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0年11月27日 星期六

    听本体心理学家释梦

    安东尼奥·梅内盖蒂(意大利) 《 光明日报 》( 2010年11月27日   05 版)
    毕加索名画《梦》。

        今年,好莱坞影片《盗梦空间》在全球热映,引起人们对于梦的好奇。什么是梦?怎样评判梦的象征符号对于做梦者来说是正性的还是负性的?请听听本体心理学家对梦进行解析,说说能不能真的盗梦,再看看当数学与艺术相遇时,会产生怎样的梦幻效果。

        许多人询问梦的功能,并尝试从生物和心理分析方面寻求答案。“sogno”——“梦”这个词来自拉丁文“se omnium”,指个体与一切事物和人都处在关系中,是所有人都有的。

        我认为从生理上讲,由于梦的存在,人的生命才得以存活下来。所有人都做梦。不记得梦则是另外一个问题——通常,是由于不愿意接受我们所处的现实。如果我们不做梦了,那将会死去。即使在此时此刻,梦也正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发生,只不过它是无意识的罢了。梦是我们所拥有的最新信息的源泉:是每天自然对主体行为的检查。

        梦是我们生存中的机体活动以及符合我们身份的功能活动的镜子,它非常重要。因为,它虽然也或多或少地有些隐喻,但还是直接呈现在我们面前,没有受到理性的操纵。

        梦从健康、行为和社会方面,对做梦者进行准确的分析。梦的故事,会一次次揭示出主体内部在那个时刻占主导地位的事件。梦根据其重要性的排序而阐述:在那个时刻最紧急的事情被放在了第一位。比如:在梦中,会显示出一个人身体是否出了问题,哪里出了问题,导致他生病的原因和思维方式又是什么。对于疾病而言,不管它是以一种什么方式出现(身体的或心理的),梦都是绝好的检查,对病情进行准确的分析和诊断。梦是一个全面的“X射线”。就像通过一个屏,可以看到手术室或一个大型工业企业等的内部一样。梦就是这样,让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行为的内部。于是我们明白了这个认知工具的重要性:梦是属于我们自身的一个东西,它的声音和所传递的信息来自我们的内部。如果忽视它将会很遗憾。但是,重要的是要对梦的象征符号给予一个正确的解读。

        对于做梦者来说,评判梦的象征符号是正性还是负性意义的标准是什么呢?我认为,以社会文化和传统为参照是不够的,加上与宇宙无意识的原型相关的信仰或习惯也是不够的。本体心理学所采用的释梦标准是生物的标准,也就是与自然相关的个体的逻辑。当一个人梦到一个象征符号时,需要自问一下:从生存的角度讲,那个象征可以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呢?这是因为生物的逻辑是最原始的和不可替代的,只有当这一基本要求满足之后,才可以去获得随后的构成一个人的其他的价值。

        比如说,一个人梦到了许多鸟侵入他的田地,这意味着他由于太多的折磨人的事情,而让自己精力分散和变得弱小。事实上,对于一个农民来讲,根据自然的生物逻辑,鸟如果在他的庄稼上飞来飞去,意味着危险。这对全世界来讲,都是一样的,不管是哪一种文化和思想体系。或者,如果做梦梦到牙掉了,并不意味着牙有问题。需要问一下,根据自然的逻辑原则,牙意味着什么呢?牙代表着防御系统(进攻和抵抗)的生命力,因此,这个象征符号代表着朋友和亲人方面对自己是否有帮助。丢掉一个或多个牙齿意味着生命意志的减少。

        根据自然的生物逻辑这一释梦前提,也就是说,梦到的象征符号对做梦者的身份是否有利,对于做梦者来说形成了所梦到的元素的正性或负性的标准。尽管荣格认为在做梦者的关系逻辑中,梦的象征是可以解释的,但是,他并没有确定这一标准。

        对于本体心理学的分析来说,只要做梦者是一个人就可以了;至于他是属于哪个种族、文化、年龄以及其他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数十年来本体心理学的临床实践活动取得了成功。而之前的许多流派所缺少的是,比如说,我们不知道弗洛伊德的释梦超出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和奥地利文化,其结果又会是怎样?也就是说,我们进行的实验没有超出那个文化之外,因此,我们也就不能认为弗洛伊德的释梦是“普遍通用”的。

        在领导人才的领域,梦的应用也是值得关注的。因为,它可以在一个主体身上进行检验。这个主体功能的发挥超出了单个的个人或单个的家庭,而是拓展到一个公司或是整个社会。因此,这个方法不只是适用于身体或心理方面有问题的人,更可用于凭借自己的准确性给众人带来利益的领导者。因此,这个方法的应用在社会层次上,也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一般来讲,一个领导总是在某个具体活动领域受过很好的训练,但是,他所受的文化教育中很少有对影响他生活的心理因素的认识。此外,由于体系文化或有时是出于个人肤浅的原因,领导者往往会忽略这些心理因素。正因如此,梦有的时候好像是天授神意。

        比如说:如果一个企业家梦到了钱,意味着什么?我们还是从自然的生物逻辑出发:钱本身可以当做吃的、喝的和取暖用的吗?不能。是我们从文化的逻辑上赋予了钱的价值。作为一个自然的东西,钱是不存在的。因此,意味着这个企业家的行为是建立在一个虚假的价值和虚假的参照物上,随后带来的将会是钱财的损失。相反,如果他梦到正在种麦子或在钓鱼,那么,这些象征根据生命的逻辑是有利于人的,有助于他的功能的。

        本体心理学的方法使得对梦的象征的解读和现实变得可逆:一个象征所赋予的意义和做梦者的真实情况是相吻合的。

        当这门科学完成了自己的发现——本体自在(标准)、语义场、偏差屏后,所有一切都变为可能。因为,它使我们在梦的理解方面变得透明,使我们能够从容地区分出哪些东西是对我们有用的,而哪些又是给我们造成疾病和不利的。 

        作者介绍:安东尼奥·梅内盖蒂教授,意大利著名心理学家,本体心理学创始人,哲学、社会学博士,哲学心理学学士,物理学荣誉学士。

        译者  熊妤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