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8年03月19日 星期一

    扎根基层展才华 深入群众幸福来

    ——8名大学生村官代表眼里的乡村振兴

    作者:本报记者 吴晓杰 徐畅 陈慧娟 靳昊 邓晖 《光明日报》( 2018年03月19日 04版)

        3月11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全体大会前,8名大学生村官代表终于碰面了。此前,他们分散在各个代表团,忙得不可开交。

        只有在会议间隙,他们才会点开微信,在群里交流履职心得,约个时间照张合影。合影的那天上午,这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80、90后代表,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广场上,握手、拥抱、合影,笑得很开心。笑容齐齐地攒在一张小小的相片上,青春早已在祖国广袤的田野上飞扬。

    “为农村注入新血液”

        连任两届全国人大代表,1988年出生的王玲娜是广东代表团最年轻的。2010年大学毕业,王玲娜一脚踏进了广东揭西山村里,成了凤江镇凤北村村主任助理,一干就是7年。她的出发点很简单:“大学生村官能为农村注入新血液。”

        一腔热血扎进农村后,才发现与想象的不一样。千头万绪,遇到事经常就“一下子懵了”。“那时真不知道应该从何下手、如何解决才能让老百姓满意。”王玲娜说,没有其他捷径,唯有学习再学习,耐心再耐心。忙活了一年多,她才一一捋顺思路,做事也开始得心应手。

        哈萨克族热依扎·巴合道列提代表一直记着那一天。

        2012年4月16日,新疆吉木乃县组织部来萨尔乌楞村检查工作。刚到村里4个月的她,工作不熟悉,情况没摸透,一问三不知,当场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那天夜里,她哭了一场,思前想后,下定了决心,“干什么,就要好好干”。3个月的时间里,她到处问、到处学,有了想法就去干。到了7月,组织部又来检查,吃了一惊,村里的各项工作完全改变了。“我们就在县里出名了。从这天开始,我就变得自信了。”热依扎·巴合道列提说。

        组织上信任,村里人也喜欢这个自信的小妮子,有什么疑难事都爱来找她商量。2016年,村里换届,她以99%的高票当选,村支书、村主任一肩挑。

        责任更重了,也让她想得更远。萨尔乌楞村是中哈边境第一村,旅游资源丰厚,2016年全村脱贫,家家户户都有了漂亮的房子。热依扎·巴合道列提却不敢松懈,一点一滴搞起了庭院经济,打造旅游村,想的是让村里人“不光靠国家政策,还能靠自己挣钱”。

        李洪亮代表不到30岁,表情严肃,皮肤黝黑,笑起来格外爽朗。2012年大学毕业后,来到江西九江涌塘村当起了大学生村官。起初,村民根本不买这个“学生娃”的账,表面客客气气,遇到事了不找他。这个农村娃用起了笨办法,一双脚、一张嘴、一支笔,上门入户,跑遍全村14个小组425户。谁家有烦事难事,记在日志上,一条一条努着劲儿解决。没多久,“小李”就叫开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叫你小李,那是把你当自家人。”

        更大的挑战在后头。修干渠征地,村民魏安淼想不开,拼命阻拦。眼见着田里的秧苗旱着,李洪亮只好一次次往魏家跑,拉家常,搭手干农活。连去了11天,魏安淼终于点头:“你一个外地人,为了我们村里的事这么操心,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支持你呢?修吧!”

        苦战了几个月,800多米的干渠全部修通。看到一渠清水,李洪亮笑了,“只要与村民的心相通了,渠道自然能够畅通”。

    “戏好要靠唱戏人”

        一开始,这些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民,根本不信这个小丫头能从地里刨出“金子”。等到第一个草莓大棚开始盈利,他们这才打消疑虑,一心跟着她闯。

        王萌萌,85后,2013年来到安徽定远西孔村。她的名号一年一年变化,从“小丫头”到“王书记”再到今年的“王代表”,不变的是那颗干事的心。

        西孔村是镇上出了名的落后村,580户中贫困户就有105户。种地收益低,村民农闲就出去打零工。跑了一遍所有村组,王萌萌发现村里地势平、地力肥,高速路还从村边过,非常适合发展特色农业、观光农业。于是,她先带头“试水”,筹来资金建起了草莓园。第一年10万元打了“水漂”,没放弃,第二年就盈利了,村民纷纷入了行,跟着富起来。

