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2年01月07日 星期六

    聚散匆匆一千年 文脉绵绵两国间

    ——失传欧阳修书信现身日本探秘

    《 光明日报 》( 2012年01月07日   05 版)
    欧阳修画像
    东英寿教授和他心爱的欧阳修全集。
    东英寿教授购买的三个版本的欧阳修全集。

        2011年10月,日本媒体的一则报道在中日两国的古代中国文学研究界掀起千层波浪。96封在中国本土已经失传的北宋著名文人欧阳修的书信竟然出现在日本奈良县一所大学的图书馆内。是谁在欧阳修逝世将近一千年之后发现了这些珍贵书信,他又是如何获得这一发现的呢?本报记者日前千里迢迢从东京赶往福冈的九州大学伊都新校区,决定一探究竟。

        潜心研究多年  终获意外发现

        敲开东英寿教授研究室的门,首先映入记者眼帘的是占满整个房间的书架以及放满所有书架的书籍。东教授从书架后面钻出来,一头浓密的黑发,清秀的面孔且不带眼镜。很难相信这是一位多年潜心研究中国古代文学的大学教授。东教授是典型的学者,记者刚一落座,他就讲起了自己发现这96封在中国未公开的欧阳修书信的过程。原来,东教授最初的目的并非是要寻找在中国已经失传的欧阳修书信,而是要考证到底哪一个版本的欧阳修全集是南宋政治家、文学家周必大编撰的《欧阳文忠公集》的原刻本。在中国的国家图书馆、日本的宫内厅以及奈良天理大学附属图书馆都收藏有《欧阳文忠公集》,并且都自称是周必大编撰的原刻本。对此感到怀疑的东英寿开始对这三个版本进行比较研究。

        天理大学图书馆收藏的《欧阳文忠公集》已被认定为日本的国宝,宫内厅收藏的版本虽然因为有残缺而未被认定为国宝但也属于日本皇宫的珍贵文物。东英寿申请了共约100万日元的经费将日本国内的这两个版本全部复印成册。令东英寿感到欣喜的是,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欧阳文忠公集》虽然难见真容,但已有中国的出版社将该版本以《中华再造善本》的形式出版了。看到如此精美的欧阳修全集,东教授毫不犹豫地花了50万日元买下来作为纪念。

        在对三个版本的《欧阳文忠公集》进行细致比较之后,东英寿发现它们都不是周必大编撰的原刻本。因为在这些欧阳修全集的书信部分都有后来新增内容的痕迹。就在对这些新增的书信进行比较时,东英寿发现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版本和日本宫内厅收藏的版本相同,都是在周必大的原刻本上增加了19封书信。而天理大学图书馆收藏的版本中在这19封之外又增加了96封书信。东英寿最初并不敢相信自己的发现,他专程前往中国国家图书馆再次查证,发现明永乐18年出版的《欧阳文忠公集》内府本、清乾隆46年编撰的四库全书本以及民国时期的四部丛刊本等历代中国皇室、政府出版的欧阳修全集中都没有这96封书信。东英寿这才相信自己意外获得了重大发现。

        一石激起千浪  历史将被改写

        欧阳修逝世已近千年,其间《欧阳文忠公集》曾被历朝历代无数次编撰再版,为何直到今日才在异国他乡发现这96封书信呢。东英寿教授说,主要是因为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版本比较完整、权威,所有人都认为只要看了这一版本就足够了,而没有将其与其它版本进行全面比较。其实,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欧阳文忠公集》并不止这一个版本,只是其他的九个版本都残缺不全。东英寿在其中就发现了民国时期邓邦述收藏的版本应该是1196年周必大编撰的原刻本。只是这一版本只剩下4卷,而整个欧阳修全集共153卷,所以该版本并没有受到太大重视。

        东英寿说,在周必大编撰的《欧阳文忠公集》出版之后,后人又收集到19封欧阳修的书信,这一增订版进入了南宋皇室、后来在明代被公开出版,这一版本从此成为中国各个朝代欧阳修全集的基础,受到了极大的重视和保护。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最完整的版本以及日本宫内厅收藏的都是这一版本的《欧阳文忠公集》。然而,就在上述增订版诞生之后,后人又收集到96封欧阳修的书信并再次出版了一版《欧阳文忠公集》。1259年,日本镰仓幕府为建造金泽文库派人前往南宋大批采购书籍,其中就包括这一版新增了96封书信的《欧阳文忠公集》。然而,由于早一个版本的文集已经进入南宋皇室并受到高度重视,因此这一版本的《欧阳文忠公集》在中国逐渐失传,但在日本却得到了妥善保管,如今更成为天理大学图书馆收藏的国宝级文物。

        那么天理大学图书馆藏的《欧阳文忠公集》中的96封书信会不会是日本人冒充欧阳修伪造的呢?东英寿继续对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其它版本的《欧阳文忠公集》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有一个版本只剩下9卷,其中书信部分为4卷。在这4卷书信中有36篇书信与在天理大学发现的96封书信完全一样。这一发现证明这96封书信并非日本人伪造的,在中国确实部分存在这些从未被人发现过的欧阳修书信。不过据东教授介绍,日本天理大学图书馆对于自己收藏的《欧阳文忠公集》竟是在中国已几乎完全失传的版本并没有作出特别反应。东教授说他的发现并不会改变天理大学收藏本国宝的地位,因为这一版本仍然是南宋时期出版的,只是出版年代要稍晚于中国国家图书馆和日本宫内厅收藏的版本。

        东英寿说,如果现在在中国发现一千年前日本古典名著《源氏物语》的新版本,日本全国恐怕都会非常震惊。而此次在日本新发现欧阳修的书信也受到了中国国内的研究界的高度关注。目前,上海古籍出版社的《中华文史论丛》杂志已决定在2012年第一期全部刊登东教授此次发现的96封欧阳修书信。天津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的叶嘉莹教授也邀请东英寿前去发表演讲。东英寿教授说,由于这一次新发现了大量欧阳修的书信,此前中国国内已出版的多套与欧阳修有关的全集,以及收集了所有欧阳修文章的《全宋文》等与宋代有关的历史资料今后恐怕都要重新改写了。

        (本报驻东京记者  严圣禾)(照片均为严圣禾摄)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