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5月24日 星期二

    漫谈教育·秦春华

    大学为何偏爱体育特长生

    作者:秦春华 《光明日报》( 2016年05月24日 13版)
    CFP

        编者按

     

        《顶尖大学还需要招收艺术特长生吗》在本版发表后,许多热心读者来信,询问为什么没有谈谈体育特长生的问题。其实,当初在写艺术特长生时,原本计划有体育特长生的内容,但后来删去了,原因在于作者认为,尽管体育和美育都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从大学招生和本科教育的角度来看,体育特长生的问题远比艺术特长生复杂得多,有必要另外写一篇文章专门加以分析,于是有了此文的产生。在编者看来,此文的意义并不只是议议体育特长生,更是大学作为社会文化的引领者,在学生体质不断下降,国民阳刚之气日渐消减的当下,如何通过自身可作为的招生政策和行为,去扭转人们对体育重“体”轻“育”的倾向,去影响、干预乃至确立社会对教育的共识和价值观。

     

        就全球而言,体育特长生是世界一流大学,特别是美国顶尖大学最重要和最偏爱的招生群体之一。无论在私立大学还是公立大学,体育特长生是唯一被冠以“特长生”称谓的特殊招生类型,它们就从来没有招收过“艺术特长生”。尤其在私立大学,体育特长生所享有的特权地位仅次于校友子弟。所谓“常春藤联盟”,并非人们推崇的顶尖大学的学术共同体,不过是美国东部大学的校际体育比赛联盟而已——位于西海岸的斯坦福大学就不在其列。体育特长生也是许多家境贫寒的孩子进入顶尖大学的途径之一,他们靠打球实现了上大学的梦想,电影《阿甘正传》中的阿甘就是其中的典型。在奥运冠军榜上,许多取得辉煌成就的伟大运动员出自大学,他们在竞技场上实现了另一种卓越。

     

        为什么美国顶尖大学热衷于招收体育特长生呢?究其原因,固然有活跃校园文化的考虑,但更根本的,则在于美国社会对体育的重视,体育在人才培养中的特殊作用,校友捐赠以及校际商业比赛的利益驱动,等等。脱离了这些具体而微的背景因素,就不可能准确理解体育特长生在美国大学中的存在。

     

        美国社会重视体育并非与生俱来

     

        首先,美国是一个非常重视体育的社会,尤其偏爱户外运动。住在郊区的人家,一般都会在院子里至少安装一个篮球筐。城市公寓也会配置设施齐全的健身房。周末美国家庭喜欢远足、跑步和骑自行车。在西部,宽阔的道路会划出专门的跑步和自行车道,随处可见大汗淋漓的运动者。美国孩子的课余时间,大部分在运动场上度过,越是年龄小的孩子,越是满校园里疯跑疯玩。运动已经成为普通美国人的生活习惯,使他们充满活力、乐观向上、自信阳光。

     

        美国社会对运动的重视并非与生俱来。实际上,就在150年前,美国人还并不怎么重视体育。当时,伴随着工业化的快速推进,从事金融和管理工作的“办公室一族”大量增加,再加上内战之后的繁荣使美国人沉湎于纸醉金迷、骄奢淫逸的物质生活,丧失斗志,找不到生活的真谛,从而导致民众体质不断削弱,国民阳刚之气日渐消失。那时候,一个典型美国人的形象是:“夜幕降临时拖着疲惫的身躯下班回家。他的大脑还在不断地运转而身子骨已经散架了。”

     

        面对这种普遍性的社会危机,一些有识之士忧心忡忡,他们一方面大声疾呼,每个人都有责任锻炼身体,强健体魄,以便有能力承担生活重任,提高生活质量;另一方面,他们从学校入手,通过教育影响和改变社会对体育的认识。在他们的努力下,美国人的观念开始发生变化。人们逐渐意识到,体育在塑造性格、提升境界、净化灵魂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和力量,并由此确立了至今长盛不衰的体育生活观。

     

        体育塑造“完整的人”

     

