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4年07月23日 星期三

    寻找最美乡村教师

    他是礼泉河上一座“桥”

    ——记辽宁省西丰县营厂乡碧玉村小学教师宋祥

    毕玉才 王世龙 《 光明日报 》( 2014年07月23日   04 版)
    雨季,简易桥被雨水淹没,宋祥背学生过河。李春阳摄

        25户人家的太平屯,静静地躺在距离沈阳250公里的东山脚下。东边是礼泉河,西边是营厂河。

        正是由于两条河的阻隔,早已实现了“村村通”的柏油路一直没有“挺进”到这个村的自然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的乡村路至今不通公交车。

        每天早晨,他到6公里外的三益村去上课,都会穿上高抵大腿根儿的胶皮靴,骑上他的“28”自行车,车把上挂着帆布黑提包,里面用塑料布包着课本和教案。

        一开始,他扛着自行车蹚水过河。后来,上山砍来8米多高的松木,拉到河边,铺桥面,钉桩子,搭成简易桥,供行人和学生通过。

        32年来,桥垮了,他支起来;冲走了,他再搭;先后搭起20多座这样的桥。几百个学生通过这座桥走出了大山,走到大连、深圳、日本,而他仍然守在这座大山里,继续做礼泉河上的一座“桥”。

        他叫宋祥,辽宁省西丰县营厂村太平屯人。1982年,通过考试,他成为太平屯唯一的一名小学老师。学校里有17个学生,分四个年级。他第一天教一三年级,第二天教二四年级。简陋的教室里,缺少桌椅,他就从家里拿来木板和木头墩,搭成简陋的桌椅;黑板坏了,他就用木板拼起来,刷上墨汁;没有笤帚,他就用高粱穗摔掉高粱粒扎成清扫用具。寒来暑往,10个年头,他天不亮就到校,天黑了才回家,没让一个孩子辍学。

        1993年,他被调到离家6公里、有3个教师的三益村小学当班主任。为了弥补自己知识的欠缺,他报考了铁岭师范民师班,学习3年,结业后转为公办教师。迈过了知识的门槛,他的面前又出现了另一道槛儿:三益村虽然距离太平屯只有6公里路,但中间必须经过一条大河——礼泉河。村民们清晰地记着他扛着自行车蹚水过河的情景,却数不清他在这条河上搭过多少次桥。

        “一到七八月份,河水暴涨,水面三四十米宽,松木杆搭成的简易桥像一条小船,转眼之间就被河水冲走了。”宋祥告诉记者,这几年水少时,他就用粗铁丝把桥桩和旁边的大柳树捆在一起;暴雨季节,把整个桥卸下来,固定在河堤高压电线杆上。

        2001年,合村并校,宋祥又被合并到碧玉村小学。13年来,他仍然年年维修、加固礼泉河上的这座桥。

        乡下人日子苦,宋祥家也不富裕。他的工资低,妻子侍弄15亩旱田5亩稻田,家里供着两个学生,生活经常入不敷出。可是,发现学生遇到困难,他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

        “班里有个小女孩,家庭变故,跟着年迈的姥姥。一学期3元钱的学费都交不起,说啥也不上学了。我来到她家,先把她的学费免了,孩子还是不答应回学校。我纳闷,忽然间意识到孩子的衣服太破了,于是回家找到两件女孩的衣服,孩子穿上衣服高高兴兴地返回了学校。”宋祥说。

        农村孩子,考大学不容易,考上大学后也难。村里有个叫周平的孩子,考上了大连理工大学,可是昂贵的学费把孩子和家长都难住了。“孩子上大学的路,不能卡在学费上。”宋祥从家里口挪肚攒,给周平凑出1000元学费。现在,周平已经在日本学成就业,仍然念念不忘最困难时老师借钱的事儿。

        宋祥教了32年的书,可以说桃李满天下,记者问他对哪几个学生印象深刻,他提到了两个名字:一个叫高福生,一个叫宋春艳。原因是这两位学生大学毕业后,又回到了家乡,一个在营厂村小学教书,一个在碧玉村成了他的同事。

        宋祥告诉记者,为了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需要有更多的毕业生回到家乡,像他一样守在大山里。(本报记者 毕玉才 本报通讯员 王世龙)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