆盖,群众到“一扇窗”就能办成“一件事”。同时,市里还深化应用平台、共享信息数据向基层延伸开放,建成“一证通办”信息管理系统,其中,市级实现“一证通办”事项为290项,镇级实现“一证通办”事项183项,村级实现“一证通办”事项76项。镇级能审批的即时审批,镇级不能批的通过互联网上传市中心窗口审批,有关文件证书通过免费快递或镇村代办员送证上门,真正实现了“就地办理、远程办结”,办事不出村。

        为加强对外来流动人口的服务管理,市公安局开发“安心租”APP,具有房屋租赁多重安全保障、招工用工无缝对接、流动人口自主申报等多项功能。目前,APP上已有1000多家企业和7000多间房屋信息可供选择。店口镇派出所牵头成立了“流动人口服务之家”,组建流动人口党支部,使流动人口更好地融入当地。直埠镇紫草坞村对闲置房屋进行“集约化”改造,创建了出租房“旅馆式”管理新模式,做到了“政府放心、村民开心、租户暖心”。

        在大唐镇综合信息指挥室,调研组看到,大屏幕上综治工作、综合执法、市场监管、便民服务“四个平台”中上报信息、处理情况一目了然,“网格地图”可实时查看驻村网格员的位置及四个村级服务中心工作的实时画面。据介绍,群众发现问题,可通过“四个平台”APP、政务服务热线(12345)、微信公众号、网格员等多渠道反映,平台进行分级处理,建立了信息收集、分析研判、分流交办、反馈督查的完整运行机制,推动形成了“四个平台+全科网格+综合指挥系统”的基层治理架构。目前,全市共划分网格2376个,配备网格员6495名,2017年全市累计上报各类信息35.3万余条。

    3、“草根力量”激发社会治理活力

        “儿啊,妈贷了款,咱现在能热热闹闹地把你的婚礼办了。”由村民杨桂平、卢永平等自编自演的小品《办酒风波》,勾起了村民们的回忆。几年前,吴墅村村民卢某要结婚,寡母李某碍于面子、排场,虽然家里已债台高筑,仍硬着头皮贷款办婚礼,闹得一家人苦不堪言。为扭转盲目攀比的不良风气,村两委在听取村民意见后,成立了村民自治组织“红白理事会”,制定了红白喜事移风易俗倡议书,大大减轻了村民的负担。

        喜事酒席每桌不超过800元,白事酒席每桌不超过600元,酒类、饮料每桌不超过100元……如今在诸暨,“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喜事减办”的风尚已经形成。调研组了解到,目前诸暨市546个村(居)全部完成村规民约、社区公约的制定修订工作,内容涵盖家庭生活、邻里关系、村风民俗、社会治安等,其中突出党员干部示范引领,带头宣传倡导移风易俗。同时,诸暨还探索实行村规民约积分制考评,建立道德评议堂,推行守约红黑榜,使村规民约真正发挥移风易俗、淳化民风的作用。

        乡贤文化底蕴深厚,是乡村社会治理中的重要力量。诸暨积极培育乡贤群体,吸收优秀乡贤进入基层党组织,支持乡贤依法参加村委、“两代表一委员”选举,聘请乡贤担任“外挂村干部”“镇长顾问团”,全市共建立乡贤参事会、议事会等乡贤顾问团53个,构建起“乡贤参与、镇级管理、村级自治”的乡村管理新格局。同时,诸暨在全市派出所推行110矛盾调解“乡贤治理”模式,筹建“乡贤资源库”,建立“乡贤治理”参与、联络、培养、评价机制,落实乡贤调解“以奖代补”。目前,一大批立场坚定、作风优良、仗义执言的老干部、老党员、经商能人脱颖而出,利用特有的亲缘、人缘和地缘优势,当好“老娘舅”,做好“和事佬”。今年以来,970余名在册乡贤成功化解疑难纠纷、邻里纠纷等矛盾400余起。

        调研组了解到,在诸暨,农村文化礼堂也成为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的有效载体。目前,大多数农村文化礼堂都建立了集“管理、议事、活动、监督”于一体的“理事会制度”,理事会由老干部、老党员、老教师等组成,做到有章理事、有人管事。

        在市社会组织服务中心,调研组看到,2000多平方米的办公区宽敞明亮,目前入驻了心理卫生协会、心语社会服务工作中心、蓝天救援队等19家社会组织。这些社会组织的公益项目,涉及应急救助、关爱服务、心理咨询、司法援助等领域。市民政局社会组织管理科宣超介绍,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登记和备案的社会组织有2700多家,分布在调解、公益慈善、文体、社会服务等领域。

