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4月24日 星期日

    中国航天日·特别报道④

    把中国航天梦写进太空

    ——纪念首个“中国航天日”

    作者:本报记者 叶乐峰 本报通讯员 宗兆盾 《光明日报》( 2016年04月24日 01版)
    日前,合肥市小学生们在安徽省科技馆内参观航天模型。新华社发

        1970年4月24日,是一个注定要被写入中国航天史册的特殊日子。这一天,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用20.0009兆赫的频率播送出《东方红》乐曲,从此奏响了中国人探索宇宙奥秘的华美乐章。

     

        2016年,中国航天事业创建60周年。4月24日,又被赋予了新的寓意,经国务院批准,将每年4月24日设立为“中国航天日”。一甲子代表一个轮回,中国航天沧桑巨变,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正向着“发展航天事业、建设航天强国”的目标奋勇前行。

     

    总有一种精神让人泪流满面

     

        4月15日,汽车奔驰在巴丹吉林沙漠深处。

     

        这里没有人间四月芳菲尽的景象,只有风在呼啸。从内蒙古额济纳旗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百余公里的公路上,随处可见一座座沙丘,稀稀拉拉的几蓬骆驼刺在沙丘的背后勉强站住脚。

     

        这里是东风航天城。人们更熟悉的,是它的另一个身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在这个一年四季只有西北风嘶吼、最高风速达每秒40米的地方,中国航天人却豪迈地说:“这是东风!”

     

        20世纪50年代,党中央一声令下,10万大军昂首开进荒漠,渺无人烟的戈壁滩上,一夜之间搭起了绵延十几公里的帐篷。从此之后,他们把自己的名字和功业汇入单调的“工号”,汇入大漠风烟。

     

        50年后,钱学森先生仍感慨不已,如果当时不下那个决心,那么我们现在就没有原子弹,没有氢弹,没有导弹,也没有人造卫星,就没有中国现在的国际地位。

     

        在东风革命烈士陵园,象征东风人扎根戈壁、志在航天的东风革命烈士纪念碑剑指苍穹。碑座下,安放着聂荣臻元帅的骨灰,他身后,是一列将星闪耀的墓碑,自首任司令员孙继先以降,李福泽、张贻祥、徐明、石荣屺……这些写进共和国航天史册的将军,依然紧随聂帅。陵园中,730多座墓碑寂然伫立,更多的是无名英雄,他们的墓碑像排列整齐的军阵,守护这片热土。

     

        1960年,第一枚导弹试射成功。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西方报纸蔑称,原子弹是“弹”,运载火箭是“枪”,中国人是“有弹无枪”,不足为惧。

     

        1966年10月27日,中国进行第一次导弹、原子弹结合试验。7名勇士担任了试射中国第一枚导弹核武器的操作手,“七勇士”进行操作的地下室距离发射架不到100米,上方土层厚度仅为4米,如果核弹出现意外,地下室不可能提供任何有效防御。“死就死在阵地上,埋就埋在火箭旁!”猎猎风中,勇士们的誓言传出很远很远……

     

        “核弹头在靶心上空预定高度爆炸,试验成功!”“两弹结合”的成功让中国人挺直了腰板!

     

    总有一种力量让人奋勇向前

     

        如果说东风航天城是航天精神的高地,那么位于呼和浩特的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六研究院(以下简称六院)是一种力量的象征。

     

        在航天界有一个共识:发展航天,动力先行;导弹型号研制,固体火箭发动机先行。内蒙古大青山脚下,我国第一台大型地面固体火箭发动机试车台巍然伫立。搭载东方红一号卫星的长征一号火箭末级固体发动机就在此试车。斑驳陆离的内墙面千疮百孔,经历上千台固体火箭发动机试车炸出高低不平的台面,火焰冲刷后变形的推力墙,裸露的钢筋……就像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兵,试车台无声诉说着一个个故事。

     

        “1962年,国防部五院宣布成立固体火箭发动机研究所,位于四川南部泸州市,这就是六院的前身,中国航天固体动力事业从此正式起航。由于四川气候潮湿不利于导弹研制,后来六院就搬到了内蒙古。”六院老院长高崇武回忆起历史,并向记者诉说了六院创造的无数个“第一”——

     

        ——研制成功中国第一型300毫米实用固体发动机及固体导弹;

     

        ——成功研制中国第一代潜地固体战略导弹及第一代陆基固体战略导弹的大型固体发动机;

     

        ——研制成功中国第一枚地地、地空、岸舰等战术导弹固体发动机;

     

        ——成功研制高能固体发动机、碳纤维壳体发动机,推动中国新一代战略导弹立项研制……

     

        这些惊天动地的“第一”,强军威、壮国威,让中华民族挺直了脊梁!

     

        “50年来,青山黄了又绿,黑河干了又润,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信念没有变,无私奉献的精神没有丢!”六院院长丁旭昶说。

     

        如今,六院这个历经半个多世纪的老国企并没有躺在功劳簿上故步自封。按照规划,六院在“十三五”期间将在六大重点创新领域集中发力,探索固体发动机领域的前沿科技。

     

    总有一种期待让人充满力量

     

        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东方红一号”卫星发射场遗址矗立着东方红发射塔,历大漠四十多载风沙雨雪,仍旧倚天而立。

     

        纪容林是中心测发总体系统主任工程师。在这座被废弃的老发射塔前,他神情肃穆:“每当中心有重大发射任务或者面临重大发射挑战的时候,我们都会来这里走一走。”他说,先辈们在这寸草不生的地方建立了通往宇宙的通途,我们要把这种精神延续下去。

     

        中心自建立以来,交出了一份份满意的答卷:先后发射了99颗卫星、10艘飞船和1个“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组织实施了1000多枚各类火箭试验,创造了中国航天事业的“23个第一”。

     

        在中心党委书记夏晓鹏看来,2016年中心的任务非常繁重,责任重大:中心计划实施“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和9次卫星发射任务,还有百余枚火箭的测试发射。“国家航天日的设立对我们航天人来说是一种激励和鼓舞,未来虽然充满了挑战,但我们一定会把中心建设成‘世界一流航天中心’。”夏晓鹏表示。

     

        令人振奋的消息陆续传来,在22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航天局局长许达哲庄重宣布:中国火星探测计划正式立项,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工程全面启动,计划到2030年跻身航天强国。

     

        航天探索永无止境,逐梦之行永不停歇,壮哉,中国航天梦!

     

        (本报记者 叶乐峰 本报通讯员 宗兆盾)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