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8年03月23日 星期五

    陶鹰鼎

    作者: 《光明日报》( 2018年03月23日 10版)

      陶鹰鼎 冯玥摄/光明图片

      【《如果国宝会说话》解说词摘登】

        陶,出于土,而炼就生活。它需要摔,需要捏,需要烧。制陶如塑人,在经过这些磨难之后,陶土便成了器,完成涅槃,变成神态各异的样子。而它——陶鹰鼎则是中国远古陶器中最特别的一个。

        它是六千年前,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的陶塑。仰韶文化以彩陶为最重要特色,器物多是生活用品,陶鹰鼎是唯一一件以鸟类为造型的。

        它当初是做什么用的?——是盛水?储粮?还是祭祀?又为什么要把它做成鸟的样子?正因为它的唯一性,缺乏参考,所以这些问题还在吸引着研究者去探究。但可以肯定的是,陶鹰鼎显示着六千年前,中国人的生活器具中,实用性与造型性已经可以达到非常美妙的融合。

        六千年过去了,陶鹰鼎的制作地点、方式、方法、制作周期、烧制细节,都已经无据可考了。现代的制陶者,也只能靠着图片和想象,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去赋予它新的生命。

        这是一只有着胖胖腿的鹰,尾巴又和两只前爪巧妙地构成了鼎的三足。鹰的胸部和身体占鼎身的主要部分,内容即胸怀。陶鹰鼎的造型,带着上古的气息,也带着中原质朴的民风。但更神奇的是,它除了上古的王者之气,又同时显示出另一种很现代的气质,用当下的话说,就是“萌萌哒”。在这个层面,陶鹰鼎又可谓古典与现代的美妙融合。六千年前的造型艺术精湛至此,令人不禁赞叹。

        捧着陶鹰鼎,就捧起一抔六千年的泥土,也捧起一抔中华文明起源的泉水。

        陶,是时间的艺术。泥土太干则裂,太湿则塌。为了成就一件完美的陶器,匠人们需要等,等土干、等火旺、等陶凉。今天的我们,总感叹生活太快,时间不够用时,六千年前,古人就已经教给我们,如何与时间融合,如何与时间不较劲。

        假如陶鹰鼎会说话,它也许会告诉我们六千年前,它在熔炉内外的日日夜夜吧。今天,它就珍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示着天工造化,展示着巧技神思,也展示着属于它自己的“肌肉萌”。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