        另一个因素在于美国顶尖大学对于体育在人才培养中的特殊作用的认识与理解。那些富有远见的校长认为,顶尖大学如果要培养未来美国和全球的领导者,就绝不能把目光仅仅局限在考试成绩高、学术潜力大的学生身上,而要培养能够面对、分析、驾驭、处理复杂资讯和艰难局面的“完整的人”。一个整天沉湎于书本的柔弱娇嫩的书呆子是不可能有能力应付真实世界里瞬息万变的种种挑战的。在某种程度上,对于政治(特别是国际政治)和商业来说,野性、精明、坚毅以及对人性的洞察等品性也许比对学术的兴趣重要得多。1960年,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本德在他离任前的一份长篇报告中宣称,一个完全由学术成绩顶尖学生组成的群体是不健康的,它不利于学生个体充分、全面的发展。这一观点深刻地影响了此后哈佛和其他顶尖大学的招生培养政策。

     

        实际上,美国顶尖大学对体育的偏爱可以追溯到盎格鲁·撒克逊精英文化的母体——英国。19世纪末,当钻石大亨塞西尔·罗德在牛津大学确立著名的“罗德奖学金”选拔标准时,曾明确表示他不想要“书虫”,而要有能力的“对有男人味的户外运动有所爱好并表现不凡”、同时还要有点“残暴”的学者。为了确保实现这一要求,他甚至为阳刚运动设置了具体的权重(20%),并将其提高到和学业同等重要的地位。

     

        大学对体育的认识受到用人机构选择员工的直接影响——它们对体育特长生情有独钟。例如,招聘哈佛毕业生的用人单位认为,所有能被哈佛录取的学生都是足够聪明的。在这种情况下,体育队或其他学生团体的领袖将更被看重,因为担任领袖的经历使他们比平均成绩优异的学生更可能在未来的工作岗位上取得成功。更极端的例子是,华尔街一家咨询公司招聘毕业生的对象居然只瞄准所有大学运动队的队长。因为他们发现,与高分学生相比,这些学生所具有的坚毅、时间管理能力和问题解决能力等素质使他们更适合在商界立足。当然,还有一些校队队员在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职业赛场,逐步成长为获得巨大成功的职业选手。比如,全美历史上最著名的高尔夫球员老虎伍兹就是从斯坦福大学高尔夫球队走上职业生涯的。

     

        到底大学和用人单位看重了体育在促进学生成长中的哪些作用呢?

     

        首要的是勇往直前,不屈不挠、坚持不懈的意志。运动可以帮助学生获得在激烈的对抗和竞争中,面对落后和不利局面调整心态、沉着应对、快速决定并重拾活力的经验。运动还可以帮助学生习惯于接受有悖于自己意愿的事实——不可能所有的比赛都能赢,他们可以输掉比赛,但不可以被击垮。

     

        其次是遵守规则的意识。所有的体育比赛都有明确公平的规则,参与者必须在规则范围内行动,违反规则将受到惩罚。一次比赛就会使学生深刻理解规则和遵守规则的重要性。这些经历在学生心灵中所产生的影响要远比课堂上老师的说教大得多。

     

        第三是团队合作的精神。特别是在群体比赛项目中,虽然个人能力很重要,但决定最终胜利的,往往是团队的共同努力。学生将从亲身经历中明白,胜利属于整个团队而不是个人。这就要求运动员具有自我奉献的精神,共同享受成功的喜悦,共同承担失败的责任,而不是推卸责任。

     

        第四是体育赋予人的灵魂以一种神奇的力量,能从最一般的意义上体现人类追求卓越的精神。在赛场上,运动员必须竭尽全力去挑战自我,发展和利用自己的潜能,力尽所能达到最高境界。

     

        这些品质在学生的未来生活和职业发展中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大学应当将这些宝贵的价值注入所有学生的灵魂中去。

     

        校友捐赠和商业利益驱动

     

