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7年08月15日 星期二

    创新破解难题 新材料助力环保

    作者:本报记者 吴春燕 本报见习记者 王忠耀 《光明日报》( 2017年08月15日 01版)

        【砥砺奋进的五年·绿色发展 绿色生活】

        塑料购物袋价格低廉,使用方便,虽然明知它是白色污染的主要元凶,消费者对其仍然难以忍痛割爱。传统聚乙烯塑料袋给城市带来的环境压力实在不容小觑,有没有一种能够两者兼顾的解决方式呢?记者带着问题,来到了位于广州科学城的全国最大改性塑料生产企业金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寻找答案。

        谈及生物降解塑料,一见面就自称“理工男”的金发科技高级业务经理杨彪没有了刚见面时的局促,一下子提起了劲头:“不夸张地讲,我们在生物降解塑料这块已经稳居国内龙头、全球第二,目前我们已经有8个系列100多个品种的降解塑料产品了。主要是在欧美市场跟德国巴斯夫这样的国际化工巨头竞争,而且我们从产品品质到市场占有率,都不比巴斯夫差。”

        完全生物降解塑料,是金发科技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一种新型塑料产品。其最大特点是废弃后,在特定的环境条件下,可较快分解,最终转化为对环境无害的二氧化碳和水等小分子,能够从根本上解决白色污染的难题。目前,这种新材料的应用主要是降解塑料袋和降解农膜。

        当记者问及降解塑料开发过程中的细节时,杨彪没有了刚才的兴高采烈,情绪有些沉重,“高分子材料的研发是非常苦的。”杨彪说,“严谨是高分子材料研发的最基本要求。有时候你觉得离成功很近了,但是一个微小的错误就可能导致整个研发的失败。可以说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就拿降解塑料开发团队来说,9个二十几岁三十出头的小伙子,几乎是清一色顶尖高校高分子化学背景的博士。有时候为了一个数据,或者一个合成配比,可能要熬几个通宵,一次次地去论证、计算和实验。这个团队里的一位成员跟我说过一番话,让我记忆犹新,大致意思是说他小时候读到爱迪生为了发明灯丝,用几千种材料做了上万次试验,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回头看看降解塑料的研发,他觉得自己好像当代爱迪生。他说的时候很自豪,但我听来却有些心酸。”说到这里时,自认一向冷静理智的杨彪情绪有些激动。

        金发科技迄今为止取得的巨大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广州开发区良好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广州开发区是广州国际科技创新枢纽核心区,今年在全国率先推出了高新技术产业、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总部经济四个“黄金10条”和人才、知识产权两个引智的“美玉10条”“金镶玉”政策,以金发科技、立邦涂料、阿克苏等为代表的先进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也是重点扶持的对象。这些政策都不是开空头支票。该区在全省首创设立政策兑现窗口,一门式受理所有政策兑现申请,34个工作日内完成政策兑现。目前,政策已兑现了1020家次企业7.8亿元扶持资金,真正为企业降本减负。在谈到扶持高新技术企业发展时,广州市委常委、广州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周亚伟表示,作为广东省“创新行政管理方式、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和“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两项审改试点,广州开发区在全省首设行政审批局和企业建设服务局,为像金发科技这样的重点企业提供“无事不扰、有求必应”的精准专业服务。

        当记者问及对降解塑料前景的看法时,周亚伟显得信心十足:“中央现在十分重视以绿色生活带动绿色发展,对于降解塑料这样的环保新材料,我认为未来发展一定越来越好。目前,广州开发区也正在启动新材料产业政策研究,力争沿着大项目-产业链-产业集群-制造业基地的发展路径,打造高精尖的新材料产业集群。”

        (本报记者 吴春燕 本报见习记者 王忠耀)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