        地还是那些地,发展的还是农业,思路稍稍一转天地宽。如今,村里建成200亩草莓园、50亩果蔬园、200亩葡萄园,为周边农户提供4000亩左右的优质水稻秧苗。“一年四季都有花开,一年四季都有果蔬。”王萌萌心里描绘的美好乡村图景,如今真的实现了。

        怎样才能将芒果卖个好价钱呢?这几年,海南陵水黎族自治县母爸村党总支书记陈飘代表为此费尽了脑子。

        母爸村的优势种植作物是芒果。但是,有特色却不高效。卖给小商贩,卖不上价钱;小门小户分散种植,品质又参差不齐。怎么办?先一锹一锹修好了水渠,再马不停蹄注册芒果商标,联系电商搞起了线上销售,再引进专业合作社,对芒果种植全过程进行标准化管理,接下来还要发展芒果采摘游……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打出了母爸村芒果的名声,价格上去了,村民腰包也鼓了起来。陈飘并不“飘”,只是不满足,四处“讨经”,替农民谋点子、找出路。

        3月5日,陈飘听完海南玫瑰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杨莹代表的发言,就一直想着“讨经”。3月7日,他抓住机会带着笔记本,和杨莹探讨起玫瑰产业是否能在母爸村落地生根。

        新疆和田地区墨玉县萨依巴格乡康帕村党支部书记艾克拜尔·麦提那斯尔代表,2011年当选为村里的支部书记,那年他才21岁。从2012年开始,他每年都给自己定一个目标:一年必须干一件大事。一年一年干下来,到2017年,村里人均收入7200元,是2012年的近3倍。

        他想好了,今年年底就要完成脱贫攻坚,169户贫困户,一个不落。

        现在,去年下半年定下的项目已经启动,要开工了,村里人一天一个电话,就问他什么时候回去。“他们需要我。”艾克拜尔说。

        湖南张家界市慈利县零溪镇象鼻嘴村党总支副书记向伟艺代表,在一份有关乡村振兴的简报上,标注了重点线:“看,说得多好。‘戏好要靠唱戏人。人走了,村空了,地闲了,乡村振兴就是一句空话’。”

    “人生道路会因为去了农村而越走越宽”

        3月8日,湖南代表团开放日。秦玥飞代表发言,句句离不开“乡村振兴”:要扶持小农户;大力发展农业专业合作社;要有坚强有力的基层组织和好的带头人。

        这位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头顶“最美村官”“感动中国人物”诸多头衔的年轻代表此时格外谦逊。扎根农村7年多,他从头到尾几乎“换”了个遍——皮鞋变成解放鞋,西装换成T恤衫,苍白的脸晒成了古铜色,甚至耳朵还别上了烟卷——与生俱来的理性与谦逊,却没有变。

        他对自己没有过多着墨,反而介绍起他的那些同行们——黑土麦田扶贫创客,仅在湘西花垣县,就有50名清华、北大、复旦和哈佛、剑桥等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扎根贫困村,他们和农户同吃同住,和返乡青年、退伍军人一起带领贫困户开办农民专业合作社,帮助贫困户脱贫。

        向伟艺是“城里娃”。3年的村官生涯,收获硕果的同时,也让他感悟颇多:要强化乡村振兴的人才支撑,把人力资源开发放在首要位置,让愿意留在乡村、建设家乡的人留得安心,让愿意上山下乡、回报乡村的人更有信心,激励各类人才在农村广阔天地大施所能、大展才华、大显身手,打造一支强大的乡村振兴人才队伍。“‘安心’‘信心’很重要。”他最后说。

        3月8日那天下午,秦玥飞最后说:“从事农村工作不是一种牺牲,而是一件很充实很时尚很酷的事,在投身乡村振兴的同时,你自己的人生道路也会因为你去了农村而越走越宽。”

        (本报北京3月18日电 本报记者 吴晓杰、徐畅、陈慧娟、靳昊、邓晖)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