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文化地理
    报 纸
    杂 志
    博览群书 2017年06月01日 星期四

    丝绸之路上的李白们

    张志刚 《 博览群书 》( 2017年06月01日)

      2003年九月初,吉尔吉斯斯坦秋日的阳光仍然像往常般灿烂,一片风和日丽,热情好客的主人在我们公务之余安排访问李白的出生地——碎叶。

      恰逢时任外交部长李肇星同期访问吉尔吉斯斯坦,我们受主人之邀,从首都比什凯克出发,一路同行前往碎叶。

      离开托克马克市郊公路后,车在便道上行走数公里,我们来到平原上的一座长满杂草的土丘。经过上千年的风吹日晒,地面上已经不存在任何的建筑,只见土丘上横卧着成方格状的一些断壁残墙,大约一人高。极目四望,周围是一片向远处延伸的绿色原野。吉方一位年轻的女士用俄语向我们介绍说:

      “唐代李白的父亲经商来到碎叶,李白就在这里出生,我们国家非常尊重大诗人李白,世代珍视并保护着它的诞生地。”

      李白生活在丝绸之路处于鼎盛时期的唐朝,他的诞生地和传奇人生也与丝路结下了不解之缘。

      回首历史。西出阳关,东望故园,丝路上往来的不仅是商旅和驼队,也有行色匆匆的文人、学者、僧侣、旅行者、传教士……

      李白与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始于秦汉,盛于唐朝。据《中国商业通史》介绍,我国陆路有七条道路,其中以由张骞开辟的通西域的丝路最为有名。南方丝绸之路在时间上早于张骞通西域,《史记》记载张骞在西域发现“蜀布与邛杖”,非常惊奇,经打听,方知来源于中国西南地区,经“大象之国”到达西域,但终因山大沟深交通不便而规模有限。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于汉朝,史载,从现在的广东省雷州半岛最南端的徐闻县下海,经南海与南洋乃至东非沿线各国通商。徐闻是汉代海上丝绸之路最早的始发港之一,至郑和下西洋时达到鼎盛。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比郑和下西洋晚了七十四年,其三艘小船和郑和的万人船队相比,难望其项背。

      陆路与海上丝绸之路是我国与沿线各国人民共同创建。诗仙李白出生地,史上充满争论。主流学派认为,李白祖籍是甘肃天水秦安县,其父后来沿河西走廊赴西域经商,李白诞生地是现今吉尔吉斯斯坦的碎叶。李白5岁随其父定居四川省江油约20年之久,江油县是其真正成长的故乡。之后,李白云游四方,晚年投奔堂叔、当涂县令李阳冰,后终老在当涂县,死后,葬于当涂县大青山下。探访当涂县可以看见,现今李白墓园前立有一牌坊,上有启功先生题写的《诗仙圣境》四个大字。

      至唐朝,张骞开辟的丝绸之路已繁荣至极。向西沿途建有武威、张掖、酒泉、敦煌“河西四郡”,以及龟兹、疏勒、于阗、碎叶“安西四镇”。“安西四镇”隶属安西都护府管辖。碎叶古城遗址现今位于吉尔吉斯斯坦的托克马克市郊8公里处,曾经是中国历代王朝史上在西部地区建立最远的边陲城市,也是丝路上的重镇。郭沫若先生主要依据当涂县李白墓园的一块宋碑考证,确认碎叶是李白的出生地。上千年的岁月磨砺,李白诞生地的遗存已风化成一座巨大的土堆,土堆上有方格状墙体,目前,碎叶城尚存有周长达26公里的城墙,但已成残垣旧迹。

