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千古佳话“朱张会讲”

    作者:本报记者 禹爱华 龙军 《光明日报》( 2017年11月14日 12版)
    位于岳麓书院崇道祠的朱张会讲塑像。
    岳麓书院讲堂,当年朱熹、张栻在此论道。
    位于岳麓书院的张栻像。

        【中华文化溯源·岳麓书院】

     

        11月4日,“张栻朱熹与儒家会讲传统——纪念朱张会讲8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开幕,来自美国、德国、日本和中国大陆及台湾地区的70余名专家学者赴会。

     

        公元1167年,理学家朱熹不远千里,偕弟子从福建崇安来到长沙,与岳麓书院主教张栻讲学论道两月有余,留下了千古佳话——“朱张会讲”,开创了中国书院史上不同学派之间会讲的先河,在中国学术思想史上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山长张栻

     

        岳麓书院山长张栻,是南宋时期的理学家,与当时思想家朱熹、吕祖谦讲学为友,史称“东南三贤”。张栻又是教育家,南宋乾道元年主教岳麓、城南两大书院,达八年之久。

     

        他对岳麓书院怀有深厚的感情,曾自述说:“为爱其山川之胜,栋宇之安,徘徊不忍去,以为会友讲习,诚莫此地宜也。”

     

        在他主教下,岳麓书院人文荟萃。其后,岳麓书院虽兴废无常,但后学溯先贤之教思,莫不流连慨慕。对于张栻主教岳麓的贡献和业绩,自宋以来,史家屡有称道。

     

        朱熹在《委教授措置岳麓书院牒》中记载:“故前帅枢密忠肃刘公,特因旧基,复刷新馆,延请故本司侍讲张公(栻)往来其间,使四方来学之士,得以传道授业解惑焉。此意甚远,非世俗常见所到也。”陈傅良在《重修岳麓书院记》中记载:“某尝获侍讲张先生(栻)所为记,及于治心修身之要,湖湘之后亦既知所指归。”

     

        至元代,理学家吴澄在《岳麓书院重修记》中叙述朱熹、张栻会讲岳麓事时说:“自此之后,岳麓之为书院,非前之岳麓矣,地以人而重也。”

     

        张栻在教育和学术上的影响,居岳麓书院历届山长之首。虽然在张栻之后,岳麓书院不断发展,历千年不衰,然若追根溯源,诚如吴澄所说:“岂不以先生经始之功不可以废而莫之续也乎!”

     

        特别是张栻渊源濂洛,危微嗣续,坐皋比而授经,在岳麓书院奠定了在理学阵营中颇具特色的湖湘学派规模,更是对湖湘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湖南大学历史学教授陈谷嘉在其主编的《岳麓书院名人传》中评论张栻:“湖湘学重经世致用,爱国传统千年相继,学术昌明于世,影响至今,张栻确有经始之功。”

     

    朱张会讲

     

        “朱张会讲”是中国学术史上的一件大事。

     

        朱熹是中国古代的哲学家、经学家之一,宋代理学的集大成者,南宋“闽学”的创始人。他是继孔子后的另一座高峰,其精神影响之深远、传播之广泛在中国乃至世界均为罕见。

     

        是什么原因促成了朱熹的湖南之行呢?根据朱熹《中和旧说序》的记载,朱熹此行有他明确的目的。

     

        朱熹的老师李侗死后,他在学术上遇到了对《中庸》之义不解的疑难,从而萌生了湖南之行的念头。

     

        当时,朱熹在中庸之义问题上最感困惑的是师说不一,也就是说,在已发未发问题上,二程(程颢、程颐)和其门生弟子间的观点并不是一致的,且程颐本人的解释是前后不一贯的。

     

        正当朱熹苦于无人指点迷津时,适闻张栻得衡山胡氏(胡宏)学,使他萌发了对张栻“往从而问焉”的愿望。

     

