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向阳 无畏绽放-光明日报-光明网
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8年06月03日 星期日

    心若向阳 无畏绽放

    ——共产党员、长沙理工大学研究生邹勇松的故事

    作者:本报记者 唐湘岳 本报通讯员 潘枝花 《光明日报》( 2018年06月03日 01版)

        3月21日,邹勇松拿到了中国专利局颁发的新型专利授权通知书:“共享打印机”。近两年,他申请授权的专利和软件著作权已达6项。邹勇松是长沙理工大学计算机与通信工程学院15级研究生,出身贫寒的他自幼患有肾炎,现已进入终末期。采访邹勇松的几个月,记者反复回味着这位每天用4次透析维持生命的青年展示出的人生态度——心若向阳,无畏绽放。

    风中帐篷撑起生命渴望

        十五楼露天阳台的帐篷里,邹勇松在给自己做透析。阳台外,北风呼啸,仿佛要把小小的帐篷撕碎。2月10日中午,记者第一次在长沙市四方坪的出租屋见到邹勇松,就被这景象震撼了。

        用加温箱加热透析液、紫外线灯消毒、在帐篷里透析。每隔几小时,邹勇松要置换一次透析液,以排出体内毒素。一袋两公斤透析液导入体内,若不小心让空气进去,浑身骨头就会剧痛。帐篷里的他打着喷嚏。长沙此时气温只有3摄氏度。

        2017年6月手术以来,邹勇松在没有亲人陪护的情况下,每天给自己做4次透析。至今,已1000余次。

        邹勇松出生在湖南省新化县芦茅村一个农民家庭,自幼患肾炎。为挣钱给邹勇松治病,父母、哥哥和姐姐相继离家前往广东打工。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肾源,他将一直靠腹透维持生命。

        “爸,妈,最近病情恶化很快,肌酐已经700多了,喘不过气,说话都没力气……儿时最多的记忆就是你们的肩膀,背着我走过多少路,跨过多少山,挨了多少饿。我曾想,等毕业了就有能力让你们过一个快乐幸福的晚年。可是天不遂人愿。如果有来生,再做你们的儿子,报答今生的养育之恩。——您的儿子邹勇松,2017年5月2日晚”

        邹勇松把这份遗书藏在枕头下,每天睡前掏出来瞧一眼。“有一天,我听见爸妈在病房外说话,‘只要他活着,再怎么难,也要治’。我当时就哭了。亲人都没有放弃,我怎么能放弃?我还有那么多事要做,必须努力活下去”,邹勇松说。

        研二时,邹勇松提前完成毕业论文,目前在一所高校无人驾驶研究所实习。7时起床做第一轮透析,半小时后出门,路上买个早餐,边吃边走到单位工作。12时下班回家做第二轮透析。午饭是前一天做好的,热一热便吃。14时出门上班。傍晚去菜市场买点菜回家,把饭菜准备好,便开始第三轮透析。透析结束,吃完饭继续科研。23时睡觉前再透析一次——这便是邹勇松一天的生活。

        农历腊月二十七,邹勇松的父母从广东提前回来陪儿子过年,一进门就看到墙边一大堆纸盒子——那是儿子几个月来的透析液包装盒。

        透析液是每个月在药店买好送货上门的。一次15箱,每箱8袋,每袋34元。这对邹勇松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用工作赚的钱维持生活和医药费。

        邹勇松拆开一盒透析液,慢慢将纸盒推平,告诉爸妈:“废纸盒可以卖钱呢。”

        儿子又要透析了,母亲关心地问:“为什么不把帐篷放在屋里,暖和一些啊?”

        “这房子是合租的,我只有一小单间,放客厅会影响别人。”邹勇松回答。

        开饭啦!昏暗的灯光下,一碗鱼、一碗青菜炒肉。邹勇松和爸爸妈妈,一家三口吃着团圆饭。

        寒风呼啸,吹不走生命渴望,吹不淡浓浓亲情。

    梦想之花在绝境中绽放

        病床上的邹勇松形容枯槁,刚动完手术,腹部插着一根透析导管,手里却拿着手机一直写着什么。见有同学来,邹勇松微笑相迎。

        邹勇松的同学和老师给记者描绘着这一幕。“很震惊,病成那样,居然还在搞科研!勇松一直笑着说话,我们心里却在流泪。”同学刘奕岑说。

        住院期间,邹勇松坚持用手机写专利和软件著作权的申请材料。

        读研以来,邹勇松先后获研究生数模竞赛省级二等奖、国家级三等奖及国家奖学金。他专注于各种发明,2016年3月申请的专利——“一种紧急救助处理办法”,旨在最短时间内提供给求助者最优选择。如有人受伤需要救治,系统会根据用户位置信息,将周边医院由近及远进行排序,求助者可根据反馈信息进行自由选择,并联系意向医院前来救援。既提高救援效率,又满足求助者的自主选择需求。

        邹勇松的研究方向是多传感器融合定位。住院时他改进了软件包算法,写出了激光雷达自建实时电子地图和多源融合定位系统软件。

        “多源融合定位,可以提高无人驾驶定位的精准度”,邹勇松解释。在此基础上,诞生了另一项发明专利——智能机器人的导航方法和导航系统。

        邹勇松说,卫星定位系统可能会受环境或天气影响导致信号丢失,所以通常利用轮速或者惯性导航获取车辆的瞬时位移增量来推算轨迹,从而辅助GPS定位。但是,用惯性数据推算轨迹存在一个弊端,即误差会随着时间推移而累加。因此他研究通过在无人车辆上安装多类传感器实现优势互补,采用数据融合算法实现更高精度的定位。