        第三个因素是校友捐赠。对于顶尖私立大学来说,这是影响大学招生和培养政策最重要的风向标之一。由于捐赠是私立大学最主要的财政来源,大学不可能对校友的态度置之不理,也没有动力和理由拒绝他们的慷慨捐赠。许多热爱运动的校友基于对大学时代参与体育活动的美好记忆,基于对体育塑造学生灵魂,促进社会发展的深刻认知,投入大笔资金用于建设母校的体育场馆设施和赞助体育比赛,甚至直接设立体育特长生的奖学金。校友的行动有力地推动了大学体育运动的开展和体育特长生的招生。

     

        最后一个因素是校际商业比赛的利益驱动。在实用主义盛行的美国,这一点实际上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尽管按照全美大学体育联盟和常春藤联盟的规定,参与比赛的运动员必须是业余而非职业运动员,不能通过比赛赚钱,但校际之间的比赛却是不折不扣的商业比赛。它们为大学带来了丰厚收入,一部分收入来源于门票。那些传统的橄榄球、曲棍球和棒球比赛,往往会吸引数十万观众的参与,不仅有学生和校友,还包括学生家长和所在社区的居民。另一部分收入来源于电视台和网站对体育赛事的转播。还有一部分收入来源于冠名费和商业广告牌——几乎每场大学的曲棍球校际比赛的场地上都挂满了形形色色的商业广告牌。除收入外,校际比赛的商业性还体现在对体育教练的薪酬支出上。这些教练是大学里薪酬最高的人,远远高于大学教授,并且其薪酬水平完全取决于市场竞争。比如,哈佛大学历史上首位带薪的橄榄球教练比尔·瑞德的薪水要比当时哈佛工资最高的教授还多30%,甚至可以和有着40年校长资历的埃利奥特的收入相当。

     

        大学当引领社会对体育的共识

     

        我曾经一度以为,和中国大学招收体育特长生时动辄降一两百分的情况相类似,美国顶尖大学的体育特长生也是靠降低入学标准才被录取的。实际上,这可能是一个误读。也许在一般的州立大学存在这样的情况,但至少像哈佛、斯坦福这样的顶尖大学并没有为体育特长生降低入学标准和培养质量。斯坦福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爱德华·肖告诉我,斯坦福所招收的体育特长生,的确是因为学业成绩和体育特长同样突出,达到了大学的入学标准才被录取的。唯一的区别在于,在决定他们录取结果的诸多因素中,体育特长所起到的作用最大而已,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学业成绩不达标。

     

        上述美国大学招收体育特长生的背景,无论是社会因素还是经济因素,目前在中国都不存在,至少并不显著。中国大学招收体育特长生的主要目的,仍然集中于活跃校园文化和在校际体育比赛中争得荣誉两个方面。因此,《顶尖大学还需要招收艺术特长生吗》一文中所分析的问题,对体育特长生而言也一样存在,在此不再赘述。

     

        然而,正如蔡元培先生所说,“完全人格,首在体育”。抛开校友捐赠和校际商业比赛两个经济性因素不谈,另外两个社会性因素——美国社会对体育运动的普遍重视和大学对体育在人才培养中的特殊作用的认识,尤其值得当下的中国社会和大学借鉴。今天,我们不也面临着学生体质下降,国民阳刚之气消减的危机吗?从顶尖大学里走出的学究气息浓厚的毕业生,能够在未来的领导岗位上应对真实世界里复杂多变的商业和政治上的国际竞争吗?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学招生不应当也不可能脱离社会而存在,恰恰相反,应当通过大学招生的政策和行为,影响、干预乃至确立社会对教育的共识和价值观。

     

        顶尖大学招收体育特长生,不仅仅只是为了活跃校园文化和在校际比赛中争得荣誉,更要唤起学生对体育运动的重视和热爱,使他们在运动中磨炼意志、塑造灵魂、提升境界、追求卓越,为国家和社会选拔培养未来的领导者。体育特长生招生并不意味着简单的降分录取,更不能为了提高比赛成绩而招收专业运动员,也不意味着给退役运动员提供上大学的补偿,而应当将其纳入大学招生的整体综合评价体系中,为大学选拔适合自己培养的全面发展的优秀人才,从而实现招生标准的统一。这才是中国顶尖大学招收体育特长生的出发点和归宿。

     

        (作者系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