        一言以蔽之,与张栻切磋学术是促成朱熹湖南之行的根本原因。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了湖湘学在朱熹心中的地位和影响。

     

        除此之外,作为湖湘学派基地的岳麓书院在学术教育界的影响,可能也是促成朱熹湖南之行的原因之一。岳麓书院的历史与湖湘学的发展是分不开的。岳麓之名闻天下,成为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曾是湖湘学派活动的基地。当时士子们“以不得卒业于湖湘为恨”。可见,当时学者以从学湖湘岳麓为荣。

     

        朱熹对岳麓书院是有感情的,后来上任潭州知府时,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兴学岳麓,刚赴任便在《潭州到任谢表》中提出“学兼岳麓,修明远自前贤,而壤达洞庭”,表示“假之师帅之职,责以治教之功”。

     

        按照当时朱熹的安排,他与张栻会讲岳麓本应在乾道二年(1166)夏进行,是年湖南安抚史刘珙曾遣人迎接朱熹赴潭州相会,但因天气炎热未能成行,延到次年才如愿。

     

        朱熹与张栻“讲究此道”虽然早已进行,但像此专与张栻岳麓切磋学术,进行会讲则还是第一次。朱熹在潭州(长沙)停留两个月,受到了张栻的热情接待,讨论了理学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朱、张岳麓会讲,是结成朱熹与岳麓书院之特殊关系的一件大事。同时,也使得岳麓书院讲堂之中的那两把普普通通的座椅,几乎成为中华文化的一个神坛。

     

        此后的绍熙四年,朱熹出任潭州荆湖南路安抚史。在任期间,朱熹除“降武备,戢奸吏,抑豪民”外,把兴学作为从政的大事,在“本州州学之外,复置岳麓”。

     

    薪火传承

     

        朱熹访张栻期间,常晨起登麓山观日出,名岳麓山顶曰赫曦。张在山顶筑一台以咏嘉游,朱题额“赫曦台”。在此后600年间,山顶的赫曦台渐渐湮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

     

        公元1790年,书院山长罗典在岳麓书院大门前坪建一台,曰前亭。罗典之后的第四任书院山长欧阳厚均发现赫曦台原碑刻,为存朱子故址,更改前亭名为赫曦台。

     

        如今,进入岳麓书院的头门,赫曦台便横亘在人们眼前。岳麓书院里不同时代下文化标志性人物的纪念碑,告诉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从这里出发的文化名宿,一直跨越时空进行对话,让激烈的辩驳汇成有力的融合。

     

        从“朱张会讲”出发,今天,作为唯一“活着”的中国传统书院,“会讲”的传统仍在这里延续。

     

        早在20世纪末,岳麓书院就与湖南卫视、湖南经视等媒体合作设立“湖湘论坛”,邀请杜维明、余光中、黄永玉等文化名家,在国内举办面向社会公众的电视讲学活动,引起了广泛而强烈的社会反响。之后,岳麓书院又相继推出了系列讲学活动,如“明伦堂讲会”“岳麓书院讲坛”等。众多海内外名家会集书院,从不同侧面和维度阐扬人文传统、理解人类精神、回应时代主题、彰显中国智慧。

     

        岳麓书院院长肖永明说:“在今天,继承和弘扬中华文化优秀传统,发掘传统文化的精髓,这仍然是岳麓书院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岳麓书院将自觉地继承张栻‘传道而济斯民’的教育理念,承担起国学研究、教育、传播的重任。”

     

        这座“活着”的千年书院,它的过去和现在,正是中国文化传统自成体系、独具特色、生生不息的一面镜子。

     

        而今,岳麓书院三五成群捧书阅读的学子,正通过书籍、通过这座庭院从时光深处散发的气韵,与千年名宿对话。他们头顶,是层林尽染的麓山秋景,更是千年间灿烂的文化星河。

     

        本文图片均由岳麓书院供图

     

        (本报记者 禹爱华 龙军)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