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1年01月18日 星期二

    保持生命纯洁

    ——《道林·格雷的画像》的启示

    (安东尼奥·梅内盖蒂) 《 光明日报 》( 2011年01月18日   14 版)
    《道林·格雷的画像》剧照,根据王尔德同名小说改编,奥利弗·帕克作品,本·巴恩斯主演。

        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的伦敦。道林·格雷是一位纯洁的、有着惊人美貌的年轻人。画家巴西尔·霍华德为他画了一幅肖像。在和亨利勋爵进行一番长谈后,道林开始意识到年轻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于是他签订了一份“魔鬼之约”——他将永远保持他的年轻和貌美,而画像则代其承受岁月和精神堕落的痕迹。

        每当道林有了错误的行为时,就像他意识的改变一样,他会看到他的画像变老。最终,他厌烦了画像所带来的沉重压力,用曾经将画家杀死的那把刀子刺破画像。最后,在完好如初的画像旁边,是形容枯槁的道林·格雷。一把刀插在他的心脏上。

        奥斯卡·王尔德生活的时代是维多利亚时代,一个繁荣昌盛、辉煌的时代,在那个工业化大机器生产的时代,有不胜枚举的伟大的数学、物理和天文发现产生。科学和科学理性的概念至高无上。在1860—1920年间,精神分析和许多其他的艺术流派,如未来主义等也遍地开花。

        人们发现了人类深层的、不为所见的无意识的存在:我们的意识只是占据、使用和感受到我们的能量、智慧和潜力等的15%—30%。剩下的一切都丢失了,这些被丢失的能量或称之为无意识,或变成病理性的。

        维多利亚时代的道德是非常封闭和刻板的,甚至有些折磨人。比如说: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在谈话的时候,是不能说“桌腿”的,因为“桌腿”容易让人联想到性爱。于是,就称之为“桌棍儿”、“桌脚儿”。实际上,那是一种希望一切都辉煌、灿烂和为万代表率的文明和道德。但是很显然,在这光鲜的外表下,在这社会的唯美主义下面,各个角落也都爬满了一些蛆,受到污染。奥斯卡·王尔德则描写了整个社会的大背景下的实际情况。

        王尔德一生并不很幸福。因为,他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来的是同性恋,而这是非常荒唐的。此外,他用他的书来挑衅并讽刺王公贵族、沙皇和王室。他46岁就去世了,还曾蹲过两年监狱,被没收了所有的财产并被罚做苦力。

        王尔德深谙那些被称为不道德的、不为社会所允许的事物和恶习的情况,因为他都经历过。他试图从哲学上来掩盖,称之为“为艺术而生活的艺术”。他极力给其一个美学的哲学解释——罪过就好像是为生命狂欢般的灿烂而冲破束缚。这也是在古希腊和古罗马人等之前就有过的思潮。

        在王尔德这部作品中,多少带些其自身的影子。当他走在伦敦或都柏林的街道上时,他喜欢听人们说:“那个人是罪犯。他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看,就是他。”当人们这样谈论他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彻底的革命者。

        事实上,在任何人的身上,罪过总能看到。当一个人玷污了自身的时候,这个玷污不是从宗教意义上,也不是从道德意义上,而是当他违背了自身、违背了自然所原本赋予的特性时,是能感觉到的。外表上他可能仍帅气、富有、年轻、性感,但内心,可以看到也可以感觉到,充满了污垢。这部电影表现了我们大多数人、甚至所有人的每日生活的心理状况。“这不是凭空想象,而是现实的镜子”。 

        道林·格雷这个人物,他的生活总是越来越背离轨道。当他杀死那个画像(用刀刺进那幅画)的时候,我们大家不要只把它当做一个外在的画,它更代表着一个错误的形象,一个偏差屏(一个集聚在脑细胞内部的程序,作用于镜像反射阶段,在自我感知之前进行干预,歪曲从实在到影像的投射。使人对自身产生无意识,并让超我占据主导地位——译者注)的影像。这个偏差屏的影像变成阴影、幻象、噩梦和黑暗的东西,时不时地出现在我们的意识中。那么,显然,当击中这个影像的时候,身体就会死去。因为,那个影像是在意识内部的,而带着这个意识的人,就是刺破那幅画的人。画的影像让我们看到了因它而变成的魔鬼。

        王尔德曾在信中写道:“巴西尔(画家)是我眼中自己的形象(缔造了魔鬼的人);亨利勋爵是世人眼中我的形象;道林,这个很棒的小伙子,拥有天使般的面容,是我期望中的形象”。因此,理想被丢掉,被扼杀了。

        当我观察很多人的时候——他们年纪在四五十岁——总之是那些不很如意的人,他们总是因为年轻时的错误而导致现在不好的状况。“为什么还继续这样做(违背自身去犯错误)呢?”因为他已经自己给自己造就了一个双重的、双面的人格,也就是说,在自身内好像还有一个黑夜的租客,这个人已经和他密不可分,已经是他了。

        通过这部色彩浓厚、沉重的电影,我想说什么呢?我们在年轻时为自己所书写的行为,会终生在我们的生命中留下印记,过去是无法删除的,那些违背我们自身、违背自然所赋予我们的原有本性的东西是无法删除的。那么,从现在开始,尤其是年轻人,应该学会对自身、对自身宝贵的生命和命运拥有更多的责任,也就是说,保持生命的纯洁性。不只是出于一个道德的问题,而更是一个能量回归的问题,一个生命回归的问题。因为这里存在着一个经典的业力原则,也就是因果效应原则。(熊妤译)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