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8年07月10日 星期二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

    ——邹勇松的毕业歌

    作者:本报记者 唐湘岳 本报通讯员 潘枝花 《光明日报》( 2018年07月10日 08版)

        扫描二维码 观看微视频

        【毕业季·留住感动】

        “不知道长沙理工大学会不会是我求学生涯的最后一站,但这里肯定是我求学生涯最重要的一站。”进入七月份,长沙理工大学研究生邹勇松的毕业季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入学以来的一幕幕又涌上了他的心头。此时此刻,他最割舍不下的就是那些关心过他的同学和老师,他最想唱的就是那首歌:“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

        让我们一起听听邹勇松心中的歌。

    导师如父

        在实习的日子,我和我的研究生导师董国华分隔在城市的一南一北,但只要我有问题,老师无论多忙,都会在下班后跨越30公里的距离,来到我的住处和我探讨,往往到很晚才回家,甚至没有顾得上吃晚饭。

        学术上是导师,生活上像父亲。我遇到困难,他有求必应。去年6月,我被诊断为肾炎终末期(尿毒症),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接到消息,正忙于工作的董老师立刻跟师母来到了医院一起安慰我。那一刻,导师和师母在我心里,就像父亲母亲,让我感到温暖、安定。老师回去后每天四处奔波,打听相关专家,比对透析方案、医疗费用、药品来源等。我选择腹膜透析后,他又想方设法帮我联系买药的厂家。

        三年时光,董老师在我身上倾注了太多心血,不善言辞的我很少向他表达感激,他也从不在意这些,但导师的恩情在我心中重若千金。我只想好好地、平安地活着,在科研上做出更多的成果,毕业后还能够每年去看望他。毕业在即,我想为他唱起这首《父亲》:“我是你的骄傲吗?还在为我担心吗?你牵挂的孩子,长大啦……”

    我的辅导员姐姐

        大学里,和我们关系最亲的是辅导员。我们的辅导员是易亭亭老师。由于比我们年长不了几岁,我们都亲切地叫她“亭姐”。不管多忙,不管多晚,只要有事找她,她都会耐心而又温柔地接听电话,然后给我们解决问题。

        在得知我生病后,亭姐很着急,她的孩子不满一岁,为了我,她牺牲了很多照顾孩子的时间。

        去年夏天,我住院不久,亭姐跟学院领导提着水果来看我,看着亭姐脸上难受又强做笑容的表情,我知道他们是多么地担心我。

        回学校之后,亭姐知道我医药费缺口很大,立马就在学院给我组织捐款,筹集了近8000元善款。

        我想在即将毕业的时刻,将《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这首歌送给我们的亭姐:在你坚实的肩膀上我变得坚韧强壮,你的鼓励使我超越了自我。

    新同学,老朋友

        说说李平。她是我们隔壁村的姑娘,我们在高中时是同桌。我们学习上一起勉励,生活中相互关心,谁也不落下对方。

        大学我考到了广东石油化工学院,李平去了吉首大学。2015年,我们一起考进了长沙理工大学计通学院读研深造。老同学,老朋友,又成了新同学。而且还在一个实验室,工作桌相邻。我们时常一起学习,一起吃饭,相互调侃,回忆高中趣事。

        去年6月,我告诉她我住院了,情况严重。半晌,她缓缓地说,没事,会好的,一字一顿,分明带着哽咽。

        住院的那一个月里,她时常过来,每次都带着我爱吃的葡萄,还有一小束鲜花。她总说,希望我的生命永远像“满天星”那样繁盛。

        这一次,我们是真的毕业了,但是我们的同桌情永不褪色。我想为她唱一首《同桌的你》,希望她收获自己的幸福。

        (本报记者 唐湘岳 本报通讯员 潘枝花)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