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7年03月09日 星期四

    张腾霄:百年风雨一书生

    作者:本报记者 姚晓丹 《光明日报》( 2017年03月09日 13版)

        【追 思】    

     

        惊蛰已过,风却依然凛冽。在这样的光景,追思逝者,不由得平添一份哀伤。

     

        一个月前,中国人民大学原党委书记张腾霄去世了,却留下了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财富。

     

        张腾霄1915年7月出生于河南洛阳,2017年2月7日在北京去世。从1938年进入陕北公学(中国人民大学前身)开始,到新中国成立后,他的命运和中国人民大学连在了一起,始终没有改变书生本色。

     

        中国社科院出版社原社长郑文林记得,张腾霄对于新中国伦理学科的奠基之功。“1962年初,在张老师的带领下,我们筹建了新中国高校第一个伦理学教研室。当时没人搞伦理学,更没有一本马克思伦理学教科书可让我们阅读和借鉴,因此我们从条目开始,一点一点积累学科资料。”郑文林说。

     

        当时,罗国杰是带头人,张腾霄是系主任,在他们的带领下,大家拟出了一个教学大纲。但这个大纲是否立得住,张腾霄并不是很有把握,他和罗国杰商量,决定开一次讨论会,请校外专家提意见。请哪些专家?主要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张腾霄特别重视“中国自己的哲学家”,在专家名单中,他把冯友兰写在第一位。时隔50多年,郑文林仍记得那天的情景:“讨论会在1962年6月举行,我记得冯友兰先生在会上说,中国的伦理学要有中国的材料,要和中国古代的伦理道德相衔接。”会后,根据讨论意见,伦理学教学大纲终于修改定稿,印成教学使用的小册子,这是我国最早的伦理学教学大纲。

     

        除了求真的执着,张腾霄还待人以诚。中国人民大学原党委书记马绍孟曾是张腾霄的学生,他难忘的是张老师的仁爱之心:“1973年初我从江西调到人民大学工作,学校给我分配了住房,但只有13平方米。随后我妻子也调到北京工作,加上父母儿女,住房随即紧张起来。我找时任副校长的张腾霄老师请求帮助解决困难,他亲自到我家看了一下情况,深表同情,并让我先到他家里暂住,再继续想办法解决。”

     

        “请人来家住”不只是马绍孟有过的待遇,20世纪60年代,哲学系留校工作不久的青年教师辉光得了肝炎,张腾霄就让他住到自己家里养病,还为他请了一个保姆。

     

        张腾霄曾有遗嘱,要求丧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不做遗体告别,不发唁电。家属按照他的遗愿,把骨灰同妻子合葬于河北山海关。尽管走得无声,人们却不曾忘记,也难以忘记。百年一生,风骨长存。

     

        (本报北京3月8日电 本报记者 姚晓丹)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