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3年11月25日 星期一

    深度解读·IN-DEPTH

    傅满洲之谜及其他

    沈大力 《 光明日报 》( 2013年11月25日   12 版)
    《傅满洲的冒险》
    《傅满洲之血》海报。傅满洲系列电影塑造了一个阴险、狡诈的反派形象,是黄祸的代名词。

        当代虬髯客出洋,有机会在西洋镜里见到被粗鄙扭曲的华人形象,最典型的就是好莱坞派拉蒙影业公司和华纳兄弟影片公司等出品的“傅满洲博士”系列影片。该系列从上世纪20年代起至今久演不歇,恣意向全球散布中国“黄祸”恐怖,构成一种专事丑化中国人的消遣影视文化。

        从1924年拍摄《傅满洲博士之谜》开始,相继出笼的主要有《傅满洲博士归来》《龙之女》《傅满洲的脸》《傅满洲的面具》《傅满洲之鼓》《傅满洲的十三个未婚妻》《傅满洲复仇记》《傅满洲之血》《傅满洲的城堡》《傅满洲的奸计》等共十四部之多。

        最近,作者在巴黎看了赫苏斯·弗朗哥编剧并执导的《傅满洲之血》(亦译《魔宫煞星》),影片由美国、英国、德国和西班牙四国联合在马德里和里约热内卢拍摄,国际版片名为《傅满洲的死亡之吻》。美国还另有专版,题为《接吻与凶杀》,仍由已数度塑造傅满洲残忍狡诈形象的男影星克里斯托弗·李主演傅满洲,女艳星玛丽亚·罗赫姆联袂登台,扮演追逐“黄祸”的西方靓女乌赫苏拉·瓦格纳一角。该片一开始就让傅满洲凶相毕露,在他位于南美亚马逊热带丛林中的城堡里喝令一帮黄皮肤走卒严刑拷打绑架来的十来个白人美妞,往她们体内注入一种能致人于死地的蛇毒。凡跟这些带毒美女接吻的人,倾刻就会眼瞎,数日内毙命。这就是所称傅满洲的秘密武器“死亡之吻”。

        傅满洲指使他的女总管卡尔曼派遣一名身带蛇毒的女囚雅玛去伦敦执行秘密行刺使命。雅玛远去英国拜见傅满洲的宿敌奈兰·史密斯。雅玛来到雾都,一进奈兰·史密斯的宅邸就猛冲上前强吻东道主,使他中毒失明,命在旦夕。在此紧急时刻,以探险家卡尔·杰森和医生贝特瑞为代表的白人阵营前来救援奈兰·史密斯,一举攻入傅满洲栖身的亚马逊热带密林,击败投靠傅满洲的墨西哥大盗桑丘·洛佩斯,最后消灭他们眼中的“黄祸”首脑,除掉了威胁西方世界的“万恶之源”。

        这一蓄意杜撰的离奇情节,让观众不禁想起美国作家杰克·伦敦于1910年写的虚构小说《空前绝后的入侵》。在那部非驴非马的伪劣作品中,杰克·伦敦预言美国将在公元1976年对中国发动一场细菌战,铲除西方心腹大患“黄祸”,充分暴露出作者病态的种族歧视心理。

        影片《傅满洲之血》系由赫苏斯·弗朗哥等三人根据英国推理小说家萨克斯·罗默的原作改编而成。罗默本名阿瑟-亨利·萨斯菲尔德·沃得。他步柯南道尔后尘,于1875年发表侦探小说《福尔摩斯遭遇傅满洲》,到20世纪初又进一步将傅满洲博士塑造成“黄祸”的具像,使离奇的傅满洲人物形象初现端倪。1913年,他推出小说《傅满洲之谜》,一举风靡西方,印数逾百万册,迅速被译成十余种文字。直至1959年萨克斯·罗默离世,此翁连续炮制出以“傅满洲博士”为主题的系列小说,包括十三部长篇和四部中篇,丑化欧美各大都会“唐人街”的华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创造一个中国恶棍的形象”,数十年间在全球流毒甚广。萨克斯·罗默供认,他小说的主导动机来自中国义和团抗击八国联军的“拳乱”,大言不惭地称:傅满洲博士“集所有东方人的阴谋诡计于一身,发挥到极致。他可以调动一个富有政府的一切资源……改变文明进程”。萨克斯·罗默将傅满洲刻画成一个让人见了毛骨悚然的魔鬼人物,“身材高挑、精瘦、秃顶,一对倒竖长眉的细眼冒出绿光,像猫一样动作悄无声响,行踪诡秘,一如撒旦”,“丧心病狂地要消灭白人,征服全世界”。萨克斯·罗默扬言,自己塑造“傅满洲博士”是为“大众文化市场”提供一个“黄祸”的化身。