      诗仙李白的人生轨迹,秦安——碎叶——江油——安陆——济宁——长安——当涂,主要节点都处在丝绸之路上。长安是唐玄宗启用李白为翰林的地方,又是古丝路的主要起点。张骞开辟的陆上丝路,途经天水秦安,碎叶是唐朝“安西四镇”最西边的城市。盛极一时的国际交往和对外开放,浸润着李白的一生。离江油不远的成都市,古称益州,是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李白终老的当涂县离当时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之一的扬州很近。“使节相望于道,商旅不绝于途”的盛唐景象,给李白的一生一定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东向朝鲜与日本的贸易之路,也是我国古代丝路之一。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诗仙李白,一生充满对生活理想的追求,他与当时另一著名诗人王维,曾经与来自东土的日本遣唐使阿倍仲麻吕交往很深。在讹传阿倍仲麻吕返国身亡时,还曾赋诗纪念。迄今位于西安兴庆公园内的安倍仲麻吕纪念碑的两侧,分别刻有李白《哭晁卿衡》诗和阿氏《望乡》诗。晁衡就是阿倍仲麻吕的中国名字。李白诗云: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史载,李白在长安朝中为翰林时,曾有“李白醉草吓蛮书”的传说。此说中的蕃文争议很大,一说是渤海国原始森林文字,另一种解释是汉族文字以外的少数民族文字。如果蕃文是指来自西域的于阗文字,那么李白诞生于碎叶,受其父多年生活在西域的影响也因此而了解蕃文,应该是符合逻辑的合理解释之一。

      丝路上的文化交往

      自开辟丝绸之路以来,在古老的丝路上,中外文化交往与经济贸易合作,从未间断,始终交相辉映,互相促进。青海长云,戈壁黄沙,大漠孤烟,长河落日见证了丝路历史上的经贸文化往来。

      佛教与佛教艺术从印度经中亚传入中国,与中国文化结合,形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与艺术。享誉世界的敦煌石窟就是丝路上的一座丰碑。敦煌石窟始建于东晋时期十六国中的前秦建元二年(公元366年)。从4世纪至14世纪一千多年的开凿,形成了世界罕见、规模宏大的石窟群。至今存有洞窟700多个,彩塑2000多身,壁画4.5万平方米,成为世界仅有的历史遗存与文化奇迹。

      法显,东晋人(公元334—420年),俗姓龚,今山西长治市襄垣县人。公元399—412年,在东晋安帝时期隆安三年春,法显组团从长安出发,经过河西走廊,越过浩瀚的大漠戈壁,跨越帕米尔高原和昆仑雪山,经历葱岭强盗抢劫、同伴病亡出走等无数艰难险阻,赴天竺求法。法显65岁开始出游,行经约三十余国,经海路至现在青岛崂山登陆返国,历时十四年,归国时已78岁。法显是我国最早赴西天求法的僧人,也是历史上唯一既经过陆路、又经过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人。一生译经卷多部,著有《佛国记》。公元420年,终老于湖北江陵,时年86岁。

      往事越千年。唐玄奘(公元602-664年),历经艰辛,赴印度取经,在印游学14年,其中在那烂坨寺学习并讲学8年。那烂陀寺是那烂陀大学的前身,由鸠摩罗笈多王建于公元427年,经六代君王不断扩建,终于建成一所如城市般规模的庙群和大学。那烂砣大学是当时世界规模最大的佛教中心,也是史上第一所寄宿制大学。玄奘公元631年到达时,正是该校极盛时期。该大学包括周边国家留学生在内的学员1万多人,教师2000多人,8个学院,100多个讲堂。除教授佛教经典外,还讲授世俗学问,如语言学、逻辑学、天文学、医学、工学等,当时还有3座大型图书馆,馆藏图书900余万卷。每天该大学有100多个讲座同时开讲,学术氛围十分浓厚。

