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7年03月07日 星期二

    《青衣》:从小说到京剧

    作者:陈晶 《光明日报》( 2017年03月07日 12版)
    京剧现代戏《青衣》剧照 刘 方摄

        江苏省大剧院制作的现代京剧《青衣》演出大获成功,固然有获奖小说做基础和支撑,让它一开始就站在了一个高台上,我以为,更重要的是它作了一次非常有益、富有成效的探索。借用摄影界的一个行话,叫成功“提亮”。摄影中“提亮”的思路,一是通过给前景人物加光,细化细节,保持人物的暖色调;二是改背景为冷色调,强化对比,以达到突出人物的目的。京剧《青衣》正是做了这样的努力,给了观众以全新的感受。

     

        读小说时,人们的关注点是在筱燕秋与其他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上,通过作者的细腻描写,去理解那个孤冷倔强的“角儿”。看京剧时,人们的关注点更多的是在筱燕秋自我内心的矛盾冲突上,努力地解读那个与嫦娥合为一体的筱燕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筱燕秋在20年前后与两个B角之间的矛盾,只成了这部戏的一个背景,且是“冷色调”的。真正产生出巨大能量的戏剧冲突,却是来自于她自己的内心冲突,她奋力地挣扎了20年,心中的“嫦娥”却始终放不下丢不开,无法释怀无法解脱。编导强化了这种对比,让观众看到一个在戏台上光彩照人、生活中却难以适从、花了20年时间努力寻求自赎的筱燕秋!

     

        张曼君导演在这部戏的表达上,运用了非常独到、别具一格的手法,整个舞台的大写意、简约空灵的定位,是与题材很贴切的。在处理20年前情景再现时,没有出现我们在舞台上常见的那种在另一表演区灯光亮起的老套路,而就那么直接地让现实中的人物回到20年前的场景里,带着观众一路走进角色的内心。比如第一场里,在夏明向春来所做的关于20年前那场“泼水事件”的叙述中,筱燕秋摇身一变,瞬间成了当年的角儿,随后,她又跳出来回到现实中。这段20年前的“情景再现”以及回到现实后她与春来的一段对唱,实际上都在阐述着同一个话题:我筱燕秋就是嫦娥,嫦娥就是我筱燕秋!这种叙述方式很新颖,很特别,很抓人,戏也更紧凑,省却了许多过场的交代。这种叙述方式同样出现在第二场筱燕秋和面瓜的戏里,他俩一起回忆当年从相识到结合的过程,那是筱燕秋人生道路上的一个大转折。这时场上有两个筱燕秋,一个是当年的她,一个是现在的她。在电影上,可以有多种时空转换的手法,在戏曲中,却不然,在这儿,导演只用了一个“抽身”,就“跳进跳出”地让筱燕秋“灵动”起来,把她多年不变的任性和倔强,以及时过境迁的人生感叹和命运凄凉,全都表露无遗。这是非常大胆而有益的手法。

     

        主创者在刻画人物时,非常注重表达人物内心变化的层次,用一支非常敏锐的笔,去揭示人物心灵的每一个角落。京剧不同于地方戏,比如淮剧,必要时可以用几十句的唱词、叠句来宣泄感情。编剧的聪明之处在于,将《奔月》中的那段“再难回弯弯曲曲的田野小径,再难听清清澈澈的泉水淙淙”作为主题曲,多次、反复地出现,而每一次都有不同的含义,观众完全能从演员不同的演唱处理中,体会到筱燕秋不同的心境,不同的内心变化。主演李亦洁的处理非常到位,准确表达出了同样的唱词却有不同的内涵,很有层次。特别是第五场那段“自问”,筱燕秋赶到排练场后,却由于身体原因,感到力不从心。作者在这儿的处理是,忽儿是戏里的嫦娥,忽儿抽离出来成为筱燕秋,把丰富的人物内心世界表现得淋漓尽致。

     

        筱燕秋的出场和全剧结尾,都是颇有意味的。一开场,团长宣布了要重排《奔月》的消息,全团人七嘴八舌,异常兴奋,此时筱燕秋静静无声地坐在一个角落里,和喧嚣的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一开口,仅一句“二十年日思夜梦苦期待”,就明白地告诉了观众,这个人物的与众不同,以及她的坎坷命运。而舞台上方的那件霞帔,此时,已经不是一个道具,而是一种象征,那是筱燕秋心中的神,20年一直陪伴着她。而结尾的处理,则可能是京剧《青衣》和小说《青衣》区别最大的地方。我以为,解读筱燕秋这个独特人物,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审视她。小说中的“退台”也好,京剧中的“让台”也罢,由此,筱燕秋结束了一生的演戏生涯,她无疑是个悲剧人物。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但从中我们可能看到的不仅仅是她离开舞台的那份失落悲凉,还有更丰富开阔的内心世界,角色就因此而鲜活而生动而美丽。筱燕秋最后的那一跪,是让人眼前一亮、震撼人心的。如果说,前面我们看到的筱燕秋,清冷孤傲,期期艾艾,那都是她身上的“缺陷”,不太容易让人接受,那么这一跪,让我们突然理解了,她不染风尘,甘守寂寞,那般执着,用一生入戏,她真的就是嫦娥!这一切,则赋予了她极大的“光彩”!她让出的,不是台上的角儿,她是“托举20年的期许”,她是要让那个令她一生“仰望不止、眷念不息”的心中的神,没有一点点瑕疵,不留一丝丝遗憾,而此时,自己今后能否再上台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她是在给她心中的神——嫦娥跪拜,她表达出的不仅仅是一份虔诚,其实也是她一生梦想的延续,精神的延续。可以说,这样的舞台效果,是文学作品无论怎样的细腻描写刻画,也是较难达到的。

     

        因此,我想说,这个结尾处理,是从小说到京剧最成功的地方,给了我们一种全新的感受,成为全剧的亮点。

     

        (作者:陈晶,系江苏省剧协副主席)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