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7年08月10日 星期四

    钢铁人生 孳孳百年

    ——追记著名材料科学家柯俊

    作者:本报记者 杜冰 《光明日报》( 2017年08月10日 06版)
    柯俊 资料图片

        【追思】

     

        国际著名材料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科技大学教授柯俊8月8日7时29分在京逝世,享年101岁。

     

        “钢铁科学与技术的集大成者”“中国电子显微镜事业的先驱者”“中国冶金史研究的开拓者”“我国金属物理专业的奠基人”“新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先行者”,这所有的荣誉和称号,都属于同一个人——柯俊。

     

        柯俊1917年6月23日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193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并获学士学位;1948年获英国伯明翰大学自然哲学博士学位。早在1980年,他即当选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学部委员。

     

        一年前,也是在这样的夏天,为颂扬柯俊“结草衔环,容图报于未来”的爱国情怀,传承老一辈教育家、科学家求实严谨、淡泊名利的风范,北京科技大学特意举行纪念活动,纪念柯俊的百年华诞。“先生治学严谨务实,不断创新教法,将科技前沿引入课堂;先生为人谦逊豁达、质朴儒雅,平易近人。”这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农工党中央常务副主席刘晓峰在致辞中所说。

     

        而一年后,这位让我们尊重和敬仰的老者,与我们长辞了。

     

        1953年9月,在婉拒了国外众多知名研究机构的邀请后,柯俊偕夫人及幼子绕道印度,途经香港,终于回到阔别十年之久的祖国。“拳拳志士心,铮铮报国志”,柯俊立志要把自己的全部智慧和精力奉献到新中国的发展振兴上来。

     

        “回国后搞科研就去研究所,办教育要到高等学校。前者轻车熟路,深入一点就容易出成果;后者辛勤耕耘,但是桃李满天下,影响更大。”他的英国导师的临别赠言音犹在耳。柯俊知道钢铁工业对于新中国建设的重要性,高等教育对培养专业人才的重要意义,于是,他毅然选择去北京钢铁工业学院(今北京科技大学的前身)任教。他创立了我国第一个金属物理专业,参与创办了第一个冶金物理化学专业,培养了大批理工结合的优秀专业人才。

     

        20世纪50年代,柯俊首次观察到钢中马氏体形成时基体的形变和对原子簇马氏体长大的阻碍作用;20世纪80年代,系统研究铁镍钒碳钢中原子簇因导致蝶状马氏体形成,发展了马氏体相变动力学,并指导开展微量硼在钢中作用机制的研究。他领导并亲自参与中国冶金史的研究,阐明中国生铁技术的发明与发展对人类文明的作用,取得突破性进展。

     

        在几十年从事合金中相变的研究中,柯俊在钢中首次发现了贝茵体切变机制,是贝茵体切变理论的创始人,这便是“贝茵体先生”(国际上称之为Mr.Bain)这一称号的由来。

     

        再度翻开2016年出版的《柯俊画传》,让人不禁潸然泪下。其中珍贵的历史照片、信件、档案等跃然眼前:坎坷求学展家国情怀、金属物理创科学人生、冶金考古铸古代文明、桃李天下成一代宗师,四个主体部分勾画出柯俊的科研和教育人生。

     

        “柯俊院士是我国金属物理专业奠基人,古代冶金现代实验方法开拓者和我国工程教育改革领航员。”已故中国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两院资深院士、著名金属学及材料科学家师昌绪曾这样评价柯俊。

     

        “柯俊先生是一位坚定的爱国者,是一位具有战略思想的科学家、教育家。柯俊先生学风严谨、淡泊名利、提携后学,为广大科技工作者做出了光辉榜样。”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说。

     

        钢铁人生,孳孳百年。

     

        柯俊精神犹在,旨在奖励国内外在材料、科学技术史领域突出贡献优秀学者的“柯俊科技教育基金”犹在,并继续推动我国材料和科技史学科发展。

     

        (本报记者 杜冰)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