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6月12日 星期日

    清华大学教授颜宁:

    科学研究只有第一

    作者:本报记者 邓晖 《光明日报》( 2016年06月12日 03版)
    本报记者 郭红松绘

        【归国情·创业梦】

     

        一次次对人体细胞里“门”的探索,让“70后”教授颜宁为之着迷。

     

        6月2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颜宁研究组与中国疾控中心、中科院微生物所高福院士研究组合作在《细胞》杂志发表论文,首次报道了人源胆固醇转运蛋白NPC1的4.4埃分辨率冷冻电镜结构与埃博拉病毒GPcl蛋白复合体6.6埃分辨率的冷冻电镜结构,为看清NPC1介导埃博拉病毒入侵的“门”提供了分子基础。一年多前,颜宁研究组更是解开了一个困扰全球生物学家半个世纪之久的难题:率先解析出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1的三维晶体结构,让人们清楚看到葡萄糖进入人体细胞的“门”长什么样。

     

        国际蛋白质学会青年科学家奖、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奖……接二连三的重大发现,让荣誉纷至沓来。可这位青年女科学家却一如既往地淡定。她始终铭记自己走上科学道路时的理想:“发现某些自然奥秘,在科学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迹。”

     

    “回国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1996年,颜宁成为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的一名新生,清华严谨的学风奠定了她做学问的基础。2000年,她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完成了博士和博士后的研究,对微观世界下的生命过程产生了浓厚兴趣。

     

        2007年10月,受清华生物系老系主任、医学院常务副院长赵南明教授的邀请,颜宁回到清华,向膜蛋白这个充满挑战的前沿领域进发。

     

        “刚建实验室的时候,我都快疯掉了。”颜宁说:装实验台、订购仪器试剂、手把手教学生做实验……曲折之多,进展之慢,让急性子的她直抓狂:“大约有半年我都异常焦虑,后来步入正轨后,就顺畅得多了,感觉做实验跟国外没什么区别。”

     

        “跟国外没什么区别”的,还有科研上的高产。自2007年回清华独立领导实验室以来,颜宁发表学术论文40篇,其中13篇以她本人作为通讯作者的论文发表在《自然》《科学》《细胞》等顶级期刊上,其成果两次入选《科学》评选的年度十大进展。速度之快、水平之高,令国内外同行刮目相看。

     

        如今,再谈起当时的选择,颜宁毫不犹豫:“回国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让中国的科研成果产生世界影响”

     

        科学研究只有第一没有第二,颜宁始终有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她每天差不多能有14个小时“宅”在实验室里;如果在攻坚阶段,她甚至可以工作到凌晨五六点。

     

        她追求的是一名科学家的境界:“我刚回清华不久,同事刘国松教授跟我说过做科学家的3个境界:第一重是职业,第二重是兴趣,第三重是永生。也许学术论文只有极少数人理解,但重大科学发现给社会、人类带来的改变却不可磨灭。”

     

        这种信仰与追求,她也反复讲给组里的学生和更多年轻人。

     

        “经济发展决定中国有多富,科技发展限定中国有多强。让中国的科技实力配得上她的经济体量,让中国的科研成果产生世界影响,我想也正是中国科学家对于国家最根本的使命。”2014年,站在清华本科生毕业典礼上,这位师姐寄语学子。如今,她最大的心愿,除了做出更多超一流的科研成果,就是培育更多超一流的人才:“希望有一天,看到从我实验室里走出的学生成为各个大学的教授,作出更大的科研成就。作为一个导师,还有什么比看着学生创造奇迹更令人欣慰的呢?”

     

        (本报记者 邓晖)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