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0年12月01日 星期三

    西方学术思潮的全景指南

    ——《思想的谱系》译者之一、中央编译局研究员曹荣湘访谈

    作者:本报记者 吴 娜 《光明日报》( 2010年12月01日 12版)

        记者:很多读者对《思想的谱系》一书作者佩里·安德森并不熟悉,请您简单介绍一下。

        曹荣湘:在国际学术界,佩里·安德森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他是被誉为“西方左翼知识分子旗帜”的英国著名杂志《新左翼评论》的前主编,英国当代最杰出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理论家、评论家。佩里·安德森以一支笔横扫国际学术界的古今,是一位令许多人颤抖,也让无数人折服的思想家。

        他的主要著作《后现代的起源》、《绝对主义国家的系谱》、《从古代到封建主义的过渡》都已有中文译本。其著作一经出版,往往都会在国际学术界引发一场骚动。

        记者:《思想的谱系》是一本什么样的书?作者在其中表达了怎样的思想?

        曹荣湘:如果按英文直译的话,这本书的书名其实就叫《谱系》(Spectrum),另有副标题:“从右到左的思想界”(From Right to Left in the World of Ideas)。为避免读者以为这是一部自然科学著作,中文译名特意改成了《思想的谱系:西方思潮的左与右》。

        这本书是安德森的一部评论精选集。文章大部分收集自《伦敦书评》和《新左翼评论》。在导言中,作者开宗明义,称此书“是一部有关当代思潮史的著作。可以把它看做一份对于特殊知识景观的全景指南”。

        奥克肖特、施特劳斯、施米特、哈耶克,费迪南德·芒特、加顿·阿什,这些在政治学界响当当的右翼人物,被安德森批判得体无完肤,其文笔之辛辣、批判之彻底,足以让人掩卷回味不已。对于20世纪最有名的中翼思想家如罗尔斯、哈贝马斯、博比奥,安德森同样毫不客气,对他们来了个鸡蛋里头挑骨头般的褒贬、批判。他用一章的篇幅对这三位思想家进行了综合,题目很有意思,叫做“武器与权利:可调整的中心”,活生生地描摹了中翼学者在左和右之间的摇摆。

        相比于右翼和中翼人物,左翼学者在安德森笔下的待遇要好许多。回忆起自己的同事、“西方马克思主义”概念的首创者爱德华·汤普森,安德森褒扬占了主流,但批评之意也毫不掩饰。而意大利语言学家廷帕纳罗、著名小说家加西亚·马尔克斯、剑桥著名社会学家瑟伯恩、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罗伯特·布伦纳,在安德森笔下则几乎全是溢美之词。但对于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安德森的批判、讥讽之意则浸透了字里行间。

        《思想的谱系》还有两个附录。其中一个是评价著名刊物《伦敦书评》的。另一个则很有意思,记录了安德森的父亲詹姆士·安德森在中国的一生。詹姆士·安德森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清末民国时期的中国海关度过的,曾在中国近十个海关担任税务司。安德森本人以及他的哥哥,都出生在中国云南。安德森对父亲的回忆,饱含深情,但写作风格也很有意思,拿出了一个学者的风格来写回忆录,几乎每一件事情、每一个细节,都有史可查,据实而写,因此,这篇回忆录是一篇不折不扣的历史学著作,是研究中国清朝海关史的重要参考文献。

        记者:西方学界是如何评价这本书的?

        曹荣湘:《思想的谱系》一经出版,即在西方学界引起重大反响。《泰晤士文学增刊》评论说:“十分让人高兴……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政治、历史和哲学论集。”著名刊物《共和》的评价是:“令人眼花缭乱,欲罢不能……安德森仍然不失为激动人心的典范。”而《大西洋月刊》的评论则更加褒扬,说它是“当下知识最渊博、思想最深刻的评论家的力作”。

        记者:翻译这样一本引人关注的著作,想必是一件充满挑战也非常复杂的工作,大致经历了一个怎样的过程?您和作者本人有过交流吗?

        曹荣湘:翻译这本书确实艰辛无比。原著引述极为丰富,用词极为生僻;句子很长,很晦涩,讥讽和阐述往往融为一体,令人百思难解。自拿到《思想的谱系》的英文样书到最后出版中文版,耗时3年。其间数易译者,几度校改,全书最终由我统校定稿,并经作者安德森本人认可。

        2009年,安德森来到中国,曾亲自到中央编译局和我交流翻译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老人家很矍铄,也很可爱。他说特别希望此书能早日出版,因为他喜欢中国,喜欢有更多的中国读者读到他的著作。我告诉他,翻译他的著作,最难、最没有把握的是他回忆父亲那篇文章,因为当中涉及太多的中国史料,从英文再转译回中文,最容易出错。他表示理解,末了还是不忘加上一句“快点”。

        记者:您认为这本书的出版会对国内读者产生什么影响?

        曹荣湘:安德森的著作在中国从来就不缺乏读者。尤其是《思想的谱系》,对20世纪主要思想家来了个“大揭底”,对中国学者和有思想的读者来说,必将耳目一新。中国人往往缺乏批判精神。曾几何时,哈耶克、罗尔斯、哈贝马斯、奥克肖特、霍布斯鲍姆,不仅名字在中国响彻云霄,而且其信众往往不假思索全盘接受、极力追捧,似乎读过《通往奴役之路》,就成了大经济学家,就是新自由主义的虔诚信徒;读过《正义论》,就是罗尔斯派,就是大伦理学家;读过《交往行为理论》,就掌握了德国法兰克福学派,就可以在讲台上声若洪钟地讲解“西方马克思主义”。读了安德森的《思想的谱系》,你也许就不敢再如此想。

        当然,安德森的理论并不一定就是真理,他的褒贬抑扬也不可全信。但他的批判精神,他的宏大视野,他的刨根问底、执着顽固的学术态度,却是我们应该敬佩和汲取的。《思想的谱系》既是一本20世纪西方学术前沿的“通史”,也是一部充满了智慧和思想的“教程”。扬帆智慧,激荡思想,细读《思想的谱系》,就能进入西方学术思潮的海洋。

        《思想的谱系——西方思潮左与右》 佩里·安德森著 袁银传、曹荣湘等译 社科文献出版社

        曹荣湘,中央编译局研究员,博士后合作导师。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获哲学博士学位,后于武汉大学从事理论经济学博士后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气候政治与经济、经济安全理论、西方左翼理论;主要著作有《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与当代全球化》、《经济安全:发展中国家的开放与风险》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