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是“网络性”而不是“文学性”-光明日报-光明网
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7年12月25日 星期一

    重点是“网络性”而不是“文学性”

    ——如何构建网络文学评价体系

    作者:庄庸 王秀庭 《光明日报》( 2017年12月25日 16版)

        网络文学迎来快速发展机遇期,但也面临挑战与压力。构建网络文学评价体系,不能只把传统文学评论与批评体系,或者西方类型文学与文化理论的概念体系,强行照搬过来,以此观察、研判和分析当下中国正在兴起的网络文学以及各种网络文艺领域的创作实践、创新风潮和发展趋势。而应该立足于网络文学等新文艺领域自身所经验和想象的世界,去提炼、总结和生成属于网络文艺发展实际的话语、概念和评价体系。

        需要明确的是,网络文学研究的重点,并不是要分析“文学性”,而是“网络性”。

        当我们沿袭传统文学理论批评模式以及运用西方概念话语体系,来进行网络文学评论时,会特别强调“文学性”,侧重于作品作家、文化现象和社会背景的分析。事实上,网络文学评论的侧重点,应该是“网络性”。因为它的文本、作家、潮流与现象,是嵌入互联网“屏阅读时代”的新文学生产机制中的,并且随着从桌面电脑屏到移动互联网的智能手机屏而不断变化。传统平面阅读单向度的文本作家分析,已经被屏阅读互联式的“网络性”所替代。这意味着理论与批评的坐标体系需要重建。

        网络文学是一个动态的、并嵌入更大的互联网系统中的小系统。互联网正在发生重大变革,如移动互联网大潮席卷,互联网用户向移动终端迁徙,世界更平,边界越来越模糊,互联网对全部行业的大渗透在重塑新边界,动漫手游影视产业、智能硬件、互联网金融、在线旅游等,这些对网络文学行业的渗透和影响正在不断的碰撞和融合中,重塑着网络文学的边界。

        现在的网络文学研究有两个非常典型的现象。一个是传统或学院派的研究者经常进不了“场”,常在“外围”打转,并且习惯于用传统文学理论批评体系特别是西方理论话语体系来“裁剪网络文学的作品和审美”。他们在用传统文学理论特别是西方理论的话语和概念体系,对网络文学作品进行批评,难免产生“隔墙看花”“绕着围墙兜圈子”之嫌。另外一个是那种从“网络”之中生长出来的批评和分析,无法体系化与科学化,并且对外界充满抵触。这在主观和客观上都阻碍了与外界的交锋与交流、吸纳与融合,从而影响了网络文学评价体系的构建。

        当前,亟待立足网络文学发展现实,借鉴并融合传统文学理论体系和西方话语体系,建构一个既具内生性又具有丰富成长性的网络文学评价体系。这需要跨越纯文学和网络小说、通俗文学与严肃文学、虚构文学和非虚构文学等之间的界限,也必须要跨越文学与非文学、文学评论与其他社会学科理论之间的界限,采用一种跨界的“系统论”“生态学”研究方法,来观察和研究这样一种“新的文学”评价体系的诞生。

        面对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新形势和大力发展网络文艺的新机遇,网络文学要实现有序发展面临新挑战。应该从网络文学“既成事实”出发,构建起网络文学的新价值评判体系。要扎根于网络文学与新文艺的“场”中央,捕捉、提炼和总结那些新经验、新理念,跨界重建一个全新的评价体系,倒逼传统文学理论与价值评判体系的变革和创新。网络文学研究要把这种新文艺生产场内的新经验、新理念和新逻辑加以提炼与总结,将它表达出来,贡献并参与到新时代社会主义文艺的建设之中,使之成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唯其如此,才能直面中国网络文学庞大的创作实践、创新风潮、重大理论问题,以“在场的亲历、见证与创造历史”为基点,“跨越一切边界”,并在文艺边界重塑中,构建起属于网络文学特有风格和固有特色的评价体系。

        (作者:庄庸 王秀庭)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