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5年05月31日 星期日

    光明情结

    追忆父亲主持《光明日报》横排版设计

    作者:刘宜生 《光明日报》( 2015年05月31日 08版)
    1955年1月1日,《光明日报》率先改为文字横排版。
    《为本报改成横排告读者》

        我的父亲田际康先生是位老报人,多年从事报纸的编辑和排版工作,对此项业务十分精通。他曾于1949年《光明日报》创刊至1961年在该社担任编辑工作,每日晚饭后上班,直至次日凌晨看到报纸的清样没有问题后才能回家休息。

        1992年夏天,父亲80大寿。全家子女到天津父亲的寓所聚会表示庆贺。其间,我们问起父亲《光明日报》是怎样从竖排改为横排的。通过父亲兴奋的讲述,我们了解到了当时的情况。

        中国的报纸自诞生之日起,一直是竖排。民国时期曾有一家报纸尝试横排,但没有一个月就夭折了。新中国成立前父亲就在报社工作,对于报纸的编辑、印刷、出版业务都很熟悉。解放后到《光明日报》工作,主要负责编一、二版,三、四版也都涉及过。新中国成立之初,为了尽快改变国家一穷二白的面貌,普及教育,对简化汉字进行文字改革,当时的《光明日报》就设“文字改革”专版,对此进行广泛讨论和宣传。那时的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曾发表文章,谈论横排横写是科学的,人眼睛的视线横看要比竖看看得宽。同时还认为,报纸的排版方式应该随着现代文化的发展而改变。所以,父亲积极向当时的编辑主任熊剑英同志提出,《光明日报》应该带头搞横排的版面改革。1954年,父亲还直接向时任总编辑常芝青同志提出报纸横排的建议,因为他们20世纪30年代就彼此熟识,谈起话来也比较融洽。

        经过一番酝酿与讨论,《光明日报》于1955年1月1日正式改为横排出版。

        我在国家图书馆的资料库中查到了该日的第二版,头条刊有《为本报改成横排告读者》,文章指出:“我们认为现在中国报刊书籍的排版方式,应该跟着现代文化的发展和它的需要而改变,应该跟着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而改变。中国文字的横排横写,是发展的趋势。……报纸横排后,将更便于读者阅读。”同时刊发的还有胡愈之撰写的《中国文字横排横写是和人民的生活习惯相符合的》。

        报纸的横排相对于竖排是一个形式上的改革,但对于编报人来说,却有很多具体的工作要做,才能保证形式和内容的统一。由于父亲长期从事报纸编辑工作,《光明日报》横排后的版面设计、标题选用、文字式样等具体工作都由他来负责。四个版面中出现的问题和矛盾也常由他协调处理。

        《光明日报》首创横排后,引起了中央、北京市和各省市出版界同行的高度重视,前来取经和研讨业务的朋友们很多,解答有关问题的事宜就都由我父亲负责。鉴于《光明日报》横排试验的成功,1956年1月1日,《人民日报》等全国性报纸也改为横排。此后,全国各地的报纸和绝大多数的期刊相继改为横排。可以说,《光明日报》开创了新中国报刊横排的先河。

        父亲的职业是编辑,职称为编审,业余爱好书法。他自幼师从田雨翔先生,有很深的书法造诣,曾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书协顾问、山西省老年书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山西诗词学会顾问等,多次参加全国和省级的书法展览,全国40余处纪念馆、博物馆、碑林等处,收藏有他的书法作品。在进行《光明日报》的横排过程中,由于当时的字体只有仿宋一种,十分单调,为了横排改革工作顺利进行,获得广大读者认可和赞赏,又根据活跃版面的需要,父亲凭着深厚的书法功底,自己书写出一套扁方形的标题字,共有3000余个常用汉字。这套字完成后,被当时的同行们称为“田体”。

        写出这3000多个字可真是不容易。父亲没有占用工作时间,完全利用业余时间。我清楚地记得,每天清晨当我准备上学时,父亲的卧室还没有熄灯,他仍在用尺与笔,认真地书写着每一个汉字。那时只有一把尺子,一支笔,连只鸭嘴笔也没有,他就凭着一股要办好横排报纸的热情工作。写好字后,还要把字从纸上刻出来,交给工人师傅用锌板腐蚀的方法制作成字模,然后进行排版用。这套字还借给《人民日报》用过。父亲说,与他同时还有一位美术编辑陆俊培,也写了一套体形比较长的标题字,在版面上应用。

        《光明日报》在1955年元月,力排众议,带头开创了报纸横排的先河,推动了我国报纸、书刊的出版事业发展,避免了读者在读报时看串行的不便,让阅读变得轻松愉快,让知识的吸收更为便捷,深受广大读者欢迎,也经受了历史考验。

        在这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变革中,父亲作为《光明日报》的一位编辑人员,是一位积极的倡导者和勇于变革的实践者、推动者,尽到了自己应尽的职责。60年后的今天,我把这篇文章作为对父亲的怀念和崇敬,希望这种无畏的精神永远留在人们心中。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