        “我真的特别感谢一米阳光,这些志愿者给了我们温暖。”眼闪泪花的梁美兰说,3年前,16岁的儿子因打架斗殴进了派出所,全靠一米阳光志愿服务协会的帮助,儿子才能重新振作。如今,梁大姐也成了一名志愿者。据介绍,诸暨建立了“市、镇、村”三级志愿服务网络,设置了“暨阳志愿服务管理平台”、“志愿汇”APP平台、“越民生”公益吧等服务平台,推出“邻里守望”“留爱同行”“情暖空巢”等主题活动,打造出“青少年心灵花园”“一分钟志愿”“暖冬计划”等品牌项目。目前,全市拥有志愿团体786个,注册志愿者6.5万人,广泛参与到社会服务、矛盾化解、社区矫正等活动中,仅2017年相关志愿服务机构就帮扶社区矫正人员2000余人次,参与信访化解、纠纷调解5000余起。

        为解决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开展难、作用发挥难等问题,诸暨市在社会组织中开展党的组织和工作覆盖专项行动,700余家社会组织党组织实现应建尽建,组织覆盖率达100%。市委组织部牵头建立了社会组织组织力指数动态评价机制,通过加强党建引领,建立活跃度、规范化、覆盖率、影响力四个维度的标准化评价体系,评价标准由20条评分细则构成。根据组织力指数评价结果,相关部门建立会诊、帮扶、准入、退出、激励等工作机制,引导社会组织健康发展。与此同时,诸暨还通过搭建社会组织综合监测网络、基础数据库、民政数字平台,连接“网上+网下”动态监测网络,实时掌握社会组织日常活动开展情况。2017年,诸暨市被确定为浙江省唯一的社会组织党建综合监测区。

    4、关于基层社会治理的思考

        道德是良治善治的基石,德治是基层社会治理的基础。德治的根本,在于社会各阶层有共同的价值标准、价值认同和价值追求。加强德治建设,提升德治水平是新时代“枫桥经验”创新发展的题中之义。近年来,诸暨市在基层社会治理中注重发挥德治作用,把以文化人、以德润心作为最基本的实践路径,重构乡土道德,醇化民风民俗,不断增强社会治理的道德底蕴,以德治推动法治和自治,充分发挥德治净化风气、凝聚人心、预防矛盾、排解民忧的突出作用,为新时代社会治理提供了鲜活样板。

        基层社会治理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动和依靠群众是“枫桥精神”的核心要义。新时期社会治理必须以群众为主体,推动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充分调动起各社会治理主体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建立起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目前,诸暨有6495名网格员、1396名人民调解志愿者、2700多家社会组织、970余名乡贤,活跃在社会管理、纠纷化解、公益服务、帮扶带动等领域。在诸暨,群众已成为社会治理的主要力量,他们在登台亮相、扮演主角的过程中实现了自身素养和基层治理水平的双提升,并成为社会治理的建设者、创造者和受益者。

        基层社会治理必须注重党建引领。基层党组织是党在社会基层组织中的战斗堡垒,基层社会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强化基层党组织的核心作用。目前,诸暨全市有登记和备案的社会组织2700多家,有志愿服务人员6.5万多名。近年来,诸暨积极探索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新机制,通过建立社会组织组织力指数动态评价机制,创建社会组织党建云平台等,加强了对各类社会组织的监管,使社会组织的发展由“自转”变为“公转”,实现了政府治理和社会力量的良性互动共赢。

        基层社会治理要着力提升智能化水平。大数据、物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发展,为基层社会治理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支持。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下,诸暨不断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推动以“浙江省平安建设信息系统”为主的各类网络平台和“网格化管理、组团式服务”两网深度融合,围绕“互联网+”矛盾化解、公共安全、执法司法、公共服务、基层自治、网格管理等重点领域,在建设模式、应用模式和服务模式上积极探索,释放了“互联网+”在社会治理领域的新动力。调研组也发现,个别职能部门囿于数据“小农意识”、缺乏大数据思维等因素,没有实现信息和数据共联共享,“数据壁垒”问题有待进一步解决。

    链接

    枫桥经验

        20世纪60年代初,浙江诸暨枫桥镇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1963年,毛泽东同志批示“要各地仿效,经过试点,推广去做”。“枫桥经验”由此成为全国政法战线的一面旗帜。枫桥经验的基本内涵和精神实质是发挥政治优势,相信依靠群众,加强基层基础,就地解决问题,减少消极因素,实现和谐平安。

        (作者:光明日报调研组 调研组成员:李春林、严红枫、沈耀峰、陆健、马姗姗、俞燕、徐学峰)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