        病床束缚不了思维的翅膀。

        “共享打印机”的构想源自微信照片打印机。手术后20多天邹勇松回到出租屋休养。他的“共享打印机”创意文本已经成型,开始实物创制。他网购了二手打印机、二手电脑、二维码扫描仪,再买来手机卡和网卡,请研究室同事设计打印机外壳包装。接着,注册门户网站“印了么”(www.mefack.com)购买虚拟主机,进行软件编码。

        这个发明可以克服传统打印的弊端,邹勇松说:“很便捷,用户只需在网站上注册一个账号,将要打印的文件上传,点击系统生成二维码,保存在手机里,然后对准打印机上的二维码扫码口,就可打印出文件了。”

        2017年8月,邹勇松提交了“共享打印机”实用新型专利授权申请;9月,提交“智能机器人的导航方法与导航系统”发明专利授权申请,以及“多源融合定位系统”“激光雷达自建实时地图软件”“自动打印机软件”等3项软件著作权。

        为什么自己在家做腹膜透析而不选择报销比例更高的血液透析呢?

        邹勇松解释:“血透每2~3天要去医院做一次,一次要4个小时,意味着我出院后每隔两三天就要去医院,肯定会耽误工作。如果不能按计划做我的发明,那我活着才是真痛苦。”

        “那天晚上去病房看勇松,他在看一本Java专业书。一个身患尿毒症穿着白色病服的男同学,瘦得只剩皮包骨,打着点滴,却还在认真看书。床头是同学送的鲜花……这一幕让我难忘。梦想的花在绝境中也会盛放,那健康的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奋斗?!”同学胡继启感慨。

    共享打印输出人间真情

        3月5日,长沙理工大学云塘校区理科楼B区大厅。

        “看到楼下多了个打印机,我们还以为跟旁边的自助售货机一样,是扫码付款,一试,竟然不要钱”,一个学生告诉记者,“后来才知道,这是我们学院邹勇松的发明,无偿为同学服务,真是个活雷锋。”

        打印机出了故障,有同学在邹勇松创建的“印了么”QQ交流群反馈信息。

        邹勇松闻讯匆匆赶来,打开打印机外箱,发现纸槽空了。他卸下书包,掏出一包A4打印纸装好,将手机上的一个二维码对准扫码仪,在屏幕上点击确认,“滋滋”几声,文件就打印出来了。

        班长胡检华透露一个秘密:“打印机自2017年11月投入使用到现在,人气并不高,总用户不到百来名。班上同学得知勇松的共享打印机是他自费购买原材料、无偿提供给大家使用,就都犹豫不用了。勇松问我:是哪里做得不好吗?照理说免费打印使用的人应该很多才对。他不知道,正是因为他不收费,连打印纸和墨盒都是他自费提供,我们不忍心用啊。”

        说到奉献,成文叶回忆:“我和勇松是高中同学。他常常请假没来上课,可成绩很好。我们有难题,他总是耐心讲解。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每天早上第一个到教室开门,放学最后一个离开。冬日早晨,他总会从家里提来一个大保温瓶,将热水分给同学们喝。直到班主任组织募捐,我们才知道,勇松原来是一个病人。”

        在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读本科时,邹勇松担任辅导员助理,每逢周末随“青志盟”开展“爱心包裹”行动(去邮局为山区孩童寄送文具、衣服);在长沙理工大学读研期间将科研与关注民生结合:看到新闻里有救护车因交通堵塞没能及时赶到现场,导致病人去世,他便创制出“一种紧急救助方法”的发明专利。

        “最需要别人帮助的人,却是帮助别人最多的人”,辅导员易亭亭评价。团支书王建新说,“研究生会的工作总能积极完成好,平时同学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他随叫随到”。

        邹勇松却说:“比起别人的帮助,我做得微不足道。芦茅小学康景贤校长不因我重症而拒收,亲自安排入学;中学班主任李洪佩老师为我申请各种补助和减免学费;大学时,一位退休教授通过学校资助中心每月支持我360元生活费,毕业时我想办法找到他,他依然不告知名字。他教导我:‘不必惦记着给我回报,你有作为就是最好的回报’;读研后导师董国华教授无微不至关心我,帮我筹集治病经费,联系肾源。我虽不幸,却有幸遇到这么多关心帮助我的人。父母也从小教育我要多帮助他人。他们外出打工,把老家的房子主动无偿让给村里没房子的康立闲伯伯夫妇住着,已有10年了。”

        “我是2013年12月3日,大三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誓词对我来说,最核心的是‘奋斗终身’4个字!我的生命会比一般人短,我的终身也许只是别人的半辈子,所以我更珍惜时光。我的梦想是当科学家,如果能让社会进步,能改善人们的生活,哪怕提供很小的便利,我都心满意足,没白来世界一趟。泰戈尔有句诗:‘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我把它记在了本子上。不过做了一处改动,把‘要我’变成了‘我要’——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本报记者 唐湘岳 本报通讯员 潘枝花)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