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2月26日 星期五

    “皇家版”《莎士比亚全集》中译本:“我们想把莎翁还原成诗人”

    作者:本报记者 李苑 《光明日报》( 2016年02月26日 09版)
    资料图片

        2016年是英国作家威廉·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新年伊始,全球便掀起了纪念莎士比亚的热潮。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来到中国,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了莎士比亚的《亨利四世》上下本和《亨利五世》,拉开中国纪念莎士比亚的序幕。

     

        莎士比亚作品的英文版本众多,仅《莎士比亚全集》全球就有超过1300个版本。而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所采用的,是其2007年开始,对莎士比亚1623年第一对开本进行全面修订后的版本,被称为“皇家版”。这个版本广受戏剧界肯定。为了让中国读者尽早看到,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8年立项,计划用八年时间翻译完成。目前,该版本12部悲剧、10部历史剧已经面世,14部喜剧、两部杂剧和一部诗歌集预计在2016年中期出齐。

     

        几百年来,围绕莎士比亚的话题不断,这次推出的全新译本,再次引发关注。《莎士比亚全集》重译的意义在哪里?“皇家版”的翻译有何特色?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再读莎士比亚?

     

    “皇家版”的翻译尚属首次

     

        目前,我国的《莎士比亚全集》译本共有6部。翻译家朱生豪翻译的版本最为国人所熟知,1957年台湾世界书局出版的5卷本《莎士比亚全集》、197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11卷本、1998年译林出版社出版的8卷本,都是以此为蓝本的。此外,还有20世纪60年代出版的梁实秋版,以及2014年方平等翻译的版本。

     

        但“皇家版”的翻译,尚属首次。中国外国文学学会莎士比亚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外语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所长辜正坤表示,莎士比亚第一对开本诞生于1623年,是世界上第一部莎士比亚戏剧集。2007年,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对第一对开本的全面修订,是300多年来首次修订。这个版本对莎士比亚作品的理解和阐释,具有革命性、飞跃性的进展,反映出符合新时期的审美观、价值观和文化因素,值得读者阅读。

     

        “皇家版”由辜正坤担任主编并翻译了多个剧本,许渊冲、彭镜禧、罗选民、傅浩、刁克利、孟凡君等华语翻译界和莎剧研究界的知名学者也参与了翻译,保证了该版本的风格多样,这也符合莎翁作品的特色。

     

        莎士比亚作品的文字非常多样,比如同样是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就常常有押韵的段落,而《李尔王》却很少押韵;同样是喜剧,《威尼斯商人》是格律素体诗,而《温莎的风流娘儿们》却大多是散文体。

     

        “与众多莎士比亚中译本相比,该版本尽量接近原作整体风格。该版本以诗体译诗体,以散体译散体,增强了中译本的可读性。我们也是一次尝试,是想把莎翁还原成诗人。”辜正坤说,希望美是这套译本的突出特点。

     

        该套译著另一个突破,在于对莎士比亚著作中的性描写真实地还原。据外研社综合出版事业部总经理姚虹介绍,赤裸裸的性描写或淫秽用语在传统中国文学作品中是受到非议的。在此前所有中译本中,对此类用语和描写都有所限制和删节,而此次“皇家版”均尽可能真实地还原莎士比亚著作中相关用语的现象。“在这个方面,可以说目前这个版本是做得最超前的。”姚虹说。

     

    “莎士比亚”或是一个团队?

     

        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再读莎士比亚?莎士比亚的作品何以具有如此的丰富性、复杂性和多样性?

     

        不少莎士比亚研究界的学者,通过研究性推测认为,现在署名“莎士比亚”的作品,很可能不只是莎士比亚一个人的成果,而是凝聚了当时英国若干戏剧创作精英的团体努力。

     

        尽管上述推测并未证实,但辜正坤认同这个观点:“莎士比亚的一部分剧本,确实是通过改编其他剧本而来,甚至是直接买来剧本进行改编的。比如同时代的剧作家罗伯特·格林,就曾卖给莎士比亚不少剧本,这就合理地解释了莎士比亚的伟大性和多样性。”

     

        “大概只有少数几个剧本,是我们现在找不出他从哪里借鉴来的,而且他常常不只借鉴一本,是借鉴很多本,将这些内容删减、组织起来,这恰恰是他的天才所在。”台湾大学戏剧学系及外国语文学系名誉教授彭镜禧说。

     

        “这些情况在那个时候是允许的。他语言的能力比别人高出一头,他的作品之所以受欢迎,是积累了很多人的智慧,即在众人智慧之上,开出更加智慧的花朵。”辜正坤说。

     

        “莎士比亚作品具有丰富性、复杂性,有他作为参照,能更好地理解我们的文化,他永远是我们的当代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陆建德表示。

     

        (本报记者 李苑 )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