      玄奘才华横溢,被体弱多病已逾百岁高龄的“校长”戒贤法师收为亲传弟子。他经过5年苦读,成为那烂陀师生中精通50部经论,通晓三藏的大德高僧。在游学印度各地达1万多公里后再次返校时,玄奘已成为誉满印度的名僧,被大乘派尊为“大乘天”,被小乘派尊为“得胜天”。为争取玄奘优先讲学与辩经,印度实力最强大的两个国王几乎兵戎相见。公元643年,去国怀乡15载的玄奘沿着丝绸之路踏上归途,带着需要22批马才能拉得动的657部佛经,再次历经艰险,返回唐朝。玄奘著有《大唐西域记》。后来因为外族入侵,印度佛教的历史中断,幸有《大唐西域记》记录了那段历史,成为中外极为重视的佛教与历史的经典著述和寻觅史迹的重要依据。

      《大唐西域记》对丝路上的碎叶城,也有记录:“从大清池西北行五百余里至素叶水城(即碎叶城)。城周六七里,诸国商胡杂居也。”

      在玄奘的影响下,之后中外佛教僧众曾沿着陆、海丝绸之路,互相往来,交流不断。

      通过丝绸之路,我国与欧洲也有久远的经贸合作与文化交往。

      公元73年,东汉派班超出任西域都护,班超任职30年,加强了西域与内地的联系。其间,班超曾派甘英出使大秦,即当时的罗马。到过地中海和波斯湾,“临西海而还”,首次将丝路延伸到北非和欧洲。据《后汉书》记载,公元166年,大秦(罗马)使臣来到洛阳,这是欧洲国家历史上首次同中国直接交往。

      《马可•波罗游记》记载了我国元朝初期宫廷秘闻、都市建设、风土人情、社会状况。马可•波罗是向西方介绍中国的第一人。

      1582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来华传播天主教。初期在广东肇庆,后到北京,曾在宫廷任职,在华生活工作达28年。利玛窦先生在华传教期间,既把西方科学知识,如几何学、天文学、地图测量、武器制造等传入中国,也把中国文化介绍到欧洲,成为“西学东渐”的推动者之一,是中西文化的沟通者、传播者。利玛窦用中文写了《交友论》等著作。

      与利玛窦同期或稍后来华的欧洲传教士,还有清初的德国人汤若望、比利时人南怀仁等。三位传教士的墓现安卧在北京市车公庄,保护良好。

      印度达摩西来,唐僧鉴真东渡,意大利郎世宁成为清廷画家……,星光始终闪耀在中外文化交流的天空。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一带一路”历史与未来建设的人文基础。

      2001年11月23日,在时任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斯卡尔•阿卡耶夫的关心下,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人文大学隆重举行了纪念中国唐代伟大诗人李白诞辰1300周年的大会。阿卡耶夫总统及吉国国务院秘书、国家科学院院长、各大学校长、学者、作家、诗人等近千人出席大会。中国驻吉大使宏九印出席大会并致辞。会上阿卡耶夫总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中国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出生于吉尔吉斯斯坦楚河流域的碎叶城附近,与自己是同乡,这也是吉尔吉斯斯坦的荣誉。”他预言21世纪的中国将重现盛唐风采,并为吉尔吉斯斯坦能有伟大中国这样的友好邻居而感到自豪。

      他还说:“在吉尔吉斯斯坦纪念中国伟大诗人诞辰1300周年,将成为吉中友好史册上的重要事件。古老的丝绸之路将吉中两国和两国人民紧紧联系在一起,唐代大诗人李白出生在碎叶城,这给两国传统联系和友谊赋予了新的内涵。碎叶城就在今天的吉尔吉斯斯坦,李白就在我们中间。”

      是的,李白们仍行走在丝绸路上,他们就在我们中间。

      丝路,商路,交流互鉴之路。一群人,坚韧、执着地走着原本没有的路,一直走了2000多年。流汗、洒血,甚至遗骨戈壁、抛尸荒野。走得“海日生残夜”,走得“江春入旧年”。人们那份不离不弃、矢志不渝蕴含的基因,定会支撑着他们,一直走到“环球同此凉热”的大同世界。(作者系中国商业联合会原会长。)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