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4月28日 星期四

    “机器换人”浪潮来临,机遇还是隐忧?

    作者:本报记者 苏雁 本报通讯员 许学建 《光明日报》( 2016年04月28日 05版)
    昆山一家工厂内,焊接机器人正在工作。资料照片

        近日,在位于江苏昆山的丰岛电子(苏州)有限公司,成型加工生产车间内不见一个工人的身影,只有几十台机器人不停挥舞着手臂。从夹取半成品到镭雕图案,再到照相检测和完成产品装配,不到10秒钟,一套全自动化设备就完成了一盒50个USB外壳的生产任务。

     

        伴随着经济转型升级、“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的实施,我国正迎来机器人产业发展的重要机遇。在常年位居全国县域经济前三位的江苏昆山,“机器换人”让不少企业尝到了甜头。去年以来,昆山富士康、纬创等170多家大中型企业实施了“机器换人”。大规模的“机器换人”,将对以制造业为主的城市经济转型升级带来什么影响?为此,记者走访了昆山的相关单位和企业,寻求答案。

     

        工人减少两万,GDP增长7.5%

     

        今年40多岁的老朱,是昆山沪光汽车电器有限公司仓储车间的一位班长。2007年入职的他,见证了沪光的巨变:以前,仓储车间要两个班28个人才能正常运作;现在,7个人足矣。到了晚上,甚至不需要开灯,车间内只有机器人不停穿梭。

     

        “更加轻松、更加高效”,是老朱对如今工作状态的感受。在仓储车间,只见90公斤的金属导线桶称重之后,被机械手轻松地抬起来,交给一辆辆来回穿梭的自动牵引车,牵引车则根据导线桶上的条形码,将导线桶送到对应仓位……流水线上不见工人,只有1名程序操作员。

     

        沪光公司董事长成三荣,是昆山“机器换人”的第一人。谈及“机器换人”的初衷,他告诉记者:“沪光生产的汽车线束是汽车的‘神经系统’。近几年,汽车市场需求量大,使得公司常年保持着3600名左右的员工规模,公司利润率被不断上涨的人工成本拉低。”

     

        2012年,沪光开启了前端工程(仓储、开线、绞线车间)的“机器换人”改造。成三荣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公司在前端改造环节投入了1.2亿元,将减少下来的500多名员工投入后端组装线上,产能的扩大相当于每年节约人工成本4000万元,三年左右便可收回成本。

     

        “无论是沪光大投入实施‘机器换人’,还是昆山170家企业纷纷加入包括‘机器换人’在内的自动化改造,都体现了‘机器换人’是制造业的必然趋势。”在昆山市转型办相关负责人看来,“机器换人”的优势除了改善工作环境、降低生产成本和提高工作效率,还提高了产品的精度和质量。

     

        统计显示,2015年,昆山产业工人数量比上年减少了两万人,GDP增长7.5%。

     

        从人口红利转向技术红利

     

        曾经,人口红利是支撑昆山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但2010年至今,人力成本不断提升,原有的人口红利基本消失,曾经的劳动力无限供给阶段已基本结束。

     

        2014年昆山全市实现工业总产值8708.49亿元,比上年下降1.8%,这是近年来昆山工业生产首次出现负增长。摆在昆山面前的,是从人口红利转向技术红利的重大课题。

     

        “去年起,昆山政府每年投入20亿元用于转型升级创新发展,其中就包括鼓励企业‘机器换人’及推动机器人产业发展。今年,昆山企业还将投入上百亿元进行‘机器换人’和自动化生产线技术改造。”市转型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昆山此举的目的,不仅是期望“机器换人”提升企业的市场竞争力,更是希望为“催熟”机器人全产业链夯实基础,为昆山乃至苏南地区的转型升级注入新鲜血液。

     

        在沪光采访时,记者发现,公司采用的机器人都印着“HUAHENG”字样,它们全都出自昆山本土企业——昆山华恒焊接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较早介入工业机器人研发的企业,华恒2007年便成功推出我国首台自主研发和制造的全自动工业焊接机器人“昆山一号”。

     

        完整的产业配套、清晰的产业思路,让昆山成为机器人产业的新高地。截至去年年底,已集聚机器人等智能装备企业206家。去年,机器人及精密装备制造产业产值超300亿元,初步形成了从包括机器人整机,控制器、视觉系统等关键件到“机器换人”等系统集成和应用的产业链。

     

        随着昆山转型升级创新发展六年行动计划深入推进,昆山提出,加快打造机器人及智能制造产业集群,通过3到5年的努力,培育产值超亿元企业200家,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000亿元。

     

        被换下的员工何去何从?

     

        如今的昆山,通过“机器换人”实现减员增效发展的例子不胜枚举。不管是传统行业还是新兴行业,越来越多的昆山企业投身换人浪潮,催动“昆山制造”向“昆山智造”转变。

     

        然而,“机器换人”必然会导致员工的流动,这些被换下来的人、被机器人抢走的饭碗,又该如何消化?

     

        “目前,昆山的外来人口接近180万。‘机器换人’直接或间接造成的人员流动将达到5万人以上。”采访中,沪光公司和丰岛电子公司的负责人都向记者透露,虽然机器替换了人,但公司未因此解聘任何一位员工。“沪光将替换下来的员工换到了后端组装线上,等到后端也实施了‘机器换人’,还可将员工调往异地工厂。”“丰岛通过工人的正常流动和内部空缺调动,来安置替换下来的劳动力”。不过,两位负责人都向记者表示,公司暂时不会招录新员工。

     

        “‘机器换人’进程,除了要考虑对现有劳动力的安置,对新增劳动力的影响也不可忽视。”推动“机器换人”的多家企业负责人坦言,未来对于只进行重复劳动的普工的需求肯定要下降,但专业的技术工人需求会大幅提高。如何满足企业对专业人才的需求,也是昆山亟待跟进的课题。

     

        “如今,昆山经济多年快速发展,集聚了众多企业,可以让很大一部分员工在新的行业找到新工作。”而在如何让劳动力素质能够跟上产业发展需求问题上,市转型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方面,昆山的技能教育培训很完善,可以让从业人员得到提升;另一方面,实施“机器换人”的企业,也在对员工进行培训,让员工不断与时俱进。

     

        “‘机器换人’替换的是重复劳动特征明显、劳动强度大、有一定危险性的工作岗位,而非人本身,绝不是否定人。”有关专家认为,在“机器换人”的过程中,要把产业升级与扩大就业统筹考虑,尽量减少阵痛,增加就业渠道。“无论是制造企业,还是劳动者,都需要实现自身的转型升级。”(本报记者 苏 雁 本报通讯员 许学建)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