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3年04月20日 星期六

    我、张广厚和熊庆来先生

    中国科学院院士 杨 乐 《 光明日报 》( 2013年04月20日   07 版)

        熊庆来教授是我国函数论研究的先驱与主要开拓者之一,也是我国近代数学研究与高等数学教育的奠基者之一。我和张广厚的成长,得到熊庆来教授的亲切指导。

        1962年,我和张广厚由北京大学毕业后,考入中科院数学所,成为熊庆来先生的研究生。熊先生担任我们的导师时已年逾古稀,半身不遂,然而他仍经常与我们谈话。虽然许多谈话内容只是一些闲聊、典故,却使我从学术思想上受到熏陶,并从中探索合适的研究方向。熊先生自己曾谦逊地说:“我年事已高,虽不能给你们具体帮助,但老马识途。”

        熊先生当时让我们在讨论班上报告奈望利纳的著作《毕卡——波莱尔定理和亚纯函数理论》以及伐利隆的著作《亚纯函数的波莱尔方向》。他经常参加我们的讨论班,听取我们的演讲,并作一些研究问题背景的介绍。奈望利纳是现代函数值分布理论的奠基人,他的上述著作篇幅虽然很少,却是紧扣值分布论的主线——两个基本定理进行论述。对它的深入钻研使我们较快地掌握了模分布理论的精粹,迅速接近了研究工作的前沿。伐利隆是对值分布理论有杰出贡献的学者,尤其是他证明了亚纯函数波莱尔方向的存在性,当时掀起了辐角分布研究的热潮。他的著作研读起来极其困难,因为书中的定理几乎都没有证明,必须查阅有关的论文。其中他自己的一些论文,论证也十分精炼,省略了大量推导,研读时需作许多补充证明。

        改革开放后,我与北美、西欧许多国家好几十位著名函数论专家不断交往,听到陈省身与丘成桐教授常常说起要从一些经典著作与文献中汲取思想和营养,我感到很有道理。熊庆来教授指导研究工作的做法,与陈省身、丘成桐的思想是一致的。

        研究生期间,国内学术界与国际上几乎没有任何交流。应该说,熊庆来教授指导下的研究,是当时国际上的前沿,达到了十分先进的水平。我们在研究生阶段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并且以后获得很好的发展,与导师熊庆来教授的指引与帮助是分不开的。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