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8年03月02日 星期五

    让孩子多睡一会儿,吃上一顿丰盛早餐再上学——

    浙江实施小学“推迟上学”引关注

    作者:本报记者 陆健 《光明日报》( 2018年03月02日 08版)

        小学生要保证10小时睡眠时间,这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如今在升学压力下这似乎越来越成为一种奢望。为了“拯救”孩子们的睡眠,浙江省教育厅日前发布指导意见,要求全省范围内各小学早上推迟上学时间,小学一、二年级学生上午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时,上课时间不得早于8时30分,确保小学生每天有10小时的睡眠时间。据悉,在浙江全省范围内指导实施推迟上学,在全国尚属首例。此举一出迅速引发社会各界热议,受到普遍欢迎和好评。

    让小学生“睡饱吃好”呼声强烈

        “小学生比上班族还辛苦!”这是不少家长的共同心声。未成年人如果睡不好,也就谈不上体质有多好。近年来,我国中小学生普遍性的睡眠不足引起社会担忧。上海交通大学、美国西北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进行合作研究,调查了中国8个城市55所小学20778名五、六年级学生的睡眠情况,发现37.96%的学生每天睡眠时间不足9小时,64.44%的学生白天打瞌睡。

        小学生正处于生长发育的关键期。脑科学研究表明,睡饱、吃好对这一阶段孩子的大脑发育至关重要。2016年浙江省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监测结果显示,睡眠在浙江省学生发展指数中较低,在被调查的四年级学生中,只有54.1%的学生每天睡眠时间达到9小时及以上。

        由于上学时间早,很多学生无法在家好好享用早餐,尤其是家离学校较远的学生,早餐往往在摊点上甚至是在路上匆忙解决,早餐的量和营养摄入都不能保证。

        小学“推迟上学”,表面上看是让孩子们多睡一会儿,其实是一项关键性的减负举措。在该省教育厅前期组织的调研过程中,多数小学家长对推迟上学有强烈的期盼,各地教育行政部门、交警部门负责人、学生、教师、校长代表等各方对小学早上推迟上学的做法普遍表示赞同和欢迎。

        “推迟学生到校时间的目的是促进学生健康成长,教育部门决策的出发点就是坚持以生为本育人理念、遵循教育教学规律和学生成长规律。”浙江省教育厅基教处副处长朱国清说,此举能促进学生身心健康,提高学习效率。

    试点学校试出了“真经”

        杭州市拱墅区和睦小学四(1)班学生吕宸宇住得离校比较远,每天早上6点半就要起床,早饭随便吃几口就得出门。“上学期开学到校时间延后半小时,孩子早上能多睡会儿,也能安心吃顿早饭,我们送孩子也不匆忙了。”吕宸宇的妈妈高兴地对记者说。

        由于城中村改造,和睦小学很大一部分学生搬了家,上学路途比以前远。“延迟上学时间,至少能让孩子安心在家吃顿早饭,不用在路边摊草草解决。”校长王威说。

        2017年9月,杭州市拱墅区率先在5所小学试点“推迟上学”。“这项改革就是希望学生能多睡一点时间、吃一顿丰盛早餐,以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到学习生活中去。”拱墅区教育局局长赵群筠表示。试点3个月之后,5所学校的反馈情况不错,学生在校门口吃早饭的现象没有了,孩子的情绪积极了。从12月4日起推广到该区其他小学。

        早在2012年2月,宁波市率先在城区小学一年级中推行上学时间弹性制,此后全市推行弹性上学制,规定小学一年级学生可在8∶00至8∶40之间到校。该市教育局基础教育处负责人表示:“虽然有规定,但我们不搞‘一刀切’,具体到校时间由学校根据学生家庭实际和季节变化灵活调整。”

        对于提早到校的孩子,宁波市试点年级周课时总量保持不变。在弹性上学的这段时间里,学校要安排好班级管理工作,并因校制宜组织开展经典诵读、体艺游戏、讲故事等丰富多彩的幼小衔接活动,注重学生兴趣培养、学习和行为习惯的养成。

        “学生负担重、睡眠不足的情况确实客观存在,调整到校时间在这方面有积极意义。”杭州市文一街小学校长潘国根说。

        对于这项政策,有一些家长有异议,一是这项调整对于缓解交通压力不见得有什么作用。二是一些路远的家长自己也是8点半上班,这个时间送孩子确实困难。针对这些问题,浙江试点学校也琢磨出了一整套应对办法:开设绿色通道,对有特殊原因必须提前到校的孩子,允许他们提前进学校,看书或自修,并由值日老师统一管理。

        也有不少家长担心放学时间太迟,会和接下来的安排冲突。关于这点,试点学校的做法是把多出来的30分钟,从每天的6节课里减去,也就是原本一节课40分钟,现在缩短为35分钟。

    “推迟上学”倒逼学校改变惯性思维

        事实上,在杭州新华实验小学,每节课35分钟已经实行好几年了。“实践证明,减少课时对孩子学习完全没有影响。”校长闫学说。

        至于课堂教学减少5分钟,有研究表明,孩子的有效注意力一般在20分钟,年龄越小注意力保持时间越短,有效注意在课堂教学开始时效果是最好的。同时,教师通过减少无效时间,提高教学效率,保证教学质量。

        “老师的上班时间没变,但时间表调整后一节课从40分钟变成35分钟,这就倒逼学校改变惯性思维,有针对性开展课程改革,需要教师从提高课堂效率着手,最大限度整合教材,按时保质保量完成教学任务,实现学生学力的最优化,真正实现轻负高质。”浙江省教研室副主任滕春友说。

        为此,浙江省教育厅提出,要求学校要合理安排上午和下午课时。在保证国家规定的教学时间总量的同时,借鉴宁波、拱墅、江山等地推迟上学的做法,小学上午可安排4个课时或3个课时,每课时教学时间可40分钟或35分钟,也可“长短课”相结合。

        在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孙德芳教授看来,小学推迟上学时间释放出的减负理念,相比实措更有意义。他希望以此为突破口,建立“为小学生减负是民生”的理念,统筹各种资源力量让小学生的学习生活慢下来,通过供给更多优质教育资源遏制基础教育领域的恶性竞争,形成一个宽松愉悦有利孩子们健康成长的舒适环境。

        (本报记者 陆健)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