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开拓公羊学研究的鼎力之作-光明日报-光明网
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3年10月30日 星期三

    成果选介

    一部开拓公羊学研究的鼎力之作

    ——读黄开国著《公羊学发展史》

    陈居渊 《 光明日报 》( 2013年10月30日   11 版)

        黄开国教授承担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最终成果《公羊学发展史》,作为2012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入选作品之一,已于今年3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从翔实的第一手资料出发,以公羊学的发展史为经,以公羊学理论内涵为纬,经纬交织地剖析了公羊学的历史演变。全书将公羊学的发展分为形成、兴盛、成熟、衰落、复兴、嬗变六个历史阶段,揭示了公羊学在不同阶段的境遇、理论内涵与特点。该书篇幅浩瀚,蔚为大观,宏观上包容纵览自先秦至近代长达两千余年的公羊学发展全过程,微观上深入细致地探讨了这一历史进程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公羊学家的公羊学思想,是一部具有开拓意义的公羊学通史。

     

        首先,脉络清晰与注重学理相互辉映。该书以深入浅出的文字,透彻阐释了公羊学的源与流、不同历史时期的理论特质和代表人物,内容丰富,重点突出,主线脉络清晰。作者特别注重学理的梳理。例如,在比较汉代董仲舒与何休的公羊学理论之后提出,董仲舒是与现实政治密切联系的公羊学者,注重王道的政治关怀,带有神秘化的色彩;何休的贡献则是在理论上作出系统总结,但却导致了春秋公羊解释灵活性的丧失。如果说公羊学理论体系的结构分析是在横断面的静态中进行的,那么公羊学理论的过程探索则是在纵断面的动态中进行的,作者把两者有机结合起来,准确地论证了公羊学说是与政治联系最为紧密的经学学说,一部公羊学史就是一部古代经学与政治的诠释史。

     

        其次,高度综合与深度分析相得益彰。该书不仅在前言中对公羊学的六个历史阶段作了总体概括,每章之前还有简短的“概说”,对每个历史时期公羊学的思想特点及其社会背景作了提纲挈领式的解说,多角度、多层次地彰显公羊学发展、演进的规律。例如,在探讨董仲舒的公羊学思想时,就注意到了当时经学派别的学派之争,即汉宣帝时的公羊学与谷梁学之争,从而深化了对董仲舒公羊学思想的研究;在论证清代诸家公羊学者的思想时,注重追述了他们与考据学的渊源关系,透视出深邃的哲学底蕴,使宏观与微观的结合贯穿于全书每位公羊学家中,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有血有肉、内容充实的公羊学发展史。

     

        再次,历史观感与新意迭出互见其妙。在古代经学史上,几乎所有的公羊学者都标榜自己是圣人之道的发明者。可是,他们的观点并不完全相同,有的互相对立、彼此指责,有的甚至肢解公羊学的重要理论,争论不休,从而在公羊学的延展史上留有一些悬案或者有待商榷的问题。作者则通过对卷帙浩瀚、纷繁杂驳的公羊学著作和资料的收集、梳理,作出了严谨细致的考辨。例如,提出《公羊传》为齐学《春秋》先师的共同成果,准确的命名应该是《齐春秋》;并用文王之正的核心观念,贯穿《公羊传》的整个思想诠释;认为董仲舒的公羊学思想最具时代意义的是其以改制说替代儒学的革命说,奠定了公羊学的主要思想内容与经学诠释的重要方法论。又如,强调清代公羊学的理论复兴,有一个从重大义到重微言的发展过程,刘逢禄等人复兴的主要是东汉何休的公羊学,且带有乾嘉汉学的学风影响;龚自珍、魏源的公羊学没有梁启超所说的以经议政的内容,但他们是从刘逢禄到廖平、康有为过渡的中介;而廖平、康有为的公羊学才真正回复到西汉的董仲舒,尽管廖平迷信孔子与孔经,康有为则利用孔子改制说,但二人的经学都带有将理论与现实相结合、古今中西融合的特点,反映了经学的终结。这些观点,都体现出作者以哲学的力度和史学的厚度,对两千余年公羊学作出的实事求是的回答。最有学术价值的是作者通过博考历史文献,细考历代争议,对历史上的班固、何休、范晔、郝经、章如愚、阮元等人及近现代的梁启超、钱穆、冯友兰、徐复观等学者的一些看法提出了商榷意见,代之以理据充分的新解,均发前人所未发,成为引人注目的学术亮点。

     

        该书是一部开拓性著作,前无借鉴,难免出现某些不足和疏漏。比如,有的章节关于某个特定问题的论述,似乎过于简略;引述某些观点时还有待作进一步的辨析,这样将显得更为丰满与完善。总之,瑕不掩瑜,《公羊学发展史》是经学史研究中极具探索性、开拓性的成果,有利于我们深化对传统经学特别是公羊学的认识,对当前传统文化的研究与创新也具有重要价值。

     

        (作者为复旦大学教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