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安吉游戏”:缘何风靡欧美

    作者:本报通讯员 陈毛应 本报记者 严红枫 《 光明日报 》( 2014年12月23日   05 版)
    安吉县一所幼儿园的孩子在玩耍。资料图片
    安吉县一所幼儿园的孩子在玩耍。资料图片

        谁也不会想到,来自浙江省安吉县的幼儿游戏教育正在风靡欧美。

     

        德国著名学前教育家奥斯纳布吕克大学的雷娜特路齐莫尔博士慕名来到安吉考察后,在德国媒体上发表了《我眼中的中国安吉学前教育》,引起了德国学前教育的一次变革。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客座教授切尔西路贝利博士,历时三年、先后五次走进安吉而起草的《安吉游戏国际推广计划》,今年11月1日正式实施,根据此计划,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12位学前教育与游戏专家组成了专家委员会,负责向国际早期教育联盟、国际游戏联盟和各自国家推介。

     

        “安吉游戏”到底是什么?又缘何成了国际学前教育的样本?

     

    儿童是游戏的主宰者

     

        “安吉游戏”是安吉幼儿园游戏教育的简称,不久前获得了中国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作为一种游戏教育的形式覆盖了整个安吉县所有幼儿园。在“安吉游戏”中,全县13206名幼儿是游戏的主宰者,而老师们只是为儿童提供游戏的材料、创设游戏的环境并保证他们游戏的时间及安全,同时,他们要能敏感地解读出儿童游戏行为背后的发展。

     

        走进安吉县机关幼儿园,就走进了一个奇妙的世界:大班游戏区内锅松林、欢乐运动场、户外建构、冒险岛等一字排开,中班区内农家乐、小树林、大脚丫池、石玩坊等错落有致,小班区内涂鸦、废旧工厂、沙滩等也比比皆是。园长盛奕说:“我们就地取材创设了18个野趣游戏区,各年龄段按不同游戏区进行轮换,周二、周三、周四全园896名幼儿在相对固定的游戏区游戏,周一、周五各班自由选择游戏区游戏。”

     

        走进园内的“冒险岛”,沟壑、山坡、草坪、秋千、木屋、绳网,不仅提供了孩子们锻炼体能的机会,更给孩子们无限的游戏想象,既具有挑战性,又具有原始生态性,而游戏中提供的麻袋、麻绳、木桩、木条、木箱、梯子等更可让孩子在自主自由的环境中生成各种游戏。“涂鸦区”内的瓷砖墙面、大滚筒、各号画笔、棉棒、滚筒刷、水桶、抹布、废旧材料等,可让孩子们在自由自在的方式中尽情表达,有的是随性的线条与点的组合,有的是天马行空的想象画,有的是生活情景的再现。

     

        在中班游戏区的孩子们正十分忙碌,有的手中拿着用竹子做成的竹梯子、竹竿、竹筒构建着自己的设计,有的在用磨光了棱角的砖头和木板搭房子,有的在绑着许多轮胎的高大攀缘架上坐着、吊着、爬着,灵活得好似小猴子,也有的孩子如杂技演员一样,踩在圆形油桶的桶壁上,让油桶滚动自如。从孩子们的脸上你能看到那种安静和专注,个个洋溢着幸福和快乐。

     

    最重要的价值是互爱

     

        家长们怎么看游戏教育?安吉县机关幼儿园大一班朱闵煊小朋友的爸爸起初并不理解为什么幼儿园反对孩子提前学习认字,直到今年孩子上了大班,两件事情让他若有所悟。

     

        “今年,我给他报了一个‘珠心算’的班,没想到他学起来特别快,有一天在幼儿园里学象棋,只用了一天就把象棋上所有的字认下来了。”朱爸爸说,可能孩子们玩游戏的时候,就已经在潜意识里打下了认字、数学的底子,一时还看不出来,但等到真正学起来,就会显得很有悟性。“所以,我现在对幼儿园游戏教育是非常赞赏的。”他欣慰地笑着说。

     

        孩子在玩游戏,幼儿园的老师在干什么?其实只做两件事,一是在旁边细心观察,二是在现场录像和拍摄照片。

     

        在报福镇幼儿园,游戏结束后,年轻的女老师用PPT放映着她刚刚拍摄到的一些儿童游戏时的照片和录像,小孩子们看着、笑着,老师对每一张图片和每一个镜头每提出一个问题,几十个孩子几十个答案,笑声、掌声充满着课堂。与小孩子分享后,老师们课后也要一起探讨,像看图说话一样对照描述儿童游戏的过程。

     

        在安吉的游戏教育中,老师总是尽量地“读懂”孩子。用安吉县教育局基础教育科副科长程学琴的话来说,儿童在角色游戏中都是天生的编剧,“在游戏过程中,孩子们游戏情节转换和想象替代越多,说明孩子的能力越得到了锻炼,老师没看懂时千万不要打扰他们的游戏。”

     

        “看着孩子们做游戏的过程,老师自自然然地就会欣赏孩子,会看到每个孩子的独特之处。很多老师对我说,‘看到孩子们那么聪明那么能干,我们爱都来不及’。”程学琴介绍,在安吉游戏中,老师对孩子的观察使得师生之间不再是一种无爱的教育,老师开始由衷地爱孩子,而孩子也回馈给老师以爱,不再有退缩,也不会有消极的师生间的对抗。

     

        美国切尔西路贝利博士对此也深有共鸣:“相互的爱正是‘安吉游戏’最重要的价值,孩子们在爱中长大,也学会了宽容,这种爱能够改变世界。”

     

    符合幼儿身心发展需要

     

        安吉幼儿游戏教育从无到有已走过了14个年头,程学琴把这14年划为3个阶段:

     

        2000年到2003年是帮助老师们树立“朴素资源观”,竹梯、竹筒、木块、木板、箱子、石头、树墩、木条、轮胎、油桶……这些充满乡土气息的本地资源和废旧材料都可以给孩子们用作游戏材料。

     

        从2003年9月开始,程学琴用了近5年时间来帮助老师们转变教学观,让老师们明白游戏的重要性,于是,孩子们有了充足的时间到户外活动区做游戏。

     

        2008年9月至今是第三个阶段,程学琴将这个阶段命名为“真游戏”的实践研究,即把游戏的权利完全放给孩子,但是老师作为观察者要能解读出儿童的游戏过程。

     

        安吉幼儿游戏教育能有今天的成绩,也得益于政府的推动。

     

        分管教育的副县长任贵明说,6年前,安吉县“一乡镇一中心、辐射管理行政村”的学前教育办学格局、“村镇一体化”学前教育管理模式曾入选“浙江省改革开放30年30件教育大事”。现在安吉农村最漂亮的房子是幼儿园,仅近3年就投入3亿多元进行建设和装备,使全县幼儿园的游戏区和玩具材料配备能够充分满足孩子游戏需求。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虞永平认为:“安吉幼儿游戏教育对教学环境、主体、方式进行了重大革新,颠覆了中国传统幼儿教育形式,其生态式教育,极其符合幼儿身心发展需求,具有普适性和有效性,在全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这样的幼教目标与国际幼教倡导的先进理念不谋而合。”

     

        (本报通讯员 陈毛应 本报记者 严红枫)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