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1年07月29日 星期五

    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海外人士看西藏

    “中国占领西藏的说法极其荒谬”

    ——访俄罗斯著名记者奥夫钦尼科夫

    《 光明日报 》( 2011年07月29日   08 版)

        奥夫钦尼科夫先生是苏联和俄罗斯著名记者和评论员。苏联时期曾供职于《真理报》,是《真理报》首任驻华记者,著名汉学家。苏联解体后任俄罗斯政府报纸《俄罗斯报》评论员。近年来,他关于西藏问题的论述引起了读者广泛关注。

        奥夫钦尼科夫先生1955年和1990年两次去过西藏。1955年的西藏之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两次西藏之行的对比更让他难以忘怀。

        奥夫钦尼科夫先生说:“关于中国占领了西藏的说法是极其荒谬的,这个遥远的地区从中世纪起就已进入中国版图。中国统治者一直致力于使西藏僧侣阶层成为自己的支持者。在十三世纪,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册封著名佛教领袖,即达赖喇嘛为国师,委托他管理西藏土地。我是同胞中第一个踏上西藏土地的人。那是1955年的事情。”

        奥夫钦尼科夫先生回忆说:“1951年签署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该协议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西藏人民享有民族区域自治权。北京负责国防和外交,拉萨在地方事务上享有充分的自治。1955年,周恩来总理邀请我们沿着刚刚修建的青藏公路到西藏看看,实地看看和平协议各项条款的落实情况。此前一年,达赖喇嘛成为中国全国人大的副委员长。”奥夫钦尼科夫先生回忆,1955年9月14日,他与十四世达赖喇嘛有过一次长时间的谈话。

        第一次西藏之行给奥夫钦尼科夫先生留下深刻印象。他回忆道,1955年我所看到的西藏犹如一块中世纪的保护区。寺院不仅占有耕地和牧场,而且占有农牧民。但是,最令我感到惊奇的不是异域风光,而是农奴制的残酷。除了宗教狂热外,封建政教合一的制度是依靠残酷的、毫无人性的高压手段来维持的。他说,“当我看到三个逃跑的奴隶的脖子被一个完整木桩制成的桎梏钳住时,我惊呆了!和平协议签署后,汉人开始向西藏派遣医生、兽医、农艺师。他们都是在得到农奴主许可的情况下才行动的。也许地方居民对汉人好感的日益增强,促使西藏反动阶层于1959年发动叛乱。叛乱被镇压下去,达赖喇嘛和数千名支持者逃亡到印度。叛乱使逃亡者和留下的人的生活都发生了急剧变化。农牧民摆脱了农奴制依附,获得土地和牧场,享受长期的免税待遇。”

        1990年,奥夫钦尼科夫先生再次来到西藏,他看到了西藏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自由劳动者的藏人使粮食产量和牲畜存栏数翻番。西藏人均寿命从36岁提高到67岁。他回忆说,“我第一次到西藏时,那里的人口不足百万,而现在已经近300万,自治区的汉人只有9万人,不足自治区人口的3%。半个世纪前拥有15万和尚的地方,如今有15万学生,当年普遍文盲的边区现在儿童就学率达86%。”

        奥夫钦尼科夫先生表示:“一句话,我作为一个在1955年目睹中世纪封建政教合一制度的残酷,在1990年看到翻身农奴境况的人,听到那些关于西藏正在‘死亡’,正在‘被中国化’,昔日的农奴主达赖喇嘛应该作为当代杰出的护法人士受到奖励的言论,觉得特别荒谬。”奥夫钦尼科夫先生在俄罗斯各种媒体上发表的关于西藏问题事实真相的讲话及文章,对于读者认识西藏问题,对于批驳西方反华言论,具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奥夫钦尼科夫先生在俄罗斯不仅是著名的记者,评论员,也是著名国际问题专家。2009年,他出版了四卷本文集,把自己50年的创作精华,包括各时期关于西藏问题的文章,集中奉献给读者。俄罗斯外交部部长拉夫罗夫在文集发布会上专门发表讲话,向奥夫钦尼科夫先生表示祝贺和敬意。2010年,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向奥夫钦尼科夫先生颁发四级“祖国功勋”奖章。

        (本报莫斯科7月28日电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 李永全)

        图为奥夫钦尼科夫先生 李永全摄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