        果不其然,代表美国大众文化传播的好莱坞派拉蒙影业公司、华纳兄弟影片公司,以及英国电影工业如得到了攫获观众的至宝,急急乎将萨克斯·罗默描绘的傅满洲诡异境界搬上银幕,以投契西方白人种族主义观众的兴味。萨克斯·罗默的系列小说用“傅满洲博士”肆意渲染“黄祸”恐怖,给它涂上“东方的野蛮色彩”。但是,他并没有明确傅满洲的国籍,更不是指宣统“溥满洲”。英美电影公司从上世纪20年代拍摄《傅满洲博士之谜》起,却肯定了这个黄皮肤魔头是“中国人”,矛头直指全球的炎黄子孙。

        从一战到二战之间,《傅满洲博士》系列影片由老牌影星鲍里斯·卡洛夫饰主角,极尽丑化华人之能事,被评为“最佳侦探片”。从1965年起,英国影星克里斯托弗·李连续在《傅满洲的面具》、《傅满洲的十三个未婚妻》《傅满洲的城堡》中扮演“中国邪恶博士”,走红欧美影坛,尤其是他跟饰傅满洲女奴的女影星玛丽亚·罗赫姆配戏,得到了一些欧美观众的激赏。

        “傅满洲”的形象产生于德皇威廉二世鼓吹抵御“黄祸”的世界氛围。它迎合了欧美一些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恐黄症”心理,在西方各国通俗小说界,如亨利·维奈的《黄影》、依若·曼的《官僚仇敌》、畅销小说家朱丽叶·本佐尼的《傅满洲博士》和好莱坞影坛迅速散播开来,乃至美国著名导演昆汀·塔兰蒂诺和法国女影星安妮·吉拉多都有所涉足。英国《詹姆斯·邦德007》侦探片里,邦德的死对头“诺博士”身上也有他的魅影。很快,它又进入了动漫和流行歌曲等“大众文化领域”。1931年至1933年,美国贝尔·辛迪加发行的连环画连续发表利奥·欧密利亚的《傅满洲》。1937年和1951年,美国动漫刊物《侦探》第十七期和埃文出版社先后刊载《傅满洲》和《傅满洲博士的面具》连环画。1956年,连环画杂志《阿特拉斯》发表阿勒·费尔德斯坦和乔·曼纳里合作绘制的《黄爪》。到上世纪70年代,玛维尔动漫在傅满洲原有女儿林棠之外,又别出心裁地造出傅满洲之子的故事《功夫高手,汕希的本领》,让父子二人一起出头露面,为非作歹。类似的作品还有迪迪耶·萨瓦赫的《傅满洲的鬼影》等等,不胜枚举,毒害公众,尤其是青少年。

        在流行乐坛,1968年雷鬼歌星狄思蒙德·岱洋开始唱《傅满洲之歌》。接着,傅氏又变态“摇滚”起来,什么“古怪纠结”“逼真遁走”“狂野心音”“矫健牛仔”等名目纷繁的时髦乐队都相继吼叫,鬼哭狼嚎般演绎“傅满洲博士”,显然与萨克斯·罗默的人物原型相去甚远,但初衷未改,依然在重复诅咒“黄祸”的老调,诋毁中华民族。

        西方上世纪初兴起的“傅满洲”逆文化现象赤裸裸歪曲世界历史,抹杀1863-1869年中国华工修筑美国太平洋铁路的苦难历程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十余万名中国苦力在欧洲为协约国军队挖战壕流尽血泪,反倒污蔑中国人是威胁西方社会的“黄祸”。其颠倒黑白的手段可谓卑劣之至。现今,西方文化上的“黄祸论”又与他们政治上的“中国威胁论”相呼应,一些类似《傅满洲博士之谜》的好莱坞等西方影片以商品面貌,乘势通过不同渠道而来,妄图阻止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这是吾辈在日益开放的全球化国际文化交往中不可不特别警觉的。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