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8月04日 星期四

    基础教育12年学制太长吗

    作者:本报记者 刘博超 《光明日报》( 2016年08月04日 06版)

        “莫言说得对,在学校上那么久的学就是耽误时间,学不到真本事,不如到社会上历练。”家在辽宁的陈达读到高二就退学了,现在北京某房地产中介公司工作。自莫言在今年两会上提出将基础教育12年学制改为10年一贯制后,缩短学制的呼声就不时出现,加速创新、减少剩男剩女、提高劳动力供给等都是呼吁者的理由。

     

        社会公众的诉求并未得到教育界内的认可。日前,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召开基础教育学制改革研讨会。会上,专家均认为基础教育12年的学制应维持不变。公众“学制太长”的感受如何形成,缩短学制的主张与专家观点为何出入巨大,双方存在哪些共识,又有哪些分歧呢?

     

    “应试教育是一个高利害、强选拔的机制”

     

        在莫言以及许多网友眼里,12年中至少一年半的时间被用于应考复习是对时间的浪费。但是北京一零一中学副校长熊本昌认为,从为升大学做准备、知识储备和体系梳理上看,这一年复习不能说是浪费时间。“如果学完了马上考,高一学的内容都遗忘了,更别谈知识体系性。”

     

        “应试教育是一个高利害、强选拔的机制,你改成10年后,8年学点东西,剩2年照样复习应试教育。改成3年,前两年就把内容给学完了。”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原校长王本中说。

     

        其实,国外升学同样需要准备时间,美国高中升大学有1年的准备时间,英联邦国家则有1至2年的预科时间。对此,上海中学原校长唐盛昌认为:“我们的特殊性在于小升初、初升高、高中升大学都是强选拔体制,三次选拔牵扯到所有学生,全部打乱重新分配,如此强度的选拔形成了严重的问题。”

     

    “很多少年班学生上了大学不适应,因为心智没成熟”

     

        实质上,莫言“儿童智能发展水平提高了,可以大大缩短学程而不影响学习”关注的仍然是知识体系的问题。可学制问题牵涉到教育、社会的更多方面。

     

        “很多少年班学生知识没有问题,但上了大学适应不了,知识学会了,心智没有成熟。”熊永昌说,“我觉得基础教育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像植物生长一样,静待花开。”

     

        “人的成长分为身体和心灵成长两部分。我们要注重的是成人的教育,未成年人不成熟,会有过激和冲动的行为。把存在心理不成熟的孩子抛向社会,让他们在社会洪流中锻炼游泳,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吴颖惠说。

     

        “6年的课本内容,四五年也能学完。”唐盛昌认为,这是以学科制的眼光看待教育。“9条核心素养是教育的重要任务,尤其是立德树人的问题,不能只考虑念了几本书。问题不是10年完成12年的事,而是我们现在应该承担的教育,是不是真正落实了。”

     

    “教育是连贯的,人为间断会把问题弄复杂了”

     

        1922年,北洋政府《学校系统改革案》颁布壬戌学制,小学6年、初、高中各3年的633学制成为中国现代百年的基本学制。全国层面来看,除“文革”期间实施过522学制和8年一贯制外,基础教育阶段的长度多为12年。虽然莫言缩短学制的建议未得业内认可,但他推行一贯制、调整学段划分的建议和业内专家的思路是一致的。

     

        “教育是连贯的,人为的间断、重新洗牌把问题弄复杂了。”吴颖惠说,“环保教育都是初中学一遍,高中学一遍,学烦了为止,现在的语文课小学四五年级就开始厌学了。没有挑战性没有新内容的反复总会让学生厌倦。”

     

        唐盛昌也认为,在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内容的现代化方面,我们要补的课还有很多。“拿理化生讲,我们的课本和英美等国的课本重合的内容占30%,不客气地说只有15%是相同的,高中生的差距太大了。教育内容的现代化是非常重大的挑战。”

     

        适应学生身心成长规律是学段调整的主要考量。“现在小学六年级的孩子其实更接近初中生的身心状态,而且到初中一分科,初二分化得特别厉害,所以我主张五四分段,给孩子多一点适应的时间。”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顾明远说。

     

        “孩子独立思考、形成世界观和价值判断是在初三、高中这段时间,如果能够打通,降低升学因素扰动,在学生的价值观世界观形成的过程中,我们的学制就可以给予有力的支撑。”唐盛昌表示。

     

        对于初中毕业就业人群认为初三浪费时间的看法,顾明远主张在小学、初中加强职业教育的内容。“我们九年义务教育中应加入1年的职业教育。如果你8年毕业后不上高中的话,应该接受1年的职业教育。但如果说是8年毕业后还是上高中的话,高中就可以上4年。”

     

        (本报记者 刘博超)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