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小的地方可以发现大的世界

    ——访《虫子旁》作者、著名装帧设计师朱赢椿

    作者:本报记者 吴娜 《光明日报》( 2014年12月19日 12版)

        在当下出版界,“朱赢椿”三个字,已是一个品牌。《不裁》《蚁呓》《私想者》《平如美棠》……几乎每一部由朱赢椿装帧设计的图书,都散发着艺术的气息,独特,简洁,耐人寻味。

     

    所做的东西都要“自然熟”

     

        2007年,因其作品《不裁》入选由德国图书艺术基金会等单位主办的当年度“世界最美的书”,朱赢椿开始被业内关注。这本需要边裁边看的书,用材质朴,版式简洁,并用改进后的毛边本形态装订,与书中的文字内容相得益彰,成为当年国内文化界的一个话题。

     

        正是因为这次成功,朱赢椿一举奠定了在出版界图书装帧设计方面的地位,也从此获得了可以自主表达、从容创作的“话语权”。

     

        在朱赢椿眼里,图书的装帧设计绝不只是一项孤立的工作。每一次创作,他都会投入大量的感情和精力,和作者见面沟通,梳理文本,在这个过程中找寻最佳的构思和设计方案。也正因此,朱赢椿只接受自己感兴趣的邀请。“着急的选题不要找我,我做的东西都是要自然熟,慢慢来,这样味道才好。”

     

        2013年大热的《平如美棠》一书,就是一次这样成功的合作范例。在设计过程中,朱赢椿多次前往作者家中,与老人交流,同时认真阅读文稿,在内容的编辑等方面,也都提出自己的建议。由于这一份特有的坚持,最后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平如美棠》,不仅在内容上打动人心,整体的装帧设计更是让人过目难忘。

     

    尝试用更多的方式表达自己

     

        从《蚁呓》开始,除了对图书的整体装帧设计之外,朱赢椿开始尝试通过更多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理念。最新出版的《虫子旁》,也是这样一部从形式到内容都体现“朱赢椿制造”的作品。

     

        形式上,《虫子旁》沿袭了朱赢椿以往的艺术风格。封面,第一眼看去设计得极简,极淡,再细细观察,其中极富用心的细节却不时可见。内页,照片、手绘、文字编排得宜,每一次翻阅都让人眼前一亮。

     

        内容上,这本书并不是一本关于昆虫科学研究的书,朱赢椿把它定位为“观虫日志”。书中细细记录了五年来他对身边微观世界的观察,“书里记录的小虫故事,发生地点都在随园书坊,主要是地上、墙上或树上偶遇的。主角大多是身边普通的小虫,少有珍稀,更未濒临灭绝,不需要通过田野调查,涉水登山去搜寻拍摄。”

     

        随园书坊是朱赢椿现在工作室的名字,也是南京师范大学书文化研究中心所在地,由南师大随园校区的废弃印刷厂房改造而成。“因为是平房,北侧有一块狭长空地,繁花杂树在此自由生长,自己种植的丝瓜和葫芦交错攀爬。寒来暑往,不管是喜阴还是趋光的小虫子都可以在此找到住所,地上、墙上、树上自成一派野趣。”

     

        习惯了使用色彩和线条,相较而言,文字的表达对朱赢椿来说可谓是不小的挑战。在《虫子旁》里,他的原则是,“尽可能少评论少抒情,只是客观冷静地叙述,力求质朴简短,把华丽的东西去掉。”这一做法,其实和他之前一贯的艺术设计理念一脉相承。

     

        “虫子的世界就像是一面镜子,常常照见了我和我自己的生活。”“当我趴在地上看虫子的时候,在我的头顶上,是否还有另一个更高级的生命,就像我看虫一样,在悲悯地看着我。”……

     

        除了日常的记录,《虫子旁》里,还闪现着不少这样富含哲学意味的人生思考。用朱赢椿自己的话说,“小的地方可以发现大的世界。”

     

    从生活中发现灵感

     

        朱赢椿喜欢观察,随身总是带着一个笔记本。遇到任何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他都会在第一时间进行记录。这些笔记本,就是朱赢椿创作的源头。《虫子旁》一书,即是他五年不断观察和记录的成果。

     

        “我更愿意从生活中发现创作灵感,比在屋子里闷头构思有意思。”这一点,源自他幼时在乡下的生活。“长大后来到城市,离土地越来越远,观察自然的机会也变得越来越少。契机从我的办公室搬到平房开始。屋外杂草杂生,观察虫子非常方便,过去的习惯就自然而然又回来了。

     

        观察,记录,构思,创作,整个过程浑然一体。在此基础上,如今随园书坊的工作内容,已不再是过去单一的书籍装帧设计,而是着眼于更丰富的文化创意设计。“比如《虫子旁》,除了出版图书之外,在南京,我还策划了一个以此为主题的展览,非常受孩子们欢迎。”

     

        朱赢椿的努力得到了热烈的回应。上市仅一个月,《虫子旁》首印的一万册即全部售出,正在紧急加印。这种局面,让他自己都颇感意外。

     

        “只要用心做,读者就感受得到。这个时代对我很好。”谈到这几年的际遇,再谈到自己这些年供职的南京师范大学,朱赢椿充满感恩,“我计划再潜心创作几年,五十岁以后,就回到课堂给学生们上课,以回报各方对我的厚爱。”

     

        《虫子旁》 朱赢椿著 湖南人民出版社

     

        (本报记者 吴娜)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1985.01 - 2009.12)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1998.01 - 2010.08)
    文摘报
    文摘报(1998.01 - 2010.08)
    出版社
    考试
    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1998.01-2009.08)
    书摘
    书摘(1998.01